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六十二章:觀音禪院(四)
    黑漆漆的夜里,连玄奘的光头都反不出来光,可是那肉眼凡胎的和尚就是能猜到两人在搞小动作。

    “你们两个背着为师做什么呢?别以为做师父的看不到就可以,私下交流。”玄奘把手放在两人肩膀上,低下了头。

    “师父。”两人同时低呼一声,玄奘抬起头看着两人呲出一排小白牙:“别怕,没问题的。”

    抖抖身上的小僧袍,要不是这个寺院的事情,他都要想不起来这身僧衣的来历了。

    双手撸了撸自己的小光头,这个小衣服还挺有用的。

    悟空和金明墨松了口气,刚刚他们是见到这个寺庙奇怪的地方了,两人都能应付的了。

    但他们师父这时常乱跑的,出点什么事回救不及可就不好了。

    “师父,你怎么知道这衣服管用的。”

    金明墨有些好奇。

    玄奘下唇包住上唇,向下弯了弯嘴角,眼睛向左边看了看,双手勒着自己脖里的小佛珠,泱泱的说道:“你们真以为我和这方丈一次眼睛都没对上么?”

    白天的时候,他是先听到的童谣,这种童谣一听就是很诡异,于是他就心里有了提防。

    “唉,都怪为师过分的倜傥,那方丈大概是看上了我的脸。”

    拍拍小光头,一脸无奈,可手明显是得意的都在转圈圈了。

    悟空咂咂舌,看来师父今天玩的挺开心呀。

    “他的脸都是别人的?”

    “你看不出来吗?为师今天和他相处了一天,他脖子和脸接合处好像没贴好。”玄奘以为悟空火眼金睛早就看出来了呢。

    悟空翻了个白眼:“火眼金睛是拿来看原型的,不是拿来看外表的。”

    所以一个老和尚,他为什么要去看他的脸,要是个好看的姑娘,他看看也就看看了。该死的,又被师父带沟里去了。

    “那就难怪了。”

    玄奘摊摊手,谁让悟空审美最好,那方丈好看是好看,但是组合太怪了。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

    金明墨去拉开房门,外面站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沙弥,双手合十,见到金明墨后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玄长老睡了么?”

    沙弥问道。

    金明墨没答,而是意味不明的盯着沙弥:“你有什么事?”

    沙弥听到问话明显迟疑了一下:“我师父说让我来找玄长老借白天借的袈裟一观。”

    屋内的悟空和玄奘听的一清二楚。

    玄奘大概感受了下悟空的方向,摇摇头。

    这袈裟可是他玩游戏的小道具,他喜欢玩游戏但是也懂得不给徒弟们添乱子。

    悟空冷哼一声,拔下猴毛吹了口气,手上一闪出现叠的方方正正的袈裟。

    走到门口,捧着袈裟:“那你们可仔细了,这袈裟金贵着呢,出了事你们可担不起。”

    老孙的猴毛可金贵着呢。

    “一定一定。”

    沙弥双手接过袈裟,捧着向方丈住处走去。

    “铃铛,你守着师父。”悟空交代道。

    金明墨点点头:“那你快去快回。”

    红孩儿的小火龙只能护住他自己,师父就只能靠那小袈裟了。

    悟空点头,化成一个小虫子跟上沙弥。

    沙弥敲敲门。

    方丈出来开门,把沙弥拉了进去,还四顾的看了看,悟空就顺着飞了进去。

    “他那两个徒弟都在吗?”

    方丈抱过袈裟来,掌着灯细细的观看着。

    “在是在,不过和师父您说的样子有些差别。”

    沙弥挠挠头,一脸的踌躇。

    方丈不在意的摆摆手:“在就行,这人呐对人的看法都有差异,你觉得不像也正常。”

    另一只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摩挲着袈裟:“果真是个宝贝呀。”

    悟空心中冷笑,能不是宝贝么他身上的猴毛哪个不精贵着呢,八卦文武火,仙丹仙桃,还有铃铛的法力淬炼他身上哪个地方不是宝贝。

    方丈招招手对着沙弥,耳语道:“你去让人到西厢房那边架上柴火,泼上油。”

    “师父?你?”沙弥一惊。

    方丈直起身子来,狠狠地一手劈了下来,满面狠厉:“斩草除根。”

    悟空倒是不意外,看这和尚的样子他都能猜的到这和尚打算做什么。

    可以确认的是,这个和尚真的就是一个会换脸续命的老和尚,其他的什么都不会。

    感受不到鬼气森森,感受不到铃铛的火龙,也看不到寺内的大小事情。

    那问题根源就不在老和尚这儿,那这线索又断掉了。

    那个黑瞎子肯定知道什么,可是现在找不到人。

    在老和尚这儿也听不到什么消息,悟空就直接使法子回了西厢房。

    “铃铛,师父。”

    “哥,你回来了,正好那个黑..熊精也在这儿。”差点就叫成黑瞎子了,金明墨临时拐过嘴来。

    黑熊精看看悟空:“原来你是大师的徒弟。”

    悟空一脸懵看向玄奘,他师父又做了什么他怎么有点看不明白了。

    玄奘高深莫测的坐在床上,双手交合,背念着佛经。

    金明墨见悟空看过来,也是摇摇头他也不清楚。

    “你找我师父做什么?”悟空问道。

    黑熊精,双掌相合:“阿弥陀佛,我来找大师解决掉这寺庙里的一切。”

    “那你和我说就好了,我师父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看到玄奘偷偷给的眼神,悟空嘴上就开始吹师父了。

    黑熊精瞥了一眼悟空:“这事儿只有大师能做。”

    黑熊精单膝跪在玄奘跟前:“大师,你只要到了观音禅院的大殿上,将观音像的莲台打碎,这里一切都会变回原样。”

    玄奘睁开一只眼睛,看着黑熊精的发顶,傻东西,我怎么会去做这种事情呢。

    闭上眼睛,不说话。

    “大师?”

    久久等不到玄奘回应的黑熊精,疑惑地看向玄奘。

    鼾声响起,至于真假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黑熊精脸色极其难看的走了出去。

    悟空和金明墨关上房门,凑到床跟前。

    “人走了,别装了。”

    悟空拍拍玄奘。

    玄奘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下来伸伸腰:“可算是走了,坐的腿都有点麻嗖嗖的。”

    蹦跶蹦跶腿,抻抻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