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九十三章:妖僧誤國
    玄奘出去继续传播佛法,害人救人皆系此一人。

    一面推行苛政暴法,一面又是普渡众生的样子。悟空真的有些不太明白他的师父是怎么做到的。

    察觉到铃铛过来了,悟空看向铃铛:“伤口还疼么?”

    “好多了,哥,你的道心我感觉它有裂痕了,你最近这是怎么了?”金明墨和悟空的契约,让两人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发生的重大变化。

    悟空坐到床边,开口:“没什么,这个只能我自己来。”

    金明墨不再说话,走到床边坐在小台阶上,半俯在床边上,玩着自己的头发,两人之间沉默着。

    沉默一会儿后,金明墨开口:“那你现在好了吗?”

    “还没有。”悟空摇摇头,“哦。”金明墨又不说话了。

    又是一阵沉默:“现在呢?”

    “没有,铃铛这是一个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决的事情。”

    “哦。”

    于是很长一阵沉默。

    “现在是不是好了。”桃花凤眸,一片孩子气,或许在铃铛的认识里,孙悟空就该是,什么都困不住的人吧。

    悟空突然站了起来,他明白了。师父,八戒,铃铛对告诉他的无非就是一件事,专于心哉,诚于心哉。

    双目熠熠,生日月,万千法道蕴其中。

    道法万千,金光汇顶,道心无暇,浑然天成。

    金明墨歪歪头,不知道这次是不是真的明白了。

    这边暂且放下,且说这紫金铃铛的妖王这边。

    老神仙离去后,他兀自拜别,离开的路上就用紫金铃铛风沙弄死一人,取其皮做衣物。

    回去之后,便直入的去找那金圣娘娘。

    果真如那老神仙所说不是很痛了,金圣娘娘心下微惊,要不讲人乃是万物之灵长,心思微动。

    “原来大王真的待我这般至诚,不知大王今日是去了什么地方。”故作温顺的贴着这个妖大王,手指还戳着妖大王的脸。

    这一戳,妖大王就‘哎呦’一声叫了出来,还是痛啊。

    撒开手,搓着自己的脸。

    身上穿了衣物但脸上没有啊,痛痛痛。

    “大王你怎么了?”金圣娘娘小跑过来,紧张的托起妖大王的脸,美目含泪。

    心中却是有了计较,必定是他身上有什么蹊跷处,脸上无物遮拦方被刺痛。

    “别,别过来。”多年的刺伤,还是让妖大王有些惊恐,向后退去。

    “我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娘娘。”捂着脸,连奔带爬,出门的时候甚至被门槛绊了一下,撞到了门匡子上。

    金圣娘娘看着这妖大王离开的身影,唇角绽开一丝笑容。

    不管你是被谁指点,还能斗得过紫阳真人么。

    回到卧室之内,从暗格掏出紫阳真人的小雕像:“真人,小女子有急事相求。”

    像可通真,一个虚影飘忽而出。

    “何事找我?”紫阳真人,此人童颜鹤发,身着道袍当是仙风道骨,自在逍遥。

    “今日,那金毛吼不知从什么地方听了什么人的指点,可以近我身子,唯独脸碰触之后还有痛感。也多亏如此,不然我...”

    说着说着,金圣娘娘就抽泣了起来,美人垂泪总是惹人怜惜的。

    紫阳真人掐指算算,眉头紧皱,孙大圣?这下可真不好办了。

    “你且先拖着这金毛吼,待些时日自会有人救你离开。”

    “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拖着他呀。”拿着手帕蘸着泪水,声音娇娇。

    “我这儿有一杯奢梦酒,服下之后,可使人黄粱美梦一场,一滴便可见效,我现在将它给你防身,待你灾满我自会再来。”

    说完青烟一阵不见了踪影,连雕像都消失不见。

    唯独地上留着一瓶奢梦酒。

    金圣娘娘起身,踱步走过去,拾起这奢梦酒,紫阳真人虽没有明说,但金圣娘娘心中已经有了计量该如何用这奢梦酒。

    金毛吼从金圣娘娘处跑出来之后,拿着紫金铃铛开始风沙烟雾的去杀人了,只要有足够的皮囊,就可以碰触娘娘。

    每多杀一人,紫金铃铛的戾气就多加一分,邪性就多一分,对金毛吼的影响就更是多上一些。

    紫金铃铛至阴至邪,朱紫国的百姓是内有国家的苛政暴法,外有妖怪的杀人夺命。

    于是起义军起来了,百姓们自行组织的队伍开始反抗。

    朱紫国王看着奏折面沉如水:“圣僧这可怎么办?”

    他的脑子早就被悟空的药物弄得愚笨不堪,再加上玄奘的洗脑式教育更是难以诉说。

    “陛下莫急,这些逆民皆是有反骨之人,此次爆发出来陛下正好可以将其一网打尽,不用日后再去一个个清算,组织好军队,打杀掉便可以。”

    玄奘气定神闲,米色僧袍,白色佛珠,面上带着宽容且慈悲的笑容。

    “好。”

    朱紫国王仿佛吃了定心丸一样,执笔写下军队的调令安排。

    玄奘告辞,回到寝宫,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呀呀呀,悟空这次玩大发了,我们快点准备好溜掉啊,溜掉。”

    在屋子里跑来跑去,什么东西都打算扣下来带走的玄奘。

    金明墨一巴掌乎住:“师父,你在做什么?”

    玄奘收敛神色,一本正经:“话本里都是这么写的,大难临头各自飞,像我这种佞臣更是要跑不然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

    金明墨一脸嫌弃,两条眉毛也纠结了起来,你平日里看的都是什么见鬼的话本。

    “那你不知道,话本里你这样是跑不掉的么?”

    “我知道啊。”玄奘很自然的接口道,手里还把玩着皇宫里面的东西,最后还是一个都没带走,出家人四大皆空,阿弥陀佛。

    “那你现在收拾包袱有什么用?”八戒有些好奇道,有他们在这儿自然不担心玄奘会被那些人怎么样。

    玄奘笑嘻嘻的看向八戒,身上的小佛珠跟着晃了晃:“那你说为师平日里在弘扬什么佛法呢?”

    自然是他有后手准备。

    在玄奘的安排之下,他们几人连夜离开了王宫。

    玄奘成为了最强大的起义军的天师,护佑他们。

    八戒黑着脸,呸,什么天师做活的明明是他好不好。

    大师兄现在根本什么都不在意,冷酷无情的活生生的像个会动的雕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