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四十一章:定居白骨岭
    县老爷一听气的脑子都要炸了,一拍桌子震得手生疼:“老爷我倒要听听你是怎么吓死老爷我的。”

    金明墨好整以暇道:“那你可听好了,这雾玥山都是我的地界,我铃铛大王还吃不了你们一顿饭。”

    楼御月师父你认为你这嫩的跟娃子一样的脸能让他们相信么?

    楼望舒木着脸。

    听完金明墨的话后,全府衙的人笑的横肉乱颤。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娃子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金明墨哪里被这么嘲笑过即便是天宫那些神仙也没敢笑他的:“阿望,让他们闭嘴。”

    楼望舒听命之后,眸光一冷,手上掐诀:“封。”几道金光从掐诀的手指中流窜飞出,进到那些人的咽喉处。

    笑声立刻就停了下来,金明墨这才心气顺了下来。

    看着这些人变得惊恐的眼神,金明墨得意的扬起头来却不想这时木叉惠岸到此。

    “铃铛,观音大士让你下凡是来欺男霸女的吗?”惠岸一脸严肃。

    金明墨小声的辩解道:“没有欺男霸女,是欺男欺女。”

    惠岸眉目一瞪:“还在这里狡辩。”

    金明墨挠挠头笑了起来:“不说这个了,惠岸二哥哥亲自走一遭不会就是来骂我的吧,还是先说正经事吧。”

    惠岸叹了口气摇摇头真是拿他没办法,他拿三弟没法子拿他认得兄弟更是没法子。

    “是观音大士算到的,观音大士说你在修成正果之前不能只留在一个地界,轻则是你缠绵病榻,重则是你方圆八百里寸草不生。”

    惠岸交代道。

    “哇,不是吧,这么恶毒。”金明墨巴得就弹蹦了起来。

    惠岸狠狠地打了金明墨一下子:“记住轻的罚你的那个是观音大士防止你偷懒弄得,重的是你哥孙悟空给你安排的。”

    怕你被诸天神佛囚禁起来,他找不到你,也不想想诸天神佛囚禁一个这臭小子做什么,留着大闹一次西天吗?

    “你瞎说,我哥才不会这样做。”他哥才不会拿周围东西撒气,他哥都正面打的。

    “信不信随便你,还有观音大士说了你必须要在你哥出山前赶到流沙河附近去,等着你哥来找你。”惠岸公办公事的嘱咐完。

    “看在兄弟的份上我给你画个大概地方你去白骨岭,在哪儿等着正好。你这俩徒弟到时候不能跟着你去取经记住了。”

    惠岸叮嘱道,带着这俩徒弟也不知道这位爷是给人当徒弟去了还是做大爷去了。

    “好好好,我记下了行了吧。白骨岭。”这个地方略微有点儿耳熟呀,金明墨一时间想不起来索性也不想了。

    惠岸驾云离去去追观音大士,金明墨也不在这里和这县太爷掰扯了,带着两个小徒弟赶赴白骨岭。

    这白骨岭,白皑皑骨森森冻得金明墨直打哆嗦。

    涕汾是一个接一个,鼻头都擦红了。

    “最好别让我知道惠岸在骗我。”三人这是从云头上过来的,自然是舍弃了马匹现在只能靠脚走路了。

    楼御月扶着他家师父,枉他熟读西游记却猜不到他家师父是个什么身份。

    孙悟空的弟弟别开玩笑了,哪个版本孙悟空都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弟弟论亲族红楼梦里倒是有块儿石头。

    可要问师父的话,他怎么解释自己知道对方不是孙悟空弟弟的事情。

    算啦,不想了,弄不清就弄不清好了,西游的故事万万千,未知的事情千千万哪能都知道呢。

    “师父,你以后取经路上要吃的苦还多,你就全当提前适应了吧。”楼御月无奈道。

    “那时候的事那时候再说,快给我找找这附近有没有山府赶他们走。”金明墨坐在宽大的岩石上。

    他自从这次回到人间可算是体会到什么叫累了。

    “呦,我当是谁呢,三百多年不见怎么成这样了。”娇声娇气,暗香浮动,白衣墨发。

    金明墨看过去有些陌生但是好像很熟悉。

    来人见金明墨一副懵懂样子不由嗤笑:“怎么三百年前还能看得出我原身,三百年后怎么反倒不认识我了。”

    金明墨想不起来,楼御月却是在记忆里扒拉出来西游记剧情,白骨岭还是白虎岭来着有个白骨夫人,也就是比较有名的三打白骨精。

    “师父,她好像是白骨精。”楼御月道。

    金明墨恍然大悟,他知道是谁了。当年他卸了对方一条臂膀来着,现在他法力全失的事可不能让对方知道。

    楼望舒戒备的盯着白骨精,手指按在剑柄上随时准备长剑出鞘。

    “我和你们师父可是旧相识,怎么这么戒备的看着我。”白骨精缓步上来。

    “莫不是怕我害了你家师父不成?”如蛇跗骨贴到楼望舒身上。

    金明墨拨开白骨精:“三百年不见老毛病还不改。”

    “呵,我老毛病没改不要紧,你脾气倒是变好了不少。”白骨精玩着手指甲。

    金明墨一笑,变好了?

    “看在老朋友的份上,你从山头搬出去我就不大动干戈了。”

    一听这话白骨精脸色就变了,姣好的容颜是扑簌簌的向下掉粉:“争山头你还是拿些本事出来吧。”

    楼望舒打算出剑却是被楼御月按住了手,楼御月摇摇头并不赞同楼望舒出手。

    从腰身处抽出白骨锻造而成的软鞭,带着刚劲的妖气,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向金明墨。

    金明墨锁骨处的滕文一热身上金光大盛,直接将白骨精震开砸向山体。

    金明墨冷色道:“三百年前你斗不过我,三百年后也同样如此。”

    山风吹拂着金明墨的墨发,让整个人都显得极其的凉薄。

    但后面两个徒弟知道他们师父现在恐怕是忍着打喷嚏忍得很辛苦。

    白骨精从山体上把自己撑起来,这幅皮相算是坏掉了又要换新衣服穿了。

    “金铃铛你太过分了。”白骨精气的把鞭子扔掉,捶了下山。

    金明墨一脸无辜:“我早就说了不想同你动手,你早搬出去就没事了。”

    “搬出去我住那儿,你个混蛋。”白骨精现在也不用妖力了,就想直接掐死这混蛋。

    楼望舒手疾眼快,一剑砍下白骨精的爪子。

    白骨精和这师徒三个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白骨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金明墨给楼御月使了个眼色快过去哄哄。

    他和楼望舒就不要想了,老老实实站在一边。

    楼御月无语一个美人在这哭那是让人心生怜,一个骨头架子在这儿哭还要去哄那就是压力山大。

    “一个山上也不是只有一个洞府吧,你把主府让出来去客府住。”行了这话一说出来,白骨精哭的更凶了。

    眼泪从骨头缝里出来,从骨头眼眶里掉出来。

    金明墨哄道:“行了行了,别哭了我们住客府好吧。”

    白骨精这才收了哭泣,勉勉强强穿了一个人身。

    惠岸找到地方就是不错,方圆八百里到处都白骨森森整个一乱葬场,这下也不用担心悟空下的那个方八百里的法术了。

    生病什么的,金明墨表示忍一忍就过去了。

    这边算是在这白骨岭定居下来了,那边观音大士又行到何处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