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五十八章:撞天婚(四)
    次日,天光放亮,高宅大屋已经变成了幕天席地。

    悟空伸伸懒腰,舒展四肢从树上翻下来。

    咦?

    悟空蹦跶到八戒身旁:“真是稀奇了,你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

    八戒虚假的大笑了两声:“稀奇吧。反正和你想的不一样是吧。你是不是认为我会被教训一顿。”

    一句句都问在悟空的疑问点上。

    “我就不告诉你,你猜去吧。”

    八戒冲悟空翻了个白眼,继续给白龙马刷毛。

    悟空撇嘴:“你不说我就去问师父。”

    他可是听到师父的门也响了,转身打算去找玄奘。

    却发现玄奘也一副意外的模样。

    金明墨睁开惺忪的睡眼,扯下身上的衣服穿好:“阿嚏——”果然是病了,头有点疼,鼻子也闷闷的。

    孙悟空也就不关心八戒这桩事了,反正师父肯定能把该问的问出来。

    从楼家兄弟俩准备的药箱中找出熬好的药丸,给金明墨递过去。

    “你真是比师父都脆弱。”

    “明明是你不给我开法脉的,现在还怪我。”

    把药丸和着水,仰头灌下去。

    “你说今天讲给我听的。”两眼亮晶晶的看着悟空。

    悟空当然是说到做到,八戒不说,师父挺着不问他也有办法。

    拔了下脖子后侧的一根猴毛,轻轻一吹:“悟空七十二变,变—”

    旋身,带有鼓点节奏的敲了敲左手手肘和手腕流光一闪。

    出现昨晚场景,包括玄奘和沙僧做了什么。

    悟空也好奇于是师徒四人排排坐,看八戒昨晚做了什么。

    夫人把三个姑娘叫了过来后,听八戒的建议摆上了喜宴。

    家丁,丫鬟端着餐食穿花过巷,摆上吃食,酒水。

    几人在席上是谈笑晏晏。

    八戒一张嘴哄得夫人是笑个不停。

    八戒还和其中一个姑娘和着交杯酒脸上带着笑容,不是那种花痴的笑而是那种欣赏美人美画的笑。

    欣赏流连但是却不留恋。

    酒过三巡,谈兴正浓。

    夫人问了个问题:“你说我让哪个女儿嫁给你呢?”

    八戒环着怀里的人,闻言抬头:“喜宴都吃了自然是都要。”

    “你这心可真够花的,分一个两个给你的师兄弟或师父的多好呀。”

    夫人惋惜道。

    八戒微微一愣:“娘,你这话就错了,没有一颗博爱的心我也没办法去取经。”

    摊摊手,吃着怀里人递上来的葡萄。

    “不行,我女儿不能都给你,这样吧你来撞天婚,撞到哪个我就把哪个嫁给你。”

    夫人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红绸子,拧成一条要给八戒绑眼镜上。

    八戒伸手挡住:“夫人,这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睡觉了。”

    酒足饭饱就该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路呢。

    夫人变了脸色:“你什么意思。”

    八戒站起身,摸摸肚子,脸上是惯常的官场假笑:“夫人的招待,八戒很满意三位娘子八戒也很满意。”

    “你这是在耍我不成。”夫人一拍桌子,双目一瞪怒道。

    八戒挑眉,打了个响舌:“哎呀呀,夫人这是说的哪里话。”

    整理整理衣服:“这做夫妻呢,有从小定下的娃娃夫妻,有半路夫妻,也有一夜夫妻,我这不过是和三位娘子做了半夜夫妻么。”

    夫人气的脸都发白了,指着八戒鼻子,手指一颤一颤的:“好,好,好你个猪八戒你够像样子。”

    一招手带着三个姑娘离去,气势冲冲。

    八戒却是去马厩里去给白龙马刷了半夜的毛。

    悟空把猴毛一收,放回去。

    四双疑惑地眼睛看向八戒,这可和八戒的性格不一样呀。

    “你们看我做什么?”

    八戒放下刷子,准备洗洗放好了塞回行李中去。

    “阿弥陀佛,为师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玄奘双手捻动着脖子里的小佛珠,看来昨晚不该走的,都怪小沙宝宝太胆小。

    悟空也过去拍拍八戒肩膀:“做师兄的感觉你很厉害。”

    至少他大哥牛魔王做不到这一点。

    他是没什么感觉,虽然那三个菩萨幻化的不辣眼睛,但不在他喜欢的范围之内呀。

    “嘿,你这才有点天蓬元帅的样子。”

    金明墨一点也不委婉的赞扬道。

    “你说对了。”

    这才有些他以前的样子,可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轮回千百世,有过无数次的爱与别离,可他最终想的还是广寒宫里的那个人。

    玄奘看着八戒摇摇头,有些事情旁人是劝不了的。

    但终有一天是可以看明白的。

    悟空去牵白龙马准备上路了,八戒学到了什么他们是不知道,但可以确认的是八戒在慢慢的变好。

    这是他自己愿意变的方向,没有人逼迫他,是他自己给自己的选择。

    终有一天他们都可以自己做自己的选择,不再被赶着向前走。

    西方有祥云飘忽而至。

    玄奘微微弯了下腰,表示行礼了。

    师父行礼都这样了,徒弟们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悟空看了一眼,点点头这边算是打过了招呼。

    “我等昨日幻化于此考验尔等。”

    观音为首,普贤文殊等为辅。

    “玄奘对答有余却是满嘴谎言,悟空和铃铛两人天生没有情根自是六根皆是清净,沙僧虽不善言辞,却也做了表态。”

    顿了顿,就剩下了八戒。

    “八戒,虽过色戒却不是不近女色而是另有他意。”一想到以为能教训一个了,却被耍了的事情,他们就感觉到尴尬。

    玄奘调皮的眨眨眼:“但至少我们过了不是么?”

    对八戒来说,能把吃的放在美色之前已经不容易了。

    “是的,你们合格了。在日后的取经路上,还需要你们同心同德,共渡难关。”观音淡淡的说道。

    努力让自己神色无恙,至少不能表现出现尴尬的意味。

    “这是自然,只要你们下次别半夜把屋子弄走就好了。”

    悟空凉凉的说道。

    这还是玄奘身体好,不然这一路上带两个病人这可真是够难过的。

    观音看了眼铃铛:“不会再考验你们了。”

    自取屈辱什么的不会再有了。

    八戒无辜的看着菩萨们,是你们自己没看出来关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