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三十七章:人间历劫(二)
    猎户二人,肩上各扛着一头狼,右手拿着钢叉,左手里拖着一匹狼的尸体一路和金明墨边说边笑的回来在山脚的小屋。

    小屋是个木头搭盖的裹着些干草,想来只是一个临时歇脚的地方。

    金明墨推开木板门,迈过这门栏进屋去。

    一进小屋瞧见的便是四方小木桌上面放着小茶壶。

    桌子周边是围着的长椅,这长椅不如板凳宽,没有扁担长,虽然简陋但屋内打理的是倍干净。

    金明墨经过昨夜的狼狈也没再管脏不脏的问题了,直接坐到了这木长椅上。

    “铃铛小兄弟累坏了吧,你先歇着我们兄弟俩给你弄点吃的去。”钢叉靠着墙并排着放下,狼尸体也堆在一旁。

    其中一名猎户开口。

    金明墨拱手:“劳烦梁大哥了。”

    他也不想着去打下手,去打什么下手什么也不会做。

    另一名猎户坐金明墨对面,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水。

    自己喝了一口这才开口:“铃铛小兄弟。”

    “楼大哥什么事?”金明墨歪歪头,靠近楼猎户。

    楼猎户神秘兮兮的问道:“你是不是偷偷从妖怪府中跑出来的。”

    金明墨眨巴眨巴眼,一副你在说什么的样子。

    “不是我说,小兄弟你这长得也太好看了,我们附近那个妖怪没道理会放过你的。”楼猎户比划了比划金明墨的脸。

    金明墨摸摸自己脸蛋,一脸无奈。

    “楼大哥,那妖怪是男的还是女的,是男的放过我不就很正常了。”

    “是男是女不清楚,因为丢的好看的娃子有男有女。”

    楼猎户瘪瘪嘴,突然心情低落了下来。

    “楼大哥你怎么了?”刚刚还一脸八卦怎么现在蔫儿哒哒的。

    楼猎户突然眼泪就跟喷泉似的,往外涌。

    这可让金明墨有些束手无措,他倒经常拿这招吓唬悟空,还真没享受过这待遇。

    好家伙,七尺男儿,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当场落泪。

    说实话要不是这楼猎户长得还行,这场面都有点辣眼睛。

    “你别哭呀,你把话说说,兄弟给你解决好不好。”金明墨劝道。

    梁猎户带着一锅菜汤回来了,进了门先把汤放好也不安慰楼猎户。

    “他已经是老样子了别管他了,铃铛小兄弟你吃点东西,他哭一会儿就没事儿了。”梁猎户早就见怪不怪了。

    金明墨接过碗筷,吃着嘴里还问着:“梁大哥,楼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梁猎户翻了个白眼:“还能怎么回事儿,他婆娘作的呗。”

    他们这片有妖精,不是一年两年了。

    这楼猎户生的俊朗高健,娶了一外面媳妇。

    那媳妇也争气生了个胖小子,可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

    逢人就说自家小子长得好。

    出去扫听扫听谁家这里有好看的娃子不藏着掖着,她倒好大张旗鼓。

    那妖精在娃儿,十三岁时把人弄走了。那媳妇儿也天天的恨自己两口子天天掐架。

    这楼猎户也就这样时不时的在外哭上一场。

    “那距离那天到现在有几个年头了?”金明墨吹着汤,慢慢的吸溜着。

    “三年了。”楼猎户开口,嗓子都哭哑了。

    梁猎户给楼猎户也盛上一碗汤。

    金明墨现在对要不要跟两人回村子有些迟疑,万一他也被抓走了怎么办。

    对方是个吃人的,他岂不就嘎巴折了这儿了。

    摸了摸手上的金箍,要不拼一拼,他哥要是给他下护身咒了呢。

    “两位大哥你们看我够资格被妖怪抓走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好舍孩子套狼去了。

    “自然是够的,不过铃铛小兄弟这可去不得,这去了的孩子没一个回来的。”这下两人都劝道。

    两人开始苦口婆心的劝道希望打消金明墨的想法。

    金明墨却是铁了心了,一来帮楼猎户找找孩子二来他觉得与其在人间自己红尘漂浮还不如借此回到妖界。

    两人劝说无果,只得告诉金明墨现在还在狩猎期,要等到封山休猎的时候才会返回家里。

    于是三人就暂且先在小木屋里住下了。

    也是这期间,金明墨发现他身体似乎比之普通的凡人还不如三天两头的生病。

    整个人精神头都不太好了。

    冬天眼见就要到了,两名猎户准备返回村庄。

    金明墨身上是裹着狼皮大袄,没办法孩子身体弱。

    就捂着狼皮大袄,手都冰凉。

    随着二人回了村庄,金明墨没出三天就在夜里被人扛着跑了。

    金明墨浑浑噩噩的睁开眼。

    等了好几天总算是来了。

    身上的绳子绑的结结实实的。

    隐隐约约能听到外面的人说什么‘这个挺漂亮的’‘大王’‘掌眼’什么之类的。

    金明墨抿抿唇,他可不希望绑着睡一宿。

    “喂,有没有人呐,松绑呐。”

    直接喊了起来。

    “别喊了,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声音好听就打你一顿。”黄毛爆炸头,脸上顶着一块儿乌青胎记的小妖,踢了金明墨两脚。

    金明墨皱皱眉:“可是绑着恨痛欸,我也跑不掉你给我松松绑怎么了。”

    小妖蹲下身子看着金明墨嘿嘿一笑露出两排小白牙:“不行,你们人族诡计多端的我见得多了,你说不跑就不跑。”

    拍拍金明墨脸蛋:“老实待着等大王把你送走再说。”

    说完准备离去。

    “诶诶,你别走啊。”金明墨喊住小妖。

    “我一个人害怕你在这儿陪我聊聊呗。”这还俏皮着呢,下一秒。

    “你要不陪我,我可就喊一晚上,我绑着不舒服也不能让你舒服。”金明墨又撒泼了,一脸小得意。

    得意的双下巴都出来了,可见两个猎户把金明墨喂得多好。

    不过好在也就得意的时候有双下巴,平常的时候小脸瘦着呢。

    “嘿,你就不怕我。”小妖凑到金明墨眼前,两人是眼对眼鼻对鼻。

    金明墨扬扬头:“再丑的我也见过,你这不还有个人形么。”

    小妖微微拉开和金明墨距离:“那行我给你松松,你不能跑也不能挣脱绳子,我在这儿守着你。”

    “成,快点吧。”他这小身板可不比当年了。

    小妖双臂环过金明墨伸到后面去松了松绳子,松到金明墨一动这绳子就散的地步。

    金明墨又不消停了:“你这儿有没有保暖的衣服呀,你看这个天你们还是把我从被窝里掏出来的。”

    一身白色中衣,风一吹都刺骨头。

    “做妖怪可不能虐待我这种听话的俘虏。”

    瞧见了吧,得寸进尺说的就是金明墨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