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八十三章:仙長
    被妖怪袭击后的城池显得更加的残破,灰土时不时的从房门上吹落,空气中还弥漫着物体烧焦后的恶味。

    妖精逃走后还留下血被悟空打出来的污血,腐蚀着土地。乒乒乓乓的一阵声音,从房屋里窜出不少男男女女的跪了一圈围着悟空。

    悟空手里架着金明墨,板着脸看着跪了一地的人,不说话承大礼者无大恩必有大求。

    “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快快起来。”

    八戒两手虚虚抬了抬,这么大的礼这是要求多大的事情。

    “我们不起来,各位仙长救救我们吧。”灰衣防风麻衣,头上还束着他们本地特色的毛巾在头的左侧打着结。

    跪伏在地,看不清样子,五体投地之大礼和土地贴的严丝合缝的。

    “是啊,救救我们吧。”男声女声,老声少声混杂在一起,乱乱哄哄混杂成一团。

    听得金明墨耳朵有点发震,脚下有些踉跄。

    悟空拿胳膊夹住金明墨,冷眼看着他们:“救不了你们,赶紧让开路。”

    心情本来就不好,现下师父和铃铛还需要静养,这些人还不闪开,乌泱泱的跪上一地还吵得不得了。

    坏脾气的跺了跺脚,地上跪着的人开了一条路出来,用衣衫打扫干净出的一条路。

    悟空架着金明墨,八戒担着行李,沙僧背着玄奘,白龙马自己跟上。

    向着远处走去,那里的人依旧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八戒叹了口气,大师兄的心肠哪里是软的,也就师父和小师弟,哦,是那个狂化状态的小师弟认为大师兄,优柔寡断,心肠慈悲吧。

    “仙长,求求你救救我们吧。”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剃着桃心头儿,在脑后脖处留下一小金豹子尾的小辫儿。

    悟空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孩儿,冷着声:“放手。”

    小孩儿不撒手,固执的扯着悟空的下衫的衣角。

    圆溜溜的眼瞳是乞求。

    金明墨半靠着悟空看着小孩儿,又是这样的眼神,他曾经也这样想过哪怕有一个人也好,没有呐,所以不想让他得到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提膝一脚踹到小孩儿的肚子上,将人踢飞出去:“走开。”

    悟空没想到金明墨反应会这么大,这个小孩儿勾起铃铛什么不好的回忆了吗?

    明明是一起长大的,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话,那也就是他学艺的那段时光里的事情。

    小孩儿在地上摩擦着被踢出去一段儿距离,金明墨这一脚是带力气的,小孩子在地上抽搐着根本没力气起来,小手抓了抓,想要抓住悟空的衣角。

    却只能无力的垂下,看着一行人渐行渐远。

    走过这座破败的城,悟空在郊外临时搭了个挡风的小棚子,让沙僧把还在昏迷中的玄奘放进去。

    从金明墨的包裹里翻找着药材,闻闻味道确认药材的材质是不是正确,年份够不够。

    “八戒,把药熬好。”

    把配好计量的药交给八戒,让金明墨紧挨着玄奘在小棚子里休息。

    八戒熬药是个老手了,毕竟这千世情劫下来大半不是自己因为各种病死去,就是对方各种病死去,所以这熬药简直是熟练到不能再熟练了。

    悟空坐在小棚子旁边,手指在地上划着,思考着怎么报仇。

    铃铛声,风沙,火球,这到底是什么兵器的呢?根据铃铛的说法这是来自观音洞的妖怪,那这法器就是官家法器。

    一手托腮,低着眸子,另一只手摩挲着地上的沙土。

    天渐渐暗了下来,草木林子里带着些静寂。

    八戒扇着风,看着药炉子,伸伸懒腰:“真是的走了一天了,大师兄还得罪了一城的人现在连点吃的都没有。”

    一个果子砸到怀里:“闭上你的嘴,好好熬药。”

    悟空现在还是一个少年模样,没有变回猴子模样,说实话一点也没有做大师兄的那股威严劲。

    这倒不是讲悟空气势不够,而是那张脸实在是让人感觉不到可怖。

    人畜无害,笑起来还带着孩子气,大概玄奘喜欢看悟空撒娇,就是因为他能够透过那层皮毛,看到悟空的孩子的一面?

    沙僧拿着毛巾湿了湿水,给玄奘擦着脸,认认真真的看着玄奘,仔仔细细的每一个角落都擦着干净。

    “大师兄,师父不会有问题吧。”都昏了半个下午了,收起帕子蹲坐在一旁。

    “不会,师父摘得那朵花呢?”悟空问道,手里一个小竹筒子,还有一个捣东西的小杵头。

    沙僧在玄奘身上摸了摸,最后把手伸进僧衣里掏出那朵小花,离开枝头将近一天了,还是和刚摘下时一样鲜艳。

    把花朵交给孙悟空,悟空直接把花丢进小竹筒里,拿着小杵头,‘DuangDuang’的捣着。

    搅和着,八戒端着两碗药过来。

    悟空把小竹筒微微倾斜,一个里面滴上三滴,拿过一碗过来。起身钻进小棚子,拍拍金明墨:“铃铛醒醒,喝药了。”

    金明墨迷迷糊糊的睁睁眼,举起手打算揉揉眼睛,悟空一把按住金明墨的手:“别揉,手脏。”

    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渗出点儿水汽:“还困。”

    “吃了药再睡,我看过了,明天可以走到这里的王城,越向西面走城池的划分越小,到时候好好找个地方休息几天就好了。”

    悟空沉着脸说道,手里四平八稳的举着碗,另一个手半扶起金明墨:“药有点苦,一口气喝下去。”

    金明墨吸吸鼻子,闻着味道就带着苦味。

    “不想喝,我自己也能好,而且我又不和师父一样会出问题。”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声归于无。

    悟空一双桃花杏眼不带着感情的盯着金明墨,臭着一张脸,举着药碗。

    “哎呀,哥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喝就是了。”他哥这个模样简直太犯规了,软软嫩嫩的真是好可爱呀,然后又学着大人样子装严肃。

    真是戳中了他的萌点呐,捧过药碗迷迷糊糊的就灌了下去,然后当即就昏了过去。

    悟空托住金明墨的身子把人塞回小棚子里。

    “大师兄,师父醒不过来,药怎么喂呀。”沙僧举着碗有些傻乎乎的,束手无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