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六十五章:丟掉的都將還回來
    悟空手心上的阴火烤着老方丈:“继续说。”

    这样算来这事儿和金明墨也没太大关系,毕竟选择权是在人族手上,看来金明墨也没有太过分,若是因为这事害了铃铛。

    他说什么也要想办法把那混蛋提出来。

    “我第一个带进去的人,是我的徒弟我最小最有天赋的徒弟。”老方丈还记得那个孩子,那是他换的第一张脸。

    第一次或多或少都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他发现所有人都没有觉的奇怪,仿佛那张脸本来就该是他的。

    有了第一次后面的就不难了,可是寺里的人发现不了问题,香客们却是发现了蹊跷。

    于是他就开始和那些富贵人家开始密谈,发展这交易。

    “你都不配当人师父。”

    悟空淡淡的说道,他有两个师父,第一个师父待他如子,第二个师父待他如友。

    眼前这个他都不配师父这两个字。

    “我没有不配,我只是错在没有像你师父一样收个像你这么有本事的徒弟。”

    执迷不悟,冥顽不灵说的大概就是老方丈这样的人吧。

    悟空手上的阴火收缩着:“你继续说吧,后来呢你西厢房的那些都是你拐来的?”

    老方丈摇摇头。

    “不是,那些有的是被布下法阵的那人送过来的,有的是我们寺院自己养的,还有的是客人自己带来,但挑中西厢房的了,就把他的留下来了。”

    悟空听着,眨了眨眼:“停,那你怎么安排我师父住在西厢房。”

    老方丈脸上划过一丝窘迫:“也有的误入来的,我见颜色好若是赶上了这几日,我便将他留在西厢房,若是无人挑中算他幸运,次日便送他离去。”

    剩下的话不言而喻,他看上了玄奘的袈裟这是打算杀人越货呢。

    “那黑熊精为什么不自己去毁掉阵法?”山野精怪无法靠近?非得找和尚?

    老方丈正了正神色:“那少年的手下将法阵刻在了观音的莲台上面,像鬼怪妖魔但凡有点血腥气的都沾惹不得。”

    乖乖的回答问题:“那黑熊精,不知怎么善心起了可是他碰不得观音金身,只能是束手无策。”

    “那你们怎么就能碰的了?”

    悟空冷哼一声显然是对此有些不满。

    老方丈缓缓地开口:“因为我们是人呐。”

    “你们还算是人呐,老孙还以为你们早就做妖魔了呢。”

    善者不得近,恶者多庇护。

    真是可笑至极呀。

    “我这也是被逼的,如果没有那个法阵我也做不出这些事来。”

    老方丈开始推卸责任,这不是他的错,错的都是那个少年,他为什么要告诉他。

    “一派胡言,逼得?不是你起了这个心思,怎么会用这个法阵,我想当年他不止和你一个人讲了这件事。”

    悟空不屑道,金明墨被自己封了法脉又要考验人心,自然是会多告诉几个人,只不过只有这个和尚动了心吧。

    “再说逼得?他是拿刀子架你脖子上让你用了,还是像现在我这样拿火烤着你使了。”

    想给他家小孩儿身上泼脏水,美得你。

    老方丈脸上带了些癫狂:“就是他逼得,他诱惑我,他拿长生不老,长生不死诱惑我。这种诱惑没人能抵得住的。”

    五官扭曲,神色疯狂。

    已然是要疯掉的样子,可是悟空知道不会的,鬼魂是疯不掉的,三魂七魄具在他现在只不过是在装罢了。

    “正常些,你要是想不正常我不介意,帮你一把。”

    要不是想知道金明墨在里面到底做了些什么,扮了个什么角色他早就把这老和尚扔那块儿旱地里去了。

    谁还在这里陪他叽叽歪歪,听得头都要大掉了。

    “那个少年后面还有再来过么?”

    天快亮了,他要抓紧时间把莲台打碎了然后把这和尚给那些小鬼送过去。

    “有过一次,他是来看我的,他说‘果然都是佛口兽心。’”带有些苦笑,他也不想当这佛门败类呀。

    “他也就中间回来过这一次。”

    悟空听完,把手一攥就向着他们来的时候的那片旱地飞去。

    张开手:“这里是不是就是那些孩子的埋骨地呢?”

    “是。”

    老方丈回答道,一开始是他来这里抛尸,后来就有专门的和尚过来抛尸,整个寺院没有一个干净的和尚。

    悟空翻过手来,老方丈身影立刻被四面八方赶来的鬼童围住。

    当年如来是不是也是这样看他的,不,不对是不一样的。

    他从来没有想去伤害任何人,是他们先来招惹的他,他是在守护,而这个老和尚是实打实的在为祸人间。

    然而令悟空意想不到的是,那老和尚身上却是突放金光,将鬼童都排斥在外。

    悟空有些不解怎么会这样,护体佛光。

    呵,这么个畜生身上居然有护体佛光。

    眉眼都带着嘲讽。

    “哈哈哈,我给观音修了最大的观音禅院,他怎么会不庇护我,你看吧他们都拿我没办法呢。”老和尚笑的张狂。

    悟空冷冷道:“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我倒要看看你的这护体佛光能护你多久。”

    果不其然,那佛光在悟空说完这句话后闪烁几下,就被鬼童们冲破。

    观音禅院却是忽然起了火,想来是那些被八戒敲晕的和尚又醒来了,还不忘完成师父的任务。

    悟空看着下面嘶吼的老和尚,神色冷淡:“带着你的最大的观音禅院,一起从世上消失吧。”

    一挥手,狂风起,风助火势,火焰成龙。

    “你这样就让他死掉未免太便宜他了。”

    黑熊精不知道什么时候显出了身形,看着悟空。

    悟空转身:“怎么会?这些孩子怎么会这么轻易让他死掉。”

    黄沙漫土,阴风鬼气,这里终将是不毛之地。

    “你既然奉了,你主子的命令怎么敢违背。”

    悟空看着黑熊精。

    黑熊精一直板着的脸,终于带上了笑容:“我没有主子,我只是一个看着阵法的精怪。”

    不会有人在我这里知道是谁的手笔,你大可放心。

    悟空勾了勾唇角,看来也不算是个蠢蛋。

    “阵法被利欲熏心的人利用,我只是想找人停下这个,不想沾更多的因果而已。”黑熊精这也算是回答了悟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