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六十八章:绝仙鎮
    悟空吹一口气,把金明墨托上来:“早告诉你不要走这么前面了,让师父走就好了。”

    非得自己蹦蹦跳跳的去开路。

    金明墨站稳后,拍拍身上的雪:“现在知道了。”

    “喂喂喂,我还在这儿呢。”

    玄奘不满,师门不幸呀,师门不幸。

    青松,白雪,师徒一行人,风吹没踪迹。

    正如沙僧所说的他所看到的,就是事实避无可避,他们正在走向那个方向,在他们所未知的时候。

    绝仙镇——

    歪歪扭扭的字体刻在半埋在雪地里的石碑上,玄奘凑过去把雪扒拉开。

    “绝仙镇内,皆是凡人。少说多看,闲事莫管。”天罗地网,逃无可逃。

    玄奘声音低低地转达着碑文,蹲在碑文前不知道想什么。

    八戒嘿嘿一笑:“那这算是提醒么?”

    “八戒,你过来。”

    玄奘站起身来招招手,面容冷峻。

    八戒从队伍最后面,小跑过来:“师父,怎么了?”

    玄奘把八戒推到石碑背面:“变个香蕉出来。”

    八戒瞪大眼:“师父,这个季节我去哪儿给你变个香蕉出来。”你没病吧。

    玄奘不在意的摆摆手,僧衣跟着手臂抖动差点就崩扣:“随便变什么都行。”

    “不用试了,师父走吧。”

    悟空似乎明白什么了,凑到金明墨身找出小葫芦塞到金明墨手里。

    “谁也不许告诉咒语,答应我。”

    悟空很认真的交代道,双眼盯着金明墨的双瞳,解铃还须系铃人。

    金明墨把小葫芦收好:“一定。”

    他哥交代的事情,他一向都完成的很好。

    绝仙镇

    家家户户都是门窗紧闭,大街上也是荒凉的狠。

    房屋都是极其的破败,整个镇子都透露着贫穷和荒凉。

    玄奘找了家看起来算是最豪华的一家,去敲门。

    吱吖——一声。

    门开了,没错最好的一个人家,大门一敲就开。

    “汪汪汪——”恶犬狂吠。

    金明墨紧跟着玄奘进来:“是狗啊,师父你不会是...”

    玄奘面上勉强保持镇定,一双手却是诚实的转动起了佛珠。

    “嘿嘿,逗你玩儿的,小时候寺院里都是我给狗喂吃的的。”玄奘做了个鬼脸,双手一勾嘴角,一扒眼睑。

    “嘁。”金明墨翻了个白眼,无聊。

    玄奘从嘴里抽出手,捏捏脸:“能骗到你就好玩儿。”

    “嘿,有人吗?”玄奘喊道。

    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从屋内出来,虎皮袄子搭了个半肩,下面也不知道围了个什么东西:“做什么的,我们家最近也没订货呀。”

    眼睛都没怎么睁开。

    玄奘呦呵真是辣眼睛呀。

    金明墨被悟空从后面捂上了眼:“伤风败俗的,别看了。”

    他们家的小崽子都知道穿着衣服出来,人真是永远不能知道他们下限在什么地方。

    “我们是过路的和尚,想在这里借宿一晚明日便走。”

    玄奘以标准化的化缘笑容开口,他果然是个得道高僧。

    “哦,那你们换一家吧。”

    汉子一脸冷漠,准备轰人。

    突然,街上出现一声喊:“刘家那婆娘跑了。”

    汉子也顾不上玄奘一行人了,拎起院子里的靠着墙角的手腕粗半人高的木棍,带着恶犬就出门了。

    还把八戒撞了一个踉跄。

    玄奘跑出来看热闹,什么事能让一个冷漠的人这么热心的出门呢?

    悟空也跟了过来,金明墨拎着裤子直着腿走着。

    街道上,本是荒凉无比现在却是挤满了高高大大的青年男子,他们大多都是和汉子差不多的打扮。

    狗也都在四处的闻着嗅着。

    “天罗地网,逃无可逃。”玄奘喃喃道,眼睛四处扫量着在哪里?在哪里?

    “你刚才可没说这句话。”悟空淡淡的说道,眼前这个事情让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那时候他还小,还没有学的一身法术。

    因口吐人言,被人当做奇珍异宝从那个人手里跑掉之后整个城的人都在追他,他跑呀跑哪里都是人。

    真的就像师父说的那样,天罗地网,逃无可逃。

    “我觉得能从天庭的十八架天罗地网里跑出来的你,应该不会怕这个的。”玄奘嘴上说着,眼睛依旧寻着。

    悟空低下眼帘:“那个幻境好像没让你看到我那段比较狼狈的经历。”

    也好,多少还有点自己的秘密。

    “少说多看,莫管闲事。悟空你能做到么?”

    玄奘可能是找到了,扭过头来看着悟空。

    “当然,老孙只要负责好你们的安危就好了,要不是你谁愿意管闲事。”

    悟空感到好笑,他是妖王不是做好人好事的。

    “那就好,回院子里吧,他们找不到人的。明天我们尽快的从这个村子里离开。”玄奘一脸冷漠。

    正如金明墨所说,心狠手辣玄奘和他是一路人。

    村子里的人找了许久天沉下来才回来。

    沙僧却是找到了一个灰衣布条的女人,那女人的眼神淬了毒一般的盯着沙僧。

    玄奘叹了口气,天罗地网,逃无可逃。

    “那不就是刘家那婆娘么。”说话的人手里拿着盘水井的麻绳,捆在手上指着沙僧找到的女人。

    “那些是生人,不会是来找着婆娘的吧。”

    其他的话语乱糟糟的,他们也就听不清楚了。

    玄奘把沙僧拉了过来,让悟空把那女人绑起来。

    “师父?”沙僧不解,他的大脑无法理解这么违反正常佛家的做法。

    八戒拉过沙僧:“石碑上说‘少说多看’。”一刻看不住就去找麻烦,明明可以跑掉了,唉,作孽。

    “二师兄,今晚夜里有大雪。”绝仙镇不绝天赋能力,他看到了,很大的雪,足以死人的雪。

    八戒笑了笑:“你觉得她这样活着比死好到什么地方去。”

    “那我就眼睁睁的看她去死么?”沙僧攥了攥拳,没有办法呀,看到了就想去改变哪怕一次也好。

    八戒俊俏的脸上,浮起一抹笑:“你信么?她依旧活不过今晚,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死去,死在大雪里。”

    沙僧抿唇,皱起眉头:“一次也好,我想这次我总能改变了吧。”

    不让她自己独身跑掉,有个屋子至少不会冻死在雪里。

    八戒摇摇头,老沙还是活在人间的时间太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