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七十八章:長生不老女王夢
    玄奘坐在桌子旁边,两只手像小孩子抓书包带一样,抓着佛珠一颗颗的转动着,低着头思考着。

    “悟空你说偷渡离开的可能性大么?”

    “不大,从这里离开,第二天就全国戒严根本走不出这个宝石国的。”悟空冷酷无情的指出事实,打消了玄奘的这个想法。

    玄奘突然一手捂住腹部,脸色发白虚汗开始渗透出来。

    八戒有些紧张的拉住玄奘的另一只手:“师父,你怎么了。”

    “酒里有毒。”沙僧低低地发出了声音。

    “什么?”八戒惊呼一声,转而怒道:“你知道有毒你不拦着师父。”

    悟空按住八戒:“老沙也是猜的,毕竟只有师父喝酒了。”

    端起桌子上的酒壶,这酒壶做的和大唐的酒壶略有些不同,壶底扁圆,壶身瘦长和以往的古朴贵气不一样,它是自己就打扮的富贵荣华样子。

    微微倾斜壶身倒出些酒入酒杯,嗅了嗅味道。

    “还行她应该就是想让我们多留一段时间,只是简单地腹泻药而已拉几天肚子就好了。”

    悟空把酒杯放下,这个小公主到底是什么来历呢,长的像但的确不是,还有这种对铃铛莫名表达出的执念。

    “大师兄,这个公主是不是猜到我们和小师弟是一伙的了,不然为什么要拦下我们。”

    八戒听到悟空这么说也就不紧张了,扔开玄奘的手。

    恶人还需恶人磨,他师父是该磨一磨了。

    悟空敲敲桌子,带着些思索:“难说。”

    “那不如把小师弟给他,然后要了度牒你再把小师弟偷出来好了。”八戒拿了个果子开始啃。

    沙僧蹭到悟空身边:“不行,不可以把小师弟交给她。”坚决且认真。

    “你看到了什么?”悟空问道,至于玄奘现在三个被压迫已久的徒弟根本都不关心。

    沙僧摇摇头不想说,他看到了过去看到了未来,但是不能说也不想说。

    悟空也不追问把铃铛又变回白鹰装到金笼子里,八戒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我去找那个小公主,要鹰。”笑颜舒展,带着恶作剧的意味就让他这次看看到底是谁在作怪吧。

    神光遁形,一路寻着印记找到了希如月。

    铺着地毯的的宫殿,掌着宫灯,宫女们都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守着。

    悟空手指一点把人都定住,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

    “终于来了,还以为要让我等许久呢。”小公主穿着有些简单,披散着头发手里拿着琥珀杯子里面盛着果汁。

    “呵,把鹰还给我。”

    悟空倚着门,眼神有些飘忽不去看希如月。

    “那你告诉我铃铛的下落。”

    希如月直白的提出条件。

    “不可能。”

    “那我也告诉你不可能,我一定要娶了他。”希如月站起身来,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

    悟空慢慢走近希如月,抬起希如月的下巴:“如果你不想让你父王知道你那些烂泥一样的事情,最好就放弃这个事情。”

    “你以为我会怕么。”手撇开悟空捏住下巴的手,脸上带着狠色:“从你踏进这个屋子的时候你就已经输掉了,一只猴子精而已也敢在这里撒野。”

    放下手里的琥珀碗,一推桌子整个桌子直接冲向墙体,屋内红光闪现。

    悟空眉头皱起这不像是金明墨的手笔,金明墨再讨厌他也不会布下杀阵。

    希如月的声音传了进来:“我不否认我是真的看上了铃铛,但杀了你才是我的目标,当女王也的确是我的目标,但长生不老的女王似乎更有诱惑力。”

    杀阵,何谓杀阵?不死不休。

    血气在这里弥漫,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浓稠血雾。

    悟空在身边支起保护的罩子,在里面转着,飞刀、剑阵、烈火熊燃。

    罡风吹着,被罩子阻挡在外面。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里面,那是个五尺高左右的人影。

    不能说是人影,那是架焦黑的骷髅。

    笛声响起,悟空有些难受的掏了掏耳朵,只有他自己的呢,那么就不会有束手束脚的感觉了呢。

    眯起眼,带着笑,脸颊带着些鼓鼓的婴儿肥的肉。

    掏出金箍棒,既然是挑战那就狠狠地回击过去,让他再也起不了这种心思来挑衅你。

    一棒夹风云,虎踞龙盘之影光辉显动。

    焦黑的骷髅直接湮灭在龙虎之影当中。

    阵内也跟着变幻着,血红色飞刀慢慢的变小变尖,四面八方的飞射过来。

    一个飞刀组成的血色飞龙正在慢慢凝聚,水滴石可穿,绳锯木可断。

    冲着悟空防护罩的一个点俯冲过来,噼里啪啦的挡在外面。

    悟空眼里是嘲讽,棒尖轻轻一点整个杀阵破碎,一点点的消逝。

    可是悟空突然发现了问题,原来这才是用来‘杀’他的后手,他说呢这个杀阵明明这么简陋,背后之人怎么会认为能够杀了他。

    破碎的阵法带着吞噬的力量,空间和时间都在里面消逝。

    悟空单手结印,嘴中念叨着封住自己四周的空间,手中金箍棒一转继续敲碎着周围的阵法。

    吞噬而已,不过是比一比谁把谁变成养料。

    吸收吞噬,侵蚀到了周围又被反向的吞噬吃下去。

    希如月坐在床上有些惊恐的看着孙悟空:“怎么可能。”

    悟空支着金箍棒居高临下的看着希如月:“很抱歉你的美梦,碎掉了。”

    悟空不会放任希如月继续活下去了,一棒挥下要取希如月性命。

    “你还不出来你救我。”尖利的声音,一道神光打偏悟空的方向。

    来者容貌艳丽,乌发朱唇唯独神色冷硬:“师叔,得罪了。”

    悟空挽了个棍花将金箍棒负于身后:“这次也是你师父准备的?”

    “不,这件事情师父不知道。”

    楼望舒回答道,走到希如月身边把希如月的记忆洗了一番。

    “明天师叔就带着师父走吧,这个地方是最后都会被吞噬的,吞噬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了。”

    破碎的阵法依旧在啃食着周围的景色。

    悟空打了个响指,在阵法内有阵法内的解决方法,在阵法外有阵法外的解决方法。

    封住吞噬的力量,把吞噬外面的一层留下四周敲碎掉,敲碎的空间就这般的漂浮着留在原地。

    “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吞无可吞自然就结束了。

    “师叔果然厉害,不过明天小公主的事情还是很麻烦,希望师叔能顺利离开宝石国。”楼望舒祝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