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八十五章:揭皇榜
    玄奘拢着马头,拉紧缰绳准备好让小白龙全力加速了。

    悟空一把捞起金明墨,甩到背上。

    的确要是平时的速度今天是到不了王城的,那就只能急行军了。

    眯起双眼,屏住呼吸,追风踏流光,神行千里。

    风尘扬起,金明墨把头埋进悟空的背部,避免吃土的风险。

    小白龙四蹄生云,但也是一脚脚结结实实的扬起不少尘土。

    “朱紫王城。”沙僧仰着头,遮着太阳照头辨认着字体。

    悟空方下金明墨,可能是铃铛声留下的后遗症,这次在树旁边吐的人变成了两个。

    等两人吐完之后,一行人才去排队。

    日头慢慢的偏移,照在几人身上,带着些炙热。

    长龙一般的队伍丝毫不见变短,玄奘捧着个水壶,小口小口抿着水。

    金明墨蹲在悟空身旁,在地上玩着井字棋,这还是他的徒弟教他玩的游戏呢。

    悟空歪着头,一手托着下巴,拍拍金明墨:“你在这儿待着,我去那边儿看看。”

    金明墨点点头,他的禁言还没有解开,只能沉默着。

    悟空一个旋身,出现在城墙下,隐着身,看着士兵对行人搜身,又检查行李的难怪走的这么慢。

    城墙上贴着皇榜,皇榜都有些破旧了,明显是有些年头了。

    走过去细细看了一番,这朱紫国的国王生病了,御医束手无策,因而写下这皇榜要民间圣手来医治。

    成了,就这儿了。回到队伍当中,拉起金明墨:“走了,我带你们去揭皇榜,我们不排队了。”

    对着玄奘说道。

    方帽,白袍,白底黑靴,打了个响指背后出现高高的医药箱子,一个少年医师的形象就这样出现在了玄奘几人眼前。

    八戒拦下悟空,贱兮兮的笑道:“揭什么皇榜,你这个打扮你是要给宫里的人治病?”

    “当然了。”

    悟空答道,对于八戒拦着自己有些疑惑,这个打扮就是要看病了。

    玄奘踱步过来,打量着悟空,摇摇头:“啧啧啧,不行。你这个脸太嫩没有说服力。”

    “谁规定医术高超,就要年纪大。”悟空不再多解释,迈步脱离这进城长龙,颠着愉快的小步伐就向城池那边走去了。

    金明墨跟个小尾巴一样坠在悟空身后,一点儿也不担心。

    玄奘扫了眼八戒:“你就不该给他开这个窍。”都不听师父话了呢,迈着四方步紧跟了上去。

    话是这么说,但是师父你把笑容收回去或许会更有说服力一些呢。

    八戒担着行李,沙僧就极有眼色的牵着小白龙马一同过去。

    旁边长龙队伍中的行人,对一行人的神色各异。

    有看笑话的,有惋惜的,有讽刺的。

    显然是都知道几人是打算去做什么的。

    悟空对此视而不见,在守城士兵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唰——’的一下把皇榜揭下。

    “大胆,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就敢随意撕下。”

    怒斥低吼,士兵对着悟空怒目而视道。

    铁盔带红缨,身上的盔甲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同时也带着铁的冷质,手里是长枪,银色长枪也坠着红色的缨子。

    高大威武,中年男子的年岁。

    悟空摊摊手,无辜的看着士兵:“皇榜而已,揭都揭了。”

    右手里还攥着卷起来的皇榜,小无赖一般,但因为这幅少年样子,反倒成了小孩子的撒娇。

    士兵家里有个和悟空差不多大的孩子,心里不由得有些恻隐之心。

    “你把皇榜放下,我可以当做这事没发生过。”

    摆着手,轰着人就要抽走悟空手里的皇榜。

    悟空灵活的一躲,把握着皇榜的那只手躲到金明墨身后:“你这人怎么敢欺君,我既然揭了皇榜就是有本事做这件事。”

    桃花杏眼,微带怒气,一派纯然。

    金明墨抽抽嘴角,总感觉他哥今天有点怪怪的,这是返老还童了?真当自己去了猴毛就是孩子了?不过,这个脸是真的嫩啊。

    默默收回目光,铃铛啊铃铛这可是你哥,不是你能够拿在手里玩的小宠物。

    大概喜欢好看的事物是每一种生物的本能吧,控制好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士兵真是恨铁不成钢对于孙悟空,这么好的孩子真是可惜了。

    悟空抓着皇榜,他这是要住王宫,作为一个妖王他就该努力给自己找到最好的地方居住。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去,我要是治好了,你不是也有引荐的功劳吗?”

    悟空有些不明白,这在他看来明明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只是带人进去而已。

    “你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见的多了,你那些前辈现在坟头草都有你个子高了。”

    士兵‘啐’了一口,也不再劝,人要找死,谁也拦不住。

    悟空一双眼睛溜溜的转着,理了理自己的衣袍:“别人不行,不代表我不行。”昂昂头,甚至不太明显的踮了踮脚尖。

    明显是有些在意那句坟头草有他高的话。

    玄奘在后面宠溺的看着,他的大徒弟真的是可爱呀。

    还是那句话,谁说长的好看没用,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这句话说的不止是齐王,天下人谁不是如此。

    “行了,你们先去城门接受检查,检查完跟我走。”黑着一张脸,这个皇榜一开始贴出来的时候,不是没有人来,但最后都治不了病。

    一个个的都埋土在这朱紫国了。

    “不行,我这包里都是不能见光见风见人气的东西。”悟空哪能让人检查自己的东西,拦着不让查。

    “我可是揭了皇榜,如果因为你们看了我的宝贝,不能治病了。到时候我就在国王面前告你们。”威胁,狠戾的神色一闪而过。

    士兵再看的时候,又是那副秀气斯文,阳光纯然的医师模样。

    大概是错觉吧,一个少年人哪能有那样的神色。

    “规矩不能破,必须查。”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治不好病你担得起责任么?”悟空直接回击道。

    金明墨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好像知道他哥在做什么了,他哥从学艺回来之后,一直都是个很威严的妖王,这是要补童年的意思吗?

    他是不是可以做哥哥了,两眼放光,心思活络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