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四十七章:紧箍戴谁头上(上)
    阳光正好,青山绿水,高树盘草,春意盎然。

    玄奘面朝着太阳微微仰着头,闭着双目,张开着双臂享受着天地的赐予。

    悟空大咧咧的直接坐在地上,褐裤长靴,上身是墨绿色的小布衫,外罩褐色小夹衣,系着红色丝巾调亮整个衣服体系的色调。

    红色的小头绳在脑后扎了个小辫子不是高马尾,只是把猴毛都归整了起来,看得出来悟空的衣品搭配还是蛮不错的。

    悟空半曲着腿把手搭在上面,眯着眼看着玄奘的背影。

    他的感觉应该没错,这个和尚就是有点神经兮兮的。一般妖精才这么喜欢自然从草木之中修炼,从日月精华中修炼,但如果他没看错他应该是个人吧。

    “师父,太阳越来越大了你要不要找个地方避一避。”

    他没记错的话人都很脆弱,就跟他弟封了法脉之后三天两头生病一样。

    “避一避呀,你不觉得黑一些比较男子汉一些吗?”

    玄奘扭过头来看着悟空询问道。

    “师父,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悟空歪歪头一脸乖巧。

    玄奘想了想还是点头,确认没错,黑一些的确很男子汉。

    悟空上下打量了玄奘一番,左手掐成剑指转了个小圈,一指玄奘。

    “悟空七十二变,变——”

    木色和白色交错的僧衣上面顶着一颗黑的发亮的头,只能看到两个白眼球。

    “师父够不够黑呀。”

    悟空一脸的得意,要黑还不容易手指一指比晒太阳容易多了。

    原来现在的人审美是这个样子的呀,打了个响指变成一只从头黑到脚的猴毛猴子。

    玄奘有些难以接受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以及手臂甚至还向自己僧袍里面看了看。

    不过又看到悟空这个模样不由得开心了起来。

    “趁着天还没黑我们赶紧到有人烟的地方去,避免晚上露宿荒郊野外的。”

    乌漆墨黑的手抓着金光灿灿的锡杖,瞪着两个小白眼,呲着一嘴小白牙,这画面格外的辣眼睛。

    悟空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

    玄奘笑的是可开心了。

    悟空总感觉毛嗖嗖的,蹦跶两下回头看看玄奘,还是笑的这么神经,对了就是这个笑不对劲,到底是什么事这么好笑让他一直笑。

    “师父,你笑什么呢?”

    蹦到玄奘面前,一张浑然的黑脸怼到了玄奘眼前。

    玄奘一脸慈爱的笑,摸摸悟空的狗头,不对,猴头。

    “没什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在黄昏时分,两人总算是进到了村庄里。

    只是两人一路走来,那是人奔狗嫌。

    不过看热闹看稀罕物终归是人类的一大爱好,两人身边虽然空但是外面的围观群众是人不少。

    对着两人是指指点点,有挎着菜篮子的大娘有啃着手指被父亲架在脖子上的小孩儿。

    悟空一脸愤怒的看着玄奘:“这就是让你乐了一路的原因。”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哪里有黑成他们这个样子的。

    玄奘摊摊手,耸耸肩:“不,是你现在这个反应才是我乐的目的。”

    悟空生性凶残被山压了这好些年,现在又被人这种看稀罕物的样子指指点点,这火是自心间烧上眉梢。

    耳中取出如意棒,转了棍花,眼中杀意尽显:“我这宝贝五百年来未沾血腥,今日就拿你们来开器。”

    玄奘哪能让悟空这么玩下去:“哎呀呀,我就说你是山野精怪,非骗我说你是什么齐天大圣,果然我放你出山你就在这里准备大开杀戒。”

    玄奘这风凉话吹得悟空是火愈发的旺,棒尖一指:“和尚闭嘴,都是你的事,老孙早就觉得你笑的有鬼,只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大胆,居然敢戏耍我。”

    长棒前行,直指玄奘。

    玄奘面不改色:“救你出山时一口一个师父,如今没用了就变成和尚了,就知道你是个和尚念完经就不要和尚的人。”

    甚至最后还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悟空简直都要被他给气死了,一甩手,金箍棒攻击方向躲开了和尚所在地,悟空一踩地直接驾云飞走了。

    玄奘被村民们封为上宾。

    白云悠悠,微风和煦。

    “悟空,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随取经人西行去了吗?”

    观音本是想起未给玄奘紧箍咒,来送緊箍咒的。

    没想到却是把悟空碰了个正着。

    悟空看到观音后从云上坐起:“观音大士,你这是从哪里寻来的宝贝和尚,他简直比老孙还要顽劣。”

    变回原样的悟空噘着嘴,散发着别理我,我已经是个废猴子的气息。

    观音我也不知道我师兄下了一次凡间就变成这样了。

    “他可没有你顽劣,你犯下的罪行....”

    “行了行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悟空坐在云上一手摆着示意观音停止。

    观音想了想自己手里的紧箍咒,其实他感觉这个紧箍咒比较适合给他现在的师兄戴上。

    “那你现在这是不想去取经了?”

    “这倒不是,我只是想吹吹风想想以后怎么和这个和尚相处。”

    悟空摇摇头,他既然答应用这个还恩情就不会半途而废,更何况前行还有铃铛,单是为了铃铛那体弱多病的事儿他也得走到西天呐。

    “你能这样想自然是最好的,悟空你是天产石猴无人教养,如今有人肯教你你可要珍惜呀。”观音劝道。

    悟空笑了笑:“观音大士,你真的感觉悟空跟着他能学好吗?”

    如果悟空有接触到后世文化的话,现在就该知道这时候该骂的那句话叫妈的智障。

    也不用观音回答悟空自己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其实这个和尚不说话的时候是有点世外高人的感觉的。”

    观音见悟空在这儿自己开导自己,就驾云离去了他还紧着送紧箍咒呢。

    夜晚,悟空顺着自己离开之前给玄奘打的标记找了回来。

    奇怪明明就是就是这里怎么看不到人。

    “施主,你是在找我吗?”

    碰的一声,没错这是两人头撞头的声音。

    玄奘倒挂在房梁上,双腿搭在房梁上头朝下,双手合十于胸前。

    悟空这撞了一下后是被吓了一跳,这邪门的和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

    玄奘现在全身还是黑漆漆的,被撞了之后瞪圆了眼露出白眼珠,呲出标志性的一排小白牙,给悟空亮了个相。

    “师父,你就这样光溜溜的跑出来了。”

    悟空愣在原地手足无措,是真的拿这个神经病没辙了。

    “施主,小僧没有出来。”

    说完闭上眼睛小白牙也收了回去。

    悟空‘啪’的打了个响指,和尚白净了回去。

    还好这个和尚还要点脸,身上穿着衣服,只不过这衣服怕不是从污泥沟里捡回来的,黑乎乎黏哒哒的贴在身上。

    这和尚可真是个狠角。

    悟空扭头就走。

    “喂,不是吧,你这样逗逗就生气了。”也没看见玄奘怎么扭得身子直接坐在了房梁上,朝着悟空喊道。

    “给你打水洗澡呀,你要这样睡觉吗?”

    悟空简直就是这劳碌命,金明墨在身边时伺候金明墨,现在换了个人还得伺候着。

    “快去吧快去吧,我等着你。”

    玄奘笑眯眯的摆手轰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