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六十四章:觀音禪院(六)
    摩拳擦掌,悟空脸上带着笑。

    “这个邪法是谁布置的呢?”直接问了最关心的问题。

    老方丈别过头去,不说话。

    八戒抓着老方丈的手腕使力,看那意思大有将老方丈骨头捏碎的意味。

    ‘咯吱咯吱’的声音在偏殿里响起。

    “我说我说。”像老方丈这样的人,活的越长越是惧怕死亡和疼痛,更何况八戒也是真的下了死手了。

    “是一个少年,他带着人在这里布下的阵法,还派了个黑熊精在这里守着。”

    老方丈慢慢的开口。

    悟空盯着方丈:“你在说谎。”

    黑熊精去找师父毁掉莲花宝座,不管背后是什么目的至少表现来看是想毁掉这个血腥交易的源头的。

    八戒见状手上加力,老方丈疼的哎呦哎呦的直叫唤:“没有说谎,不敢说谎松手,松手。”

    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从头顶渗出。

    面皮都有些不稳。

    “那黑熊精的事情,你讲讲要是和我知道的不一样。”

    悟空从耳朵中抽出金箍棒,颠了颠,棒尖指着老方丈的鼻尖,不出意料的看到了老方丈惊恐的眼神。

    “是是是。”

    哆哆嗦嗦的声音,贪生怕死,也只有贪生怕死才能在这儿运行这条交易。

    “那黑熊精,是被少年指派到这里来看着法阵的,只是近些年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想找人毁掉法阵。”

    说到这儿老方丈也疑惑,他以为妖精都会是对大王命令,誓死执行的那种。

    沙僧看着老方丈,眼睛里有些东西滑了过去,那个景象是。

    “是小师弟,是小师弟布下的法阵。”

    沙僧一口咬定他看到了。

    “不可能。”

    悟空矢口否认。

    八戒一听也是一愣,手里一松,老方丈就脱壳一般冲了出去,一边跑一边高呼:“来人呐,有人相对大殿动手。”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那断人长生路,可真是百死难逃其咎了。

    屋外的大小沙弥,富人,官爷,妇人,小姐闻声都涌了进来。

    老和尚如泥牛入江,混入其中。

    悟空眸光泛冷,杀意四起。

    这些本就不算是人了,他杀了应该不会被师父怪罪吧。

    “师兄,你打算做什么。”

    八戒拦住悟空,拦腰抱住悟空。

    不管怎样,他们西行都不能杀人呐。

    “你滚开,不然老孙连你一块儿杀。”

    后肩向后一撞,顶开八戒。

    悟空手上一弹,殿内之人全部丧命,生魂离体立刻就吸引来不少小鬼。

    “丢掉的长回来,死掉的活过来。”

    无数的童音响起,厉鬼怨魂撕咬着上来。

    悟空手一抓把老方丈的鬼魂抓了过来,冷着脸看着殿内。

    佛门境内,人间炼狱,莫过于此。

    “老沙,你过来。”

    低沉的声音响起,沙僧踱着小步过来。

    “大师兄。”

    小心翼翼的喊道,他是性子直,但是他不傻大师兄现在明显心情不太好。

    悟空手里攥着老方丈的生魂,脸贴上沙僧看着沙僧的眼睛:“我说不是,就不是记住了吗?”

    人心都是偏的,这件事悟空不会再查下去,但是他也不会放过手里的这个老方丈。

    甚至那个黑熊精,悟空也不打算放过。

    斩草除根,杀人灭口,这一套没有什么比他这个妖王更熟练的存在了。

    “可是,”沙僧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八戒捂上了嘴。

    八戒瞪了沙僧一眼,对着悟空讪笑道:“我们两个都不会乱说的,保密绝对比蚌壳还要紧。”

    龙有逆鳞,小师弟就是大师兄那儿不能碰的逆鳞,不管中间有什么事情,现在他们都只能是和小师弟一条船上的海盗。

    “丢掉的长回来,死掉的活过来。”

    一个小鬼头走到悟空脚边,扯扯悟空衣服。

    悟空蹲下身子,摸摸小鬼的头:“等我用完了就带着他去找你们。”

    小鬼头眼巴巴的看着悟空,思考过后点点头,这个人不像是会骗他的样子。

    小鬼头带着一帮小鬼再次加入,这场死亡盛宴当中。

    丢掉的脸他们要找回来,死掉的大人他们会让他们活着的。

    在怨气没散之前一个都跑不掉。

    “你们两个去西厢房守着师父。”

    悟空吩咐道,吩咐完自己纵身一闪带着老方丈的鬼魂不见了踪影。

    “二师兄,这事要告诉师父吗?”

    沙僧挠挠头。

    八戒一个脑瓜崩弹沙僧头上:“是不是傻,这件事就烂在肚子里,告诉你但凡有什么小师弟的事情,你就闭嘴。”

    他可是要取经的人,不想死在半路上继续去历情劫了。

    悟空带着老方丈去了一处,安静的地儿。

    手心上放着阴火烤着老方丈。

    “现在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否则我让你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悟空已经是在骗老方丈了,罪债满身的老方丈哪里还有转世的机会。

    从悟空这儿出去,就会被小鬼们撕吧掉。

    “我说,我一定说。”躲着阴火,老方丈一个劲的蜷缩着身子。

    “那个少年说要和我玩个游戏,他说这个法阵可以在每隔十年的八月十五运转,只要一个老者带着孩子进去,老者就可以重获生机。”

    老方丈说的极快,生怕悟空一个不高兴炼化了他。

    “但是孩子会死去,相当于以命续命,他说这个事情只告诉我一个人,这个法阵要不要用就是我的事情了。”

    越说声音越小,这么些年以来他能心安理得的用这个法阵收敛钱财,残害孩童不过就是起的心思是让这个少年担着因果。

    悟空脸上是嘲讽的笑意:“所以你就用了?”

    金明墨啊金明墨人心哪里是经得起你这么考验的。

    “我本来也不想的,因为那时候我也才三十出头,可随着年老体衰和死亡的越来越近,我想起来年轻时那个少年说的话。”

    老方丈说到这里有些悔恨,但更多的是怨恨:“如果当初他告诉的人不是我该多好,他为什么要告诉我。”

    鬼魂是没有泪水的,老方丈想哭却没有泪水流的出来,不会有泪水洗刷罪孽的机会,死去的人也不会原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