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七十四章:可怕的小公主
    春的存在,伴随着一场雨的降落正式宣布来临。

    这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这也是一个生机盎然的一个时节。

    金明墨被簇拥着上了王车,小公主羞涩却不避讳的与金明墨同乘一骑。

    珠宝堆砌在小公主的头上,显得富贵却不俗气,点缀在乌发之间恰到好处。

    金明墨盯着小公主,真的有点眼熟。

    不同于悟空五百年来只在山下静思没有新鲜事物填充记忆,对过去记忆如新。

    金明墨的小脑袋里不知道装了多少稀奇玩物,过去的小伙伴面容早就记不清楚了。

    究竟是像谁呢?

    “你是这里的一个很受欢迎的女性,虽然这样讲有些很俗气,但是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金明墨开口问道。

    小公主微微瞪大眼睛,她的驸马在讲什么好像是个很陌生的语言。

    “你不会讲我们宝石国的国语吗?”

    这下轮到金明墨瞪眼了什么意思,该死的没有法力好像就是不好,没有天听都听不懂。

    两人有些傻眼,但是年轻人又都对视一笑带着属于少年人之间友情的笑意。

    一如之前悟空所说,所谓的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草木微湿,早有花朵安耐不住的吐露真情。

    金明墨坐在王车之上,微微挑开些帘子,顺手折了一朵王车上花朵。

    右手放置左胸前,左手递出花朵:“纯洁的花朵,你我的友谊我很开心,但是我要离开了,尽管你长得很熟悉,现在重新认识,我铃铛。”

    这是一种古老的语言,一种每个有着历史沉积的国家读书人都能听懂的语言。

    小公主弯了弯眼,笑着接过花朵:“不是友谊。”

    按住金明墨胸口的手:“拿了我的箭就是我的驸马,我很开心你是个贵族,这简直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情了。”

    金明墨神色一滞,动作一僵什么鬼,难道这不是花神游街祝福的仪式么?

    他还给他哥挥手,看来一顿骂是少不了了。

    金明墨看看车和外面的人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板,很好他跳不出去的。

    “我可爱的朋友,我暂时没有成亲的打算。”金明墨干脆利落的拒绝,等王车进到王宫那真的是回身乏术了。

    “我的驸马你要知道,全王城的人看着你上了我的车驾。”一把弯刀从靴子中抽出,虚虚插在金明墨,胸口前。

    小公主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亲昵的道:“你知道么,我只接受丧偶。”

    金明墨向后退了退远离刀刃,脸上是一脸尴尬的笑:“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这个问题的。”

    双手推着刀柄,要是马车一敦这位手拿不稳他可就要遭大罪了。

    小公主抽回弯刀:“既然如此我希望你能好好思考。”

    王车驶向王宫,金明墨看着半坐在车内的小公主:“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不听,你想让我听睡着儿然后你好趁机跑掉,妄想。”小公主笑着拒绝。

    小公主一身烈焰红装,现在在金明墨看来简直就是大母夜叉的化身,和游街的那个红色花王一点也不一样。

    金明墨转口:“那我们互相了解一下吧,我告诉过你我叫铃铛,那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小公主果然被这套说法所吸引:“我叫希如月。”

    “这样,我可爱的公主,我是一个游走各国的诗人,自由是我的天性,日后你可以随我周游各国么?”

    金明墨用着这古老的语言,说着放荡不羁的瞎话。

    希如月弯曲的睫毛跳动,随后笑了开来:“你是在向我求婚么?”

    金明墨侧侧头,发丝顺着脸庞划过遮挡住一只眼睛:“你可以么?”

    希如月拨开金明墨脸上的发丝,捧住金明墨的脸对视着:“我不可以,这个国家未来会是我的,我将是宝石女王。”

    说着一只手在金明墨眼前握成拳,五指修长满握成拳这只手抓住的是权力,脸上是不容忽视的耀眼自信,这是个野心勃勃的公主殿下。

    另一只手,拍拍金明墨脸蛋:“你只要乖乖的,你会是我最喜欢的王夫。”

    瞬间又收敛起这幅神色,换上了小女儿的神情:“我的驸马,我们就要进入王城的内城了,快要到达王宫了,你要笑一笑就像你在大街上一样。”

    金明墨表示他以后再也不凑热闹了,这个公主有点儿可怕。

    扯扯嘴角装作笑的样子:“那我可以邀请我的伙伴来参加婚礼么,那是我的伙伴我希望我的婚礼能够有他们的参与,友人所祝福的婚礼。”

    “当然可以我的驸马,你的愿望也正是我所希望的,我很开心你把我介绍给你的友人。”希如月答道。

    金明墨点点头,跟你进王宫想都不要想:“那你想听歌么?我家乡的歌,我希望我的公主能够喜欢我的家乡。”

    前面的话语,已经让希如月放松了许多警惕,如今进了内城她更是放松和惬意不担心金明墨跑掉。

    “你唱吧,我想能够生长你这样贵族少年的地方,应该有着动听的音乐。”

    “是的,公主。”金明墨唱起了催眠曲,音乐是共通的,这个力量足够催眠一个策马游街一天的公主殿下。

    舒缓的曲调,潺澈的声音,仿佛带着风拂面,带着母亲亲吻婴儿额头力度的温柔。

    在金明墨温雅的目光中,潺澈的声音下,以及颠簸的车驾,希如月公主渐渐合上双眼。

    声音慢慢低了下来,越来越小直到归于无。

    “公主,公主。”金明墨试探的低声叫着希如月,探着身子看着希如月。

    真的睡着了,掀开车幔:“公主说要去看城外的农庄的播种,晚些回王城。”

    可怜见的士兵哪里知道金明墨在说什么,这下金明墨可真是着急了,公主醒来的时间可不确认,他不能耽误时间。

    金明墨想来想突然做了个尿急的动作,一脸窘迫。

    身体的语言大概是唯一让人一看就明白的语言了,士兵让让身子给金明墨留出来下车的地方。

    金明墨走的略急切但还带着稳重,士兵也不会想到有人不想娶公主自然就放任金明墨去方便。

    脱离了那驾王车,还有个更大的问题摆在金明墨眼前。

    这里的路他不认识,也不可能去问人他听不明白,对方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被人架住提上房顶。

    “你还知道下车,我还以为你要当人家的驸马了呢。”孙悟空臭着一张脸,大概大白菜被猪拱了也就是这个心情吧。

    “什么呀,你不知道这个公主有多可怕,你快点把我变成小狐狸吧。”金明墨苦着一张脸,要知道会这样他才不变回人。

    “不变小狐狸了,变成白鹰吧。”说完不等金明墨提意见,手上光芒一点,白身黑眼,黄喙勾爪。

    金明墨‘扑棱扑棱’翅膀站到悟空肩头,这样也行反正他不想当这个驸马,找不到人小公主就该息了这个心思了。

    然后等师父换了通关度牒就可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