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七十章:棄神之地,神之所棄(上)
    雪越下越大,两人溜溜达达的走在雪上。

    走过周围的屋子的时候,两人也尽量是放轻脚步。

    “我们跑掉师父怎么办,而且我们到最后也要从这里过去的。”金明墨跟着悟空走着,脚下踉跄着。

    悟空停下脚步:“你试试小葫芦好不好用。”

    如果能用那这大概就是唯一的办法了。

    金明墨手摸向小葫芦。默默背诵咒语,没有一点动静。

    睁开眼,摇摇头:“不行,这个绝仙镇内我们真的就和凡人一样。”

    “铃铛,我们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了。”

    悟空想了想也是不能总这样躲下去,该面对的总该要面对。

    妖界强者为王,在这破地方想来也差不多。

    几个人凑到一起怎么也算个团伙。

    “我们先到界镇睡一宿,明天早上再进来。”

    在这里面休息总归是不安全,他现在法力全失不可能一直把着铃铛的。

    在界镇,悟空恢复法力给金明墨弄了个驱寒的法术,两人这就打算对付过去一晚了。

    “哥,他们会不会今晚就杀掉师父他们呀。”

    金明墨蜷成一团,有些担心。

    “不会,老沙见过师父把姑娘肚子搞大,所以师父不会死。”

    悟空接口,尝试性在镇子外面用法术在里面生个火什么的。

    没有里面仿佛死的一样。

    悟空有些挫败,抓抓头难道就没办法了么。

    绝仙镇绝仙镇,绝仙镇为什么会是绝仙镇,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铃铛,喝点酒暖暖身子。”手一翻,一小坛清酒出现在掌心上。

    金明墨狐疑的接了过来,还是喝了他哥可能是想到什么东西了吧。

    很快酒意上头,两眼浮上水汽。

    悟空有些紧张,可千万别先来变身呀,幸好金明墨也打算出来,很快就转换了出来。

    “呵,还以为你多厉害,现在就过不去了?”

    嘲讽,不屑和刚刚的乖宝宝完全两个极端,眉眼上挑带着傲气,金明墨蔑视着悟空。

    悟空哄骗式的开口:“是呀,你赢了。这个绝仙镇的确很让人头痛。”

    和小孩子斗气什么的,他已经过了这个不成熟的年纪了。

    金明墨一眼看出悟空的心思,也跟着假兮兮的勾勾嘴角:“所以,就停在这儿吧,取经结束了。”

    “你知道我找你出来什么意思的,别装傻。”

    悟空冷声下来。

    “绝仙镇中皆是凡人这个规定我也没办法,你和我说有什么用,这个地方破解的法子我早就说了,闲事莫管。”

    金明墨冷言冷语道,他这个地方可没做什么,就是让楼望舒过来加固了次结界。

    “你们非要管闲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谁让你从来都是心软。你放心吧,我们俩在外面待半个月,半个月后再进去。”

    “那样就能有法术了?”悟空问道。

    金明墨笑了笑:“你是不是傻的有点儿天真,半个月后差不多就能让你师父搞大姑娘肚子了呀。”

    这个笑容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轻柔又带着一丝童趣。

    悟空攥起拳头一拳砸了过来,金明墨侧头一躲,将身一转。

    “你似乎不知道我和他还是不同的。”

    站起身来,打算走两步拉开距离。

    “你是不是忘记,他穿的衣服一向比较厚。”

    悟空狠狠地揍了金明墨一顿,出了一口恶气:“你伤好之前就待在外面吧,酒管够。”

    “这个镇子范围是方圆二十里地,逃出去你们就自由,逃不出去你们就只能和这里的女人一个下场。”

    尽管被揍了一顿,但是依旧执佞的金明墨,脸上带着接近邪肆的笑容。

    “谁?”

    悟空耳朵抖动了一下,低喝一声,看向绝仙镇出来的方向。

    金明墨也看了过去。

    那是个还算康健女人,衣不蔽体,脸上还带着麻木的神色。

    明显听到悟空的一声低喝,吓的一个激灵。

    悟空盯着那边,金明墨在悟空身旁探着头,趴在雪地里。

    他刚刚被打了一顿,现在没有力气坐起来看热闹。

    那个女人见两人没有要抓她的意思,连忙奔走入雪山里。

    紧接着,悟空就发现绝仙镇内家家户户的灯火都亮了起来。

    “你知道么,这里面的每家每户都有一到三个这样的女人。”

    金明墨突然开口。

    “你不像是这么好心的人,还给我讲什么悲惨故事。”

    悟空乜了金明墨一眼,冷淡道。

    “悲惨故事?我可没有闲心思给你讲这个,绝仙镇不是神变凡人,而是这里根本就是被神遗忘的地方。”

    金明墨淡淡的讲道,翻了个身看着天上的星空:“这里的人不敬神不信神,而神也遗忘这里的人,所以这才叫绝仙镇。”

    指了指女人跑掉的方向:“跑掉的是少数,但这里每天都有人想跑掉,但是跑不掉的话就是沙僧抱着的那种。”

    真是一个纯粹的地方呢,逃掉是新生,逃不掉基本就是死亡。

    悟空又递过来一坛酒:“时间差不多了,继续喝吧。”

    金明墨接过来,开封泥‘咕咚咕咚’的灌着。

    “你还真是两个对待,他喝的时候酒都是温好的,到我就是冰的了。”

    悟空给火堆添着柴火:“我没把这堆火熄掉,就说明哥哥还是爱着你的。”

    “哦。”金明墨冷漠脸。

    默默无语到天亮,悟空真的如金明墨所说没有进镇子。

    观察这个地方到底该怎么过。

    金明墨从地上爬起来,蹲到孙悟空旁边:“这个村子五天会有一次集会。”

    悟空挑眉,从上到下的扫量金明墨:“你怎么知道的。”

    “我给你准备的礼物我当然知道。”理直气壮的回答,让悟空想再揍他一顿。

    “我知道怎么弄了,你等着吧。”

    悟空脑子里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

    金明墨努努嘴,我这可是受不了铃铛,可不是对你手下留情了。

    丹凤桃眼微微眯起,眼尾上挑着带着一股邪气,我一定是比你强的。

    悟空在村子外面溜溜转转小十天,终于准备动手了。

    “你这是找到办法了,那我就睡了。”

    金明墨跟背后灵一般出现。

    “不准,等这儿过去你再回去,你准备的礼物自己不拆开有什么用。”

    悟空捏住金明墨,脸上带着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