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八十二章:鈴聲風沙和火球
    水墨长袍加身,黑色白底的长靴。温和,纯良这和八戒在观音禅院时见到的孙悟空一点儿都不一样。

    金明墨一巴掌呼悟空头上去了:“你脑子让小白龙踢了。”漠视的走过,一年之中总有那么几天脑子不正常。

    悟空闷闷不乐的牵着小白龙,怎么办是个被抛弃的哥哥了呢。

    就这样玄奘和金明墨在愉快的氛围当中走在队伍前面,沙僧跟着玄奘,最后面是八戒,悟空牵着小白龙马走在中间。

    走过荒地到了,城里面景色就要好上许多。

    土窑做的房屋,男人们都在头上都缠着白色的布巾扎一个大结在侧方。

    玄奘摸摸下巴,把沙僧叫到一旁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再然后玄奘就长出了一脸的络腮胡子。

    悟空这次可没有那么不理智的跟风了,他非常确认整个队伍里他的审美是最好的,他师父这一脸胡子绝对算不上好看。

    金明墨扯扯悟空的袖子,两眼亮晶晶的看着悟空,指了指脸意思他也要胡子。

    悟空嘴角一抽,额头上的青筋都跟着跳了跳:“不行。”小孩子家家长什么胡子。

    顺便威胁的看了一遍八戒和沙僧,你们两个敢给他变一个试试。

    在这种相亲相爱的氛围中风尘仆仆的旅人,一步一步的融入了当地的街流当中。

    八戒一双眼睛左顾右盼的,看着大街上的大媳妇儿小姑娘,偶尔咽口口水,被路上的男人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后,才收回视线。

    小声的嘀咕着:“上了街不就是让人看的么,小气。”

    悟空耳朵动了动,扭头看了眼八戒:“那你的鼻子嘴巴怎么不敢露出来。”

    “我不露出来就是不让他们看。”八戒犟嘴,他才不承认刚刚说的话有错。

    悟空抚了抚马头:“因为花朵的美丽而折它下枝头,最后说上一句,因为它开的过分鲜艳,你说到底是谁在作恶。”

    玄奘在前面转身手里还玩着那朵花:“你是在说我吗?”

    转着花梗,这个的确是对的,但是很多人都会把罪过推给诱惑而不是被诱惑的人。

    就像观音禅院的那个方丈,究竟是该怪小徒弟许下的长生不老诱惑了他,还是怪他自身经不起诱惑呢。

    如果怪小徒弟,那其他的人为什么经得起诱惑,可怪老方丈没有诱惑他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师父你何必这么紧张。”悟空轻笑道,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因为铃铛一路上一直在和师父说话,而不是和他交流。

    金明墨看着小摊上的吃食摸摸肚子,有些想吃但是他抹不下脸去要。

    看看悟空,又看看玄奘最后下定决心走到小摊边还没开口,一阵风沙吹袭而来,金明墨用衣袍遮住自己的面部,避免自己吃一嘴沙子的下场。

    小摊的摊主却是撒腿就跑,仿佛有什么吃人的大妖怪一样。

    金明墨闭着眼不敢睁眼,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大呼吸这风沙也未免头太大了吧。

    孙悟空只是举着手臂掩住口鼻,眯着眼睛盯着金明墨,这个味道绝对是妖气,只是不知道是奔着师父来的,还是他家铃铛来的。

    “莲花精你是来抓我的吗?”低沉的声音,传入金明墨的耳朵中,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回响。

    莲花精?金明墨有些发愣,他什么时候多的这个新身份?

    “你猜啊。”话不说死,才有继续交谈的可能。

    这个妖精却是出乎意料的暴躁:“不管是不是,我杀了你就不会有问题了。”

    伴随着一阵阵的铃铛响声,钻入金明墨的耳中,金明墨捂上双耳铃声依旧根本阻止不了声音。

    再看悟空也是捂着双耳,显然这是一件法宝威力极强。

    火球跟着落下,这火带着黑色的点子在焰苗里跳动,对准了金明墨砸去。

    悟空脚下缩地成寸,一步到了金明墨身边一脚一个把火球踢走。

    风沙之中也找不到妖怪的踪迹,但是火球却是无穷无尽的。

    八戒在那边护着玄奘和沙僧,支起一层防风罩子但这魔音却是难以抵挡。

    步走天罡,踏七星,封五感。

    一道金光选定方向,打出。铃铛声一停,风沙渐止,火球也跟着消失。

    金明墨脚下一软跌坐在地,眼瞳里渗出些许血液,低着头眼里的墨色积淀着。

    悟空解开自己封闭的五感,蹲下身子检查着金明墨,作为一名优秀的三星观毕业生,悟空表示他什么都会。

    “铃铛?”“听得到。”

    又在金明墨眼前晃了晃手,金明墨一把抓住,眼角和脸颊还在淌着血,成两道正好给脸画了个圆。

    “哪难受?”轻声的问道。

    “缓一会儿就好了,你去看师父吧。”金明墨现在是没有力气站起来了,闭上眼睛又有几滴血从眼睛里渗出来,顺着脸庞滑落。

    悟空哪里有心情去看师父,紧张兮兮的看着金明墨的眼睛,金光点在金明墨眉间,从头到尾的扫荡着金明墨身体的状况。

    手掌一翻,拿出一个药丸,捏开金明墨嘴怼了进去。

    这才起身去八戒那边儿看玄奘,点上眉间,一个状况,把药丸灌进去就没问题了。

    “大师兄,这妖怪什么来路。这风沙火焰也太过强盛了吧,还有那魔铃的声音,那是向骨头缝里钻呐。”

    八戒嘟嘟囔的抱怨着,扣着耳朵也吐着沙子,捂上耳朵之后就被直接灌了一嘴沙子。

    “是观音菩萨家的。”金明墨道,除了这个他想不到第二家能把他认定成莲花精的妖精。

    “不是。”悟空给予否定,而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

    金明墨好像明白了悟空的意思,不反驳紧闭着双眼,他现在感觉他眼睛里不止有血还有不少脏东西。

    双手攥了攥拳,指尖流沙放开手,谁也不能在得罪了他们之后全身而退。

    悟空见玄奘气息稳定后过来扶起金明墨:“头还晕不晕。”

    “吃了药好些了,我死不了放心吧。”依旧闭着眼没睁开,感觉眼睛很磨。

    悟空拍了拍金明墨脊背,金明墨了然的弯腰。

    细小的水流冲洗着脸上的血迹和污渍,清水冲走眼睛里面的脏污。

    “好些了?”

    “好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