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七十九章:偏執
    悟空一拍希如月的肩膀,一个略微发芽的小种子从希如月体内飞出,悟空一把抓住:“这个种子是你的手笔?”

    “不是,师叔还给我,我有用。”楼望舒认为他师父的面子肯定好用,谁知道悟空拒绝了。

    把种子扔进杀阵当中:“你师父给我找麻烦已经足够了,你还没这个资格。”

    “师叔,你这是在把我推向你的对立面。”

    楼望舒收回手,没有就没有了反正只是个才发芽的。

    “真是很好奇,你们背后的人在弄什么东西。”悟空叹了口气,离开。

    楼望舒拍拍希如月的脸蛋:“醒醒。”

    卷翘的睫毛颤了颤,希如月一脸苍白的睁开眼:“你怎么在这儿。”

    楼望舒冷着一张脸:“你的任务失败了,交易取消。”

    希如月瞪大双眼不敢置信,惊坐而起:“不可能,我杀阵还没用...”声音戛然而止,左右看看整个屋子一片狼藉,只有这个床还算完好。

    冰冷嘲讽的目光落在希如月的身上:“我记得我给你的任务只是杀掉猴子,而不是杀掉你的哥哥和母后,你的野心太大了。”

    尤其是还对他师父起了不该起的心思,留下一条命都是对她的优待。

    手臂被扯住:“你再给我个机会,我一定能杀了那个猴子。”

    “杀阵都没有了,你想怎么杀掉他。”

    一直以为师叔都是徒有虚名,谁知道居然连空间都能打碎,即便是那个人也需要阵法才能吞噬空间,师叔真的是强的有些出乎意料呢。

    希如月脸上戾色尽显:“找到驸马,让驸马毒杀了他。”

    楼望舒眼中尽是嘲弄,不再和这个愚蠢的徒有野心的小公主交谈,他深信楼御月说的一句话,‘别和蠢蛋多说话,容易跟着变蠢。’

    “给你最后的一个办法,那名大法师有着弄死猴子的办法就看你能不能拿到口诀了。”

    这句话纯粹是楼望舒的恶趣味使然,那咒语想来那和尚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就当是师叔毁掉小种子他的报复吧,比起师父来说他仁慈了许多呢。

    希如月攥了攥拳头,她一定要拿到长生不老药,她也一定要当上女皇。

    楼望舒刚出门就被悟空抓走了,悟空拿着一个小玉瓶晃了晃:“里面是什么不用师叔我多说吧。”

    楼望舒抽出剑身,反手向后面刺去‘铛’的一声,长剑碎裂。

    “你师父没给你讲当初我是怎么被扔下八卦炉的么?”悟空低低的说道。

    刀劈剑刺,雷电加身,身无损,故被投八卦炉中。

    “比起明天对付小公主,显然是把你抓住更能解决问题,你真的不该露面的。”蠢的不得了还是差些火候,

    回到住处,神光遁入。画上一个圈将人圈进里面,将铃铛变回原样。

    “铃铛你徒弟要杀我,你看...”指着自己身上一块儿地方那是被杀阵吃掉的一块儿毛发,有些短的有些参差不齐。

    楼望舒有些不敢置信,恶人先告状说的就是这个吧。

    “师父。”“你闭嘴。”悟空吼住楼望舒,转头又看向铃铛:“你看他当着你的面还敢反驳我说的话,你不知道你差点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委屈巴巴,可怜兮兮,带着些自闭的蹲下可怜弱小又无助。

    八戒用手盖住双眼,简直是没眼看。

    沙僧低着头,子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金明墨从孙悟空手里拿过来小玉瓶,默诵咒语。

    玄奘在床上看着两人,正如他所说不止小徒弟对悟空偏执,悟空对自己在小徒弟心里的位置一样偏执。

    因为五百年的分离,小徒弟不确认自己在悟空心中到底是他重要还是他这个救悟空出山的师父重要,所以有白骨精那一出。

    而悟空同样也不能确认,他和那些小师侄比起来谁更重要所以有了今天这个样子,像是开玩笑像是做戏一样很蹩脚的一出。

    “我不知道你们谁对谁错,但我也不需要知道。”这是金明墨的回答,三昧真火在楼望舒周围烧着。

    悟空对着楼望舒露出一个孩子气的,得意的笑容,看吧还是他重要,不需要理由铃铛的心就是偏向他的。

    楼望舒乖乖的坐在圈中间,很早很早就知道的事情了,但是还是很伤心很难过。

    从小就跟着师父,师父带着他们兄弟两个脱离那个妖界的大乱窝子,虽然什么事情都不做可是却指导他们兄弟俩学法术,教他们识文学字,给他们讲一些从来没听过的故事。

    如师亦如父,可是他们师父心里最重要的从来不是他们,这一次更是什么都没问就偏向了师叔,那个人的命令他根本无法抗拒。

    金明墨冷冷的看着楼望舒:“别起任何不该有的心思,这次只是个教训。”

    拉过孙悟空,准备休息了,明天大概就能离开这里了。

    玄奘的身体恢复的很好,第二天一早就把所有徒弟叫了起来。

    楼望舒经过一夜的三昧真火的煅烧,整个人神色都有些蔫蔫儿的,精神不济的样子。

    金明墨收回三昧真火,悟空拖着楼望舒去了宝石国的大殿。

    希如月首先看到金明墨是面上一喜,紧接着看到楼望舒就整个人都开始面色发白。

    怎么会这个样子,这个猴子有这么大法力,手心里不断地渗出汗来。

    国王看到悟空样貌是被吓到了,毕竟一行几人当中唯独悟空坚定的留了妖身。

    “陛下我们想要通关文牒。”悟空这次可是一点也不客气,撕破脸皮了还客气什么。

    玄奘也是如此大法师什么的,被毒了之后还当什么大法师,就看悟空折腾吧。

    楼望舒受制于孙悟空而且他家大师父现在没在,也没人跟他同一阵营对希如月打了个眼色。

    谁知道希如月是真的一门心思扑到了金明墨身上:“把驸马留下,你们都可以走。”

    楼望舒传音给希如月:“女王和驸马你选哪个?”

    希如月冷哼道:“一个现在看来是遥不可及,可是驸马却是近在眼前。”

    悟空不在意希如月现在宝石国的执掌者还是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你要知道我是个妖怪,妖怪是不会讲什么仁义道德的,你是希望我留在这里祸害你的子民,还是放我们一行人离去。”

    ‘唰’一束火花跳跃在食指上。

    国王叹了口气,不能再放任皇儿这样下去了:“你们取来吧。”

    悟空扔开楼望舒,也不是这么有用。

    “来人把公主带回寝宫禁闭三个月。”国王下令。

    悟空冷着脸,沙僧把文书给国王拿了出来。

    早知道暴力解决问题,他们何苦兜那么大一圈子。

    金明墨看着希如月,极其不开心昨晚他哥就出去找她了,惩罚了徒弟但这个还没惩罚呢。

    悟空若有所觉,按住金明墨:“一个蠢蛋管他作甚。”

    金明墨收回小葫芦,一派的云淡风轻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