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一百零一章:紅孩兒
    走过高山峻岭,便到达了一个小的村庄。

    村庄虽然小,富贵精致却是不少。甚至还供着一座佛寺。

    有了佛寺师徒几人就不再寻找其他地方投宿了,直奔佛寺。

    只是到紫金的时候,有些犯难都是男香客,庙里也都是和尚有个女施主真是很难处理,又不是大寺院有个专门供女香客住的西厢房。

    “没关系,她和我一个房间。”悟空开口,顿时所有人目光都投向孙悟空。

    “阿弥陀佛。”方丈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算是就这样认下来了。

    金明墨身上的禁言咒还没被解开。

    又有几个香客进来身边都跟着两三岁的孩子,有男孩有女孩。

    “方丈。”几名香客恭敬地拜了一个佛礼,方丈回以礼节。

    对玄奘几人歉意的笑了笑:“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让慧孓带你们去住处吧。”

    “那好,方丈就先忙吧。”玄奘正常的时候完全是一个得道高僧的样子,眉眼舒展,带着一股亲和感。

    八戒悄悄地凑到悟空身边:“师兄,你看又有带孩子的这个不会”又是一个观音禅院吧。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但意思却是双方明了。

    “不会,这里没有怨气,是真正的佛寺。”很纯然的信仰之力,气息和观音禅院完全不同。

    八戒拍拍胸口,吐了一口子,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这我就放心了。”

    紫金一脸狐疑,这师兄弟两人在卖什么关子。

    夏树炎炎,不少光头的小和尚裹着僧衣在树下听着师兄讲经。

    一个个小娃娃,有正襟危坐的,有睡的东倒西歪的,还有肚皮外露口边流着哈喇喇的小孩子。

    但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是,扎着两个童子髻,白包红绳束着发,十岁左右模样的小童子。

    面前是高高的一个画架子,下面随意的摆放着一些笔墨。

    小童子坐在草地上,信手在画板上涂画着。

    “画的很好呀。”清丽的女声,纱衣罗曼,体态轻盈,不是紫金又能是谁。

    小童子对之置若罔闻,一心一意的涂画着。

    手臂光着小半截,不止手臂,就连裤子也是将将包住屁股。

    “虽然是夏天但是你这样穿衣服不好哦。”紫金依旧说着话,对于小孩子不理她一点也不在乎,小孩子对陌生人的防备心强一点不是坏事。

    “聒噪。”一声带着嫌弃的声音响起,小童子已经冷着脸开始收拾东西了,身高虽然矮但气势却是高傲,睥睨的看了紫金一眼。

    手上熟练地收拾东西,装进书架框中,拎起书架狂甩到肩上,双肩背好。

    孙悟空你的眼光也不过如此罢了,眸中闪过暗色带着嘲讽,很明显他心里极其看不上紫金,一个聒噪的有上几分姿色的女仙而已。

    “欸,你这个小孩儿怎么这么没礼貌,你父母没教你要尊敬人吗?”紫金拦住小童子。

    “滚开。”别提父母,小童子眼中带上了些血色,眉宇间的罡煞之气,平时是能掩藏起来,生气时却是显露无疑。

    摸了摸腰间的小雕像,冷静了下来,在紫金旁边走过,一眼都没有再给紫金。

    他要去找阿金了。

    溜溜达达的走在寺庙里,碰到僧人也单手念句佛号打声招呼。

    孙悟空?

    藏身到柱子后面,偷偷看着前面。

    金明墨的禁言明显被解除了,嘴巴启启合合的一个劲的在说话。

    “你还生气?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好不好,找到红孩儿的时候我让他不找你麻烦了好不好。”晃着腰间的铃铛,说着话。

    红孩儿攥了攥拳,转身离开。

    金明墨扫到一抹影子,但是不太确认对方是不是红孩儿,看着那抹身影沉默了下来。

    “就是红孩儿,你确认他还会听你话吗?阿金。”最后两个字带着低沉的声音,让整句话都变了意味。

    不怪孙悟空多心,主要是最近被紫金缠的时间太长,他也多少受了一些影响。

    “你瞎说什么东西,红孩儿只是把我当父亲,牛魔王和铁扇公主那情况你还不了解吗?”金明墨对此表示完全是孙悟空想的太多。

    悟空不讲话希望只是多心吧。

    “诶,你现在是不生气了对吗?”金明墨两眼亮晶晶的看着悟空,心里欢悦,他这几天都感觉闷闷的,都不开心了。

    悟空摸摸金明墨头:“生气就不会给你解开禁言咒了,你知道我在气什么吗?”

    “不听话,总找麻烦,还总耍小孩子脾气。”金明墨这几天还是认真思考了自己的问题。

    孙悟空点点头,双手搭在金明墨的肩上,双目对视:“有,但最重要的是你把自己留在了一个比较危险的情况,如果我没有在那次之后给你加固防咒,你现在还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里?”

    “八卦炉一次就够了,别再让我担心了好吗?”最后一句话带着些恳求的意味。

    “我知道了,哥。”金明墨答道,他好像能理解他哥的心情了。

    兄弟俩这边解开了心结,红孩儿那边却是心思浮动。

    暗夜,残月,夏日湖水。

    红孩儿架着自己的画板,坐在湖边的鹅卵石上,不需要太明的光亮,妖精的眼睛在浅浅的光亮下带着些许绿色的狼光。

    画板也在发着幽暗的墨蓝色的光芒,一笔笔的颜料落在画板之上。

    “大王这手丹青是真的不错。”赞许的声音,双手鼓掌的赞赏之声,声如泉石激玉,脸上带着金色的半面面具。

    红孩儿双耳动了一动,画笔的笔杆一点湖水,一道湖水夹着光芒直袭,面具青年的脸部。

    面具青年腰身一转,从腰间抽出一把乌骨折扇,轻轻一抖展了开来,挡住着湖水。

    “大王何必这么大的火气。”

    不慌不忙的劝慰之声,从青年的薄唇中吐出。

    “滚。”低声一喝,把童音压下,带着属于新生的少年妖王的威严。

    稳坐如钟,在湖水中涮了下笔,拿起另一个细小的笔,在画板上细细的描摹着。

    “大王,不是一直想和孙悟空一战吗?如今怎么在这里生着闷气。”青年并不在意红孩儿的态度。

    红孩儿放下笔,顺手抄起一块儿石头丢进湖里,泛起一圈圈涟漪:“阿金都说了不要再找他麻烦了,我不想阿金不开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