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一百零二章:騙局(一)
    夜风袭来,吹动青年的衣襟,青年修长的手指按在扇骨之上。

    轻轻点动,展扇轻轻摇了几下。

    “怎么会不开心?”青年站的和红孩儿还是有着距离,声音传到红孩儿耳朵中还是有些发飘。

    红孩儿圆目微转,斜视青年一眼,缓缓开口:“阿金不想的,我就不会去做。”

    “可是孙悟空现在就在里面,你甘心吗?”罪恶之声的引诱,恶念的勾动,来自红孩儿心底最深处的恶念鼓动。

    红白小衣的童子,面色动容,心中天人交战,是为了阿金的意愿,还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战意?

    “你不在阿金面前打败他,阿金眼里怎么会有你。”浅浅的低语,一句句勾动心中的战意,青年身形闪动,站在了红孩儿的身后。

    红孩儿合目,嘴巴抿了抿,放松睁眼,心平气静:“阿金,给了我一条平坦道,我没必要因为孙悟空去毁掉我自己。”

    青年‘啧啧啧’了几声,合上扇子,将扇子插回腰间,坐在红孩儿身边:“怎么会是毁掉你,你同孙悟空作战是在证道,我没猜错,大王是以战入道吧。”

    “猜错了,滚吧。”红孩儿毫不给面子开口轰人,提笔继续描画。

    笔落风雨成,丹青混天成。

    青年也不再说话了,半向后仰卧着,手肘支撑住身体,一腿平放,一腿微曲,宽大的衣袖遮住下身,月光照耀在青年身上,悠闲,自在,夏夜清凉。

    只有值得的景色,才能够让红孩儿驻足和观看。

    眼神在青年身上流连,手上的丹青中生出人来。

    墨发铺斜,面具蝶飞,下颌骨的弧度和衣领生成一个诱人的角度,衣衫微开,然而人却不自知,依旧享受着夜晚湖面吹来的凉风。

    任由夜风吹动衣衫,仿佛已经入眠一般。

    红孩儿终于显露出来兴趣。

    “你同孙悟空有仇?”

    “不多不多,一点点而已。”两根手指微微一比,一条细小的缝隙在两指之间,的确是微不足道的一点仇恨,青年带着些浪子的口吻,不甚在意,又很在意。

    “自己不报仇找我作甚?”红孩儿放下手上这根笔,又换了一根,他手上的这幅画,未曾画湖,未曾画水,只有风和树。

    以及刚刚添进去的一个半睡半醒的半挂着面具的青年身影。

    “才疏学浅,难以胜之。”没有不甘,只是单纯的叙述着事实,开诚布公这是青年展露的诚意。

    红孩儿板着的脸带上笑,最后一笔收笔。

    “很遗憾,我不会不听阿金的话。”

    哪怕他会不开心,哪怕失去和孙悟空一战的机会,只要阿金想的他都会做到,倾其所有,尽己所能。

    青年身形慢慢涣散在原地,点点星尘,随风逝去。

    “看吧,我就说红孩儿会是个好孩子。”这是金明墨的声音,带着骄傲和自豪。

    从丛木中缓步走出,少年身姿清贵无双,脸上带着笑意,一双桃花凤目笑的弯弯的,这是红孩儿的阿金。

    锦衣华服,云织蜀绣。金丝步履,精致贵气。

    “红孩儿。”一声对着孩童的招唤,对着红孩儿招招手,红孩儿眼里带着些许光芒,画笔放下,小跑过来,抱住金明墨腰身。

    “阿金。”红孩儿蹭了蹭,还好他多长了一个心眼,孙悟空果然是诡计多端,想让他败坏在阿金面前的形象,做梦。

    金明墨抱着红孩儿转身看着孙悟空,笑着:“你看吧,红孩儿对你敌意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

    悟空似笑非笑的看着红孩儿:“是么?希望如此吧。”

    红孩儿分明对自己动了杀念,不过又收了回去,他不相信铃铛没感受到,感情这个东西真的会蒙蔽人的心智,楼望舒怎么比得上红孩儿占得分量重。

    “哈,我说你们两个偷偷摸摸半夜不睡觉出来做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紫金从一颗二月兰化成人形。

    一脸抓包的表情:“是这个没礼貌的小孩儿呀。”

    “你才没礼貌。”红孩儿呛声,怯生生的抱着金明墨躲在金明墨身后。

    这下轮到孙悟空头大了,金明墨现在明显和红孩儿一条战线,可现在还在一月之期之内,他肯定要向着紫金说话。

    可这必然会引起,铃铛对他生出情绪。

    难办难办,孙悟空顿时陷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境界。

    “阿金,红孩儿很乖的。”红孩儿把头埋在金明墨背后闷闷的说道。

    金明墨安抚式的拍拍红孩儿的背部,看着紫金:“嫂子,虽然你是我嫂子,但是你也不能说红孩儿呀,红孩儿是我一手教出来的。”

    “铃铛,不是我瞎说,这臭小子白天的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心思敏感。”紫金真是受不了一个小孩子,怎么这么会演,白天的时候开口闭口就让她滚的。

    现在装脆弱,还不是看铃铛在这儿。

    这一点悟空也是赞同的,这小子五百年前就是当着铃铛一套,背着铃铛一套现在这个毛病都没改。

    “你对红孩儿来说是个他不认识的人,红孩儿怎么还要对你恭恭敬敬,红孩儿是少妖王不是学堂里的儒生。”

    金明墨已经要和紫金谈崩了,什么友情。什么嫂子,现在在他心里他徒弟最大。

    两人口唇相讥,红孩儿偷偷地仰头看了看金明墨,真好阿金很在乎他。

    紫金说不过金明墨,推了推在旁边装壁画的孙悟空,说句话呀。

    孙悟空心中交战一番,最后还是偏向了金明墨,人心总是偏着长的,悟空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一如紫金所说,孙悟空的心里情是没有分给紫金的。

    “紫金,铃铛教的红孩儿没有问题,妖界和天宫不一样。你别总拿天宫那一套准则给我们用。”

    妖界和天宫是两个不同的准则,两人的三观是不同的。

    就像刚才红孩儿也对那个带着面具的青年不客气,但是孙悟空和金明墨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他虽然不知道白天紫金和红孩儿相见是个什么情况。

    但不会比刚才更恶劣。

    紫金看看孙悟空,看看金明墨,气的跑掉了。

    “把女人气哭掉了。”红孩儿木着一张脸,淡淡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