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八十九章:醫治
    玄奘已经乖乖巧巧的坐在了高脚的餐桌旁,等着膳食上完。

    宫女们鱼贯而入,走路带风却不是带声音,走的稳稳当当手里的汤水都不晃动一下。

    玄奘叫八戒沙僧过来吃饭,显然他也抛弃了小徒弟,在大徒弟的强权之下,似乎他对小徒弟的宠爱也消失了一般。

    饭后八戒和沙僧就又被悟空奴役了起来,用脚滚动着器具去磨药材。

    悟空偶尔还向里面撒一些不知名的粉末。

    玄奘出去不知道做了什么,想来是去做他那当祸国妖僧的大事去了。

    第二天一早悟空就弄出了一罐儿药膏出来。

    唤来宫人,说是要拜见陛下。

    只带着金明墨就过去了。

    没错在玄奘的三寸不烂之舌的说动下,国王已经把玄奘奉为了座上之宾。

    玄奘已然是个可以入内帷和国王交流的大师了。

    悟空表示他听到他师父的声音,从帷幔那头传过来一点儿也不意外。

    “听说你已经想出医治寡人的办法了?”朱紫国王的声音传了进来。

    悟空抱着双臂倨傲道:“当然。”

    突的话锋一转:“只是现在只能先医治陛下的腿疾,这个完成了才能医治下一个。”

    “能先治疗一个也可以。”朱紫国王有些激动,咳了两声。

    接着响起玄奘的声音:“陛下,切忌大喜大悲,这不利于修行。”

    “是,寡人记下了。”一点也没有昨日的傲慢,对玄奘说话都带着一股谦卑。

    悟空和金明墨面面相觑,悟空对着金明墨挑眉,看吧,做和尚的没一个好人。

    金明墨别过脸去,谁给你哥俩好,现在生气呢。

    抱着药罐子不看悟空,拒绝交流。

    “陛下,现在需要给伤口涂上药膏,药膏珍贵,若是你这些侍从毛手毛脚的浪费了药膏就不好了,所以我可以过去给陛下涂药么?”

    悟空见此也不逗铃铛了,果然小孩子逗的次数多了会恼怒的。

    那边朱紫国王和玄奘低声交谈了几句,悟空听得一清二楚面上却是装作不知。

    “好,你进来吧,只准你过来,你后面跟着的不许。”朱紫国王还是跨不过自己那道儿坎儿。

    但也可以理解别说一国之君这般姿态了,换成个正常人都受不了这个样子。

    悟空从金明墨怀里拿过药罐儿,少年的脸上带着舒朗的笑。

    金明墨不屑的撇撇嘴人模狗样的,还不如猴子的时候可爱。

    很好,悟空成功的动摇了金明墨的审美世界观。

    见悟空进去,帘子落下,金明墨就坐在了椅子上等着。

    悟空一步步走到屏风后面,发现他师父居然是,闭着眼睛蒙着面。

    悟空眼角抽了一下,你这幅打扮,这个国王都没让人把你拉下去斩了够本事呀。

    玄奘心有所感的冲着悟空方向点点头,悟空不知道玄奘给国王吹了一个什么身份出来也就点点头。

    走进床榻,看到国王敞亮的下半身也是面色如常。

    黑色的腐肉,蠕动的白色虫体,暗黄色的污水。

    朱紫国王两眼也盯着悟空,只要悟空稍有点嫌弃厌恶的样子,他都要叫人把悟空拖下去斩掉。

    “好像比想象的要好一点,只是我工具没带全,还需要陛下等一下。”就算是个庸医也知道应该把腐肉剔掉再敷药,更何况悟空是真的带着医药技术的人员。

    出去仗着所有人看不见直接变出来刮肉的小刀,和用来消毒的酒。

    金明墨坐在小桌子旁边入定着,闲着没事儿修炼修炼。

    悟空返回:“稍微会有些痛陛下忍着些。”

    何止是稍微有些,腐肉剔下去是没有感觉的,疼就疼在腐肉与新肉粘连的地方。

    朱紫国君咬牙不吭声,汗水密密麻麻的滚豆子一样的渗出。

    悟空拿着一旁用来洁身的毛巾,擦着国王身上的汗珠。

    手指弹出金丝,绑在小指上,操控着药刷子在朱紫国君刚被清理过的地方摸上药膏。

    “这些药膏涂上三天便可以结痂,会痒,不可以挠。”见效快死的也快。

    “等三天后我看看情况就可以决定下一步治疗怎么来了。”

    悟空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手脚麻利的完事儿也就要走了。

    什么也没问,既然师父要玩那就玩个痛快的。

    “如果小僧没料错,这也是陛下的灾祸引来的腿伤吧。”玄奘突然开口,悟空的脚步也是一顿,看向朱紫国王。

    朱紫国王恨极的咬了咬牙:“不过一个胆大包天的贼人而已,不提也罢。圣僧所料确是不错,不知这是不是也属于圣僧所说的因果的一种。”

    说到这儿,明显是要说下去。

    “陛下可以说出来,小僧愿闻其详。”让我开心一下,玄奘双手合十,面目因遮着看不清楚,但通身的气派,骗一个小国国君绰绰有余。

    朱紫国王的眼神略带清散:“他说是给他儿子报仇的,每年死在寡人手中的人不在少数,个个都如他这般,寡人怎么继续执掌这朱紫国。”

    眼中带着漠视,哪个王位之下没有白骨垒就。

    “这也是为什么寡人现在都要考验一番医师的原因,就是不想再重蹈覆辙,这双腿就是那个庶民留给我的教训。”冷着脸指了指自己的双腿。

    “善哉善哉,那此人现在何处?”玄奘问道。

    朱紫国王颇为恶劣的开口:“自然是暴尸城楼,以儆效尤喽。”

    强权震慑,敬你畏你。

    悟空从朱紫国王身上读到了这些,同时也在想八戒给他的开导,一样的路子。

    朱紫国王会被师父亲手送进地狱,那他呢?

    “足够强大便不会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他有此下场,也终究是他不够强。”

    是金明墨的声音,悟空目光好像穿透屏风和帷幔一般看向金明墨。

    金明墨面色如常依旧在入定着。

    “你的道心有些不稳了。”

    声音压得极低,好像怕是惊动什么人一样。

    “我真的看不懂你了。”是敌是友分不清楚了,收敛目光。

    “为什么要看懂我?你好生的取经吧,铃铛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个大礼物在后面呢。”金明墨声音渐渐隐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