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八十章:頓悟
    初春寒俏,几人总算是有了合法通行的证书,离开这住了两三天的王宫。

    楼望舒跟在队伍的最后倔强的不肯离去,八戒走过去劝着楼望舒:“你师父什么脾气你不知道,走吧过两天气消了就好了。”

    楼望舒不说话,就是固执的跟着。

    玄奘独自在前面走着,儿孙自有儿孙债不该管的就不要管。

    希如月站在城墙上目送着一行人离去,手按着城墙脸上是狠厉,你们今日所带给我的耻辱他日必百倍偿之。

    希如月恨极了几人,特别是悟空如果他死在了杀阵里该多好,这样长生不老药有了,驸马也走不掉了。

    悟空牵着白龙马似有所感,转身看向城墙和希如月对视,勾唇。

    真的有些好奇你会做出什么来呢,想要铃铛做驸马,不把你弄得生不如死我怎么会放手。

    阴狠,乖戾负面的情绪一触即发。

    “哥,你怎么了。”金明墨的声音把悟空从这种状态中拉了出来,对着金明墨温和的笑了笑:“没事,你去劝劝小师侄吧。让他跟着上路有些碍眼。”

    “好。”金明墨一愣,然后应了下来。也不知道金明墨走过去说了什么,楼望舒咬着下唇不讲话。

    转而看了眼悟空,转身离开。

    悟空摸摸鼻子和小辈一般见识的自己可真是有些幼稚,望望天看看地,什么事情他都不清楚,昨晚那个告状的人不是他。

    “你讲了什么?”

    “没什么,告诉他取完经,他也要搬到花果山去住。”实际上他说的是,你师叔小孩子脾气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师侄了,应该学会包容师叔的脾气。

    悟空偏偏头,花果山才不给他俩住,都是他猴子猴孙的地盘。

    翩翩树下影,一入梦魂中。

    “大师兄,糟了糟了你看看师父是不是被魇了。”

    沙僧急匆匆跑过来,脸上带着慌张。

    “你不要着急了慢慢讲。”悟空按住沙僧,让他冷静下来。

    拍拍胸脯,咽了口唾沫:“师父不知道怎了,到了那棵槐树下就突然一动不动双眼放空了。”

    指着槐树的方向。

    悟空把缰绳塞给金明墨,走过去顿脚,原地盘坐下来。

    是顿悟啊,静心沉念,气灌全身,灵力四荡。

    摇落槐树上刚刚长出的新芽,金明墨把八戒沙僧赶过去让他们学着悟空的样子修炼。

    至于他,他不用他不需要这些东西。

    时光流转,金明墨像松鼠啃坚果一样啃着干粮,一双凤眼瞪得大大的盯着那边的动静。

    玄奘缓缓睁开眼,眉眼含笑,甚是风流做派,也没有打扰三个徒弟向着金明墨走来。

    “几日了?”

    “约莫三日了,师父好生的悟性。”

    金明墨直白的夸奖着,仰着头看着玄奘。

    “心有所感,时运至已。”玄奘回以八个大字。

    八戒和沙僧很快就因为玄奘停止感悟而停止了打坐,唯独悟空还盘坐在原地。

    金明墨好像明白了什么,把干粮扔到一旁,捏起小葫芦口中念诀。

    火龙分成八份镇守乾、坤、坎、兑、离、震、巽、艮八个方位。

    成一八卦阵,封天地象,遮掩天机。

    八卦运转,天机混沌无人有所感,无人有所应。

    八戒站在一旁若有所思,难怪要封着小师弟的法力,单凭阵法能遮掩天象,想来若不是小师弟不擅长打斗,当年天宫一战哪方胜负尤未可知。

    悟空在五指山下五百年的积累借助此次一并爆发出来,目冲金光直穿顶上的三昧真火八卦图。

    金明墨一口血喷出,面容神色不变,血液和火龙八卦图融为一体,金光盛血光亦盛。

    玄奘捅捅八戒:“诺,过去帮你小师弟忙去。”

    八戒一脸黑线:“师父,你哪里看出小师弟需要我帮忙。”小师弟分明就是和大师兄一样的小怪物。

    玄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小册子,蘸着铃铛溅在衣领上的血记着东西。

    “师父?”八戒好奇的看了看。

    玄奘把册子一合藏了起来,不给八戒看。

    沙僧抱着小白龙,给小白龙刷着毛,对的,这是整个队伍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无聊了就给小白龙刷毛。

    八卦阵图遮挡着异象,悟空却还没有完事,身形如梦似幻,幻如不存,几乎没有办法在里面找到哪个是真身所在之地。

    金明墨两眼晶亮,眼中透着火龙的红光和悟空的身形,实力这才是重要的,不在乎师父到底因为什么而感悟,他只知道这一次他哥变得更强了。

    看着悟空金光收敛,身体凝实,金明墨双眼一闭直接昏了过去,此番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火龙失了操纵,就直接飞回了小葫芦里等待着下一次的出现。

    悟空手指一弹,筋斗云托住金明墨,将金明墨安稳的平放在筋斗云上:“师父,走吧。”

    这个地方他们耽误的时间太长了。

    意气风发,本就漆黑的眼眸更是深邃,可见悟空这次收获的确大。

    离开了宝石王城,但是他们还是在宝石国境内要离开宝石国还要许久时间呢。

    凭借着通关度牒,一行人吃驿站的住驿站的,过的极其滋润。

    直到孙悟空有一天发现,他家师父和铃铛同时不见了。

    把八戒拍醒:“起来,师父呢?铃铛呢?”

    八戒睡的正香,被打脸打醒了一脸的懵:“不,不知道啊。”

    “让你看着师父,你就这么看着的?”悟空怒气冲冲,紧箍咒两旁的短毛都气的翘出来两根。

    八戒一手揉着脸,一手掐着额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睡了过去。”

    他怎么就睡过去了,不行根本完全想不起来。

    悟空甩开八戒,闭上眼他和铃铛还有着一份契约做联系,只要静下心来就能找到。

    空间的景色极速的在悟空脑海中略过,最后定格在一个山洞处。

    悟空脚下神光遁,身显阴洞当中。

    ‘吧嗒吧嗒’的水从山洞的上檐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悟空一脚迈了进去。

    靠着因距离拉近而强烈的感应确认金明墨的位置,能从驿站转眼到这里明显已经不是人在做的事情了。

    一步步的深入洞中,七拐八拐的洞穴,悟空心下厌烦却也没直接打通山洞,山体坍塌他是不怕,师父和铃铛怕是要有点问题了。

    “啊——”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带着熟悉感。

    当然熟悉,悟空脸上带上笑意,嘲讽的笑意,希如月你真是贼心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