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四十九章:心箍断
    悟空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你可真是够倒霉的撞上这么个和尚。

    玄奘一脸无害的看着悟空。

    “师父,如果是我带上了那个紧箍儿犯了错你也会这样吗?”

    这个和尚的心和金明墨太像了,心无善恶唯有结果。

    悟空在手心里轻轻转动金箍棒,他在想他需不需要现在就解决掉这个和尚,一个金明墨就足够了,不需要再有第二个。

    “我在猜悟空你是想杀掉我对不对?”

    玄奘大大方方的站起来走出悟空画的圆圈。

    “可是你不敢,你怕你会害了你想见的人。”

    玄奘面带笑容,慢慢走向悟空:“你害怕他们再降罪于你的花果山,你还害怕你再被关回五指山。”

    玄奘脸上的笑容逐渐疯狂:“观音说你是妖王要我对你小心些,可在我看来你早就被他们驯养的服服帖帖了,你不敢反抗,你也无力反抗。”

    悟空眼中燃起怒意。

    “看看吧,你现在对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和尚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你算什么妖王,紧箍儿为什么不给你戴,是因为我认为你不需要戴。”

    玄奘面带微笑的闭上眼,一脸的沉醉,他喜欢这种刺激人的事情。

    尤其是激怒孙悟空特别好玩。

    看着一本正经的人慢慢的疯狂极其的有成就感。

    悟空手中如意棍一番直接向着玄奘敲去,什么和后果他不在乎,花果山他已经为他付出过代价,铃铛他自认已经做到问心无愧。

    玄奘转身微笑的看着悟空的金箍棒向着他的天灵盖敲过来。

    果然他这个徒弟本该就是这个样子,这个样子多耀眼多令人感到自豪。

    一棒落下枷锁尽散。

    “喂,老沙。师父和大师兄睡过去这么久都没动静不会出什么问题吧。”猪八戒蹲到沙僧旁边问道。

    “二师兄,不会有问题的。你问过我好多遍了。”

    圆头圆脑的小和尚回答道,手里继续装着清水。

    八戒撇撇嘴真是一点也不可爱,白瞎张这么可爱的一个外表了。

    溜溜达达的去看着在草地上躺的横七竖八的两个人。

    “臭猴子,真搞不懂师父为什么这么钟意你。”捏了捏自己脸蛋:“论皮相老猪也不比你差呀。”

    踹了踹悟空,没想到悟空一个惊坐弹起。

    吓得八戒向后一个踉跄,搞什么臭猴子。

    悟空可没工夫搭理八戒,摇了摇玄奘:“师父,师父你醒醒。”

    拍了拍玄奘的脸。

    “完了完了,大师兄师父呼吸好像没有了。”

    八戒把手放到玄奘鼻子底下探了探。

    悟空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双手,他杀死了师父。

    “哈,被骗了吧。”

    玄奘蹦起来就要跑。

    “师父。”“师父。”

    两个生气的怒吼声。

    “呀,徒弟生气了,哇。”

    玄奘溜的非常快。

    蓝天白云,吵吵闹闹,还有一个小大人在湖边打着水。

    这取经路可以说是真的有意思极了。

    八戒和沙僧谁也不知道,他们大师兄到底经历了什么,只知道那天之后他们大师兄似乎有点变了,又似乎还是那个样子。

    “师父,那个魇魔被你玩死了?”

    八戒贼兮兮的凑到玄奘身边问道,八戒没有变猪头玄奘允许他变幻法相,不害他人为什么不可以呢?

    玄奘白了眼八戒:“死不死的多难听,为师是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吗?我佛慈悲。”

    装模作样的双手合十的祷告。

    “八戒,跟我摘果子去。”

    悟空招呼八戒。

    “摘果子你自己不行吗?还要叫上我。”

    嘴上抱怨着人却是听话的跟着走了,臭猴子生气欺负人的时候,师父都不管他的。

    不得不说那幻境是十分真实,甚至知道东西还不少。连悟空每天急着赶路要见的人都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从幻境来看那个小孩儿明显很有趣。

    双手拨弄着胸前的佛珠,快点来吧小徒弟。

    “师父,小师弟一点也不好。”

    圆头圆脑的小沙僧蹲在玄奘身边,小声嘟囔着。

    玄奘揉揉沙僧的小光头:“讲讲。”

    “当年大师兄闹天宫,一半都是小师弟在一旁煽风点火闹的。”

    沙僧愣愣的直言道,他是算到过大师兄闹天宫的结局的烽火漫天,神不神,妖不妖那时候离把天捅个窟窿就差一步之遥了。

    大师兄曾经差点毁掉全部,天上,地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师兄最后没那么做。

    “你知道的,我喜欢玩。”

    小徒弟这么有趣呀,不枉他天天和悟空玩耍呀。

    “悟空。”玄奘喊道。

    “什么事呀。”

    悟空回道,在树叉上摇着果子。

    “臭猴子,你摇慢点砸到很痛的。”

    树下的八戒抱怨道。

    “什么时候见到你弟弟呀。”

    玄奘声音传过来。

    “快了,等见到白骨精就到了。”

    悟空踹着枝丫把果子都晃下去。

    臭小子说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他,希望是个好礼物。

    翻身从树上跳下来,勾住八戒脖子靠在自己肩头上:“走了,去给师父果子吃。”

    另一只手从八戒前袍兜着的果子中,抓了一把。

    玄奘托着腮趴在行李箱上,箱子上摆着一个地图图纸玄奘研究的入神。

    悟空把果子递了几个过去。

    “你怎么对我弟感兴趣了?”

    “小沙宝宝说的,我感觉你弟弟很有趣。”

    玄奘从小人书里挣脱出来。

    “有时候你们会玩到一起去的。”

    悟空笑道。

    “从梦里出来之后你变了许多,感觉怎么样?”

    玄奘看着悟空,一脸的好奇。

    “很棒,你是个很棒的师父,我很庆幸观音大士找到的是你。”

    换做其他人,可能他永远不会知道,紧箍儿不止箍在头上还是箍在心上的。

    “这话,我喜欢听。快你过来看看地图我们现在是在这儿,离你弟弟还有多远。”

    玄奘指着地图问道。

    悟空无赖的眨眨眼:“我不会看地图,我也不认路。”

    “不是吧,你不是齐天大圣来这吗?”

    玄奘认为悟空这是在耍他。

    “是呀,我是齐天大圣,不是寻路大圣,每天都是飞来飞去的,不是跑来跑去的怎么会认识路呢。”

    悟空一边说,一边伸出了两根手指做飞和做跑的样子,说完还翻了个白眼给玄奘。

    “不认路啊。”

    他当初要是认路怎么会跑到兜率宫,怎么会转不出天宫咧,认路没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