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三十四章:五指山
    狂风夹着金光这就把孙悟空给带过来了,悟空一个空翻站稳身形,一抬头看见山头大小的佛陀。

    心中疑惑,面上不显:“你不在大西天处待着来管这边的事做什么?”

    “来救你。”释迦牟尼道一声佛号答道。

    悟空单手叉腰,一手擎着金箍棒,眉毛一挑:“我现在好着呢,何须你救。”

    “你犯下滔天大罪,如何算好?”释迦牟尼尊者反问道。

    悟空一仰头,骄傲道:“滔天大罪我已经以命偿还过,现下我只不过是同他们了却和我的因果。”

    释迦牟尼尊者微微叹气:“你这是在造业,你以命偿还本已无因果。奈何又另造新业。”

    “你这和尚满口胡言,难不成只有他们欺负老孙的份,老孙还个手就成造业了。”悟空一个旋身飞到释迦牟尼头上。

    还不安分的用金箍棒敲了敲,释迦牟尼的头。

    “你了却他们因果便是造业,因果自有天道定论。”释迦牟尼尊者稳坐佛台,至于头上类似拆迁办的声音。

    那是充耳不闻。

    “我呸,他们招惹我时未曾见你同他们讲天道定论。今朝他们落了下风,你倒来和老孙扯这些天道,你认为老孙会听你的鬼话吗?”

    悟空听了这话简直气的跳脚。

    “执迷不悟。”释迦牟尼惋惜的摇摇头。

    “非是执迷不悟,只是我意难平我恨难消。”悟空说到后面颇有嗜血扒骨的意味在里面。

    “那怎样才能让你平复呢?”释迦牟尼像是哄孩子一样问道。

    悟空眼睛溜溜的转,这胖和尚一定有古怪,那就说个难的难为难为这个胖和尚。

    “玉帝退出天庭,由我执掌三界。”

    释迦牟尼了然于心:“可以不过我有要求。”

    悟空暂且拿捏不稳释迦牟尼是什么打算顺着问道:“你有什么要求说来听听。”

    “我同你做个赌如何。你要玉帝退出天庭可以,我早有听闻你跟斗翻得好飞的远。你若是飞的出我掌心,我便让你做的这三界之主如何。”

    释迦牟尼一步一步的引导。

    悟空轻笑:“原来你也不是什么正经和尚,还赌博呢?老孙都早早的戒赌了。”

    哪里是悟空早早地戒赌,实在是逢赌必输孙悟空呐。

    “你这是怕了?”激将法虽然很老套但是不能否认他有用,这才能一代传一代。

    悟空糊喇糊喇脸,思考性的在释迦牟尼头上踱来踱去。

    最后,一攥拳给自己加了个小油。翻跟斗而已,猴子翻跟斗还会输吗?

    赢了可就有无数的天材地宝用来救铃铛了。

    “老孙怎么会怕,不过我要是输了怎样?”悟空吊儿郎当的问道。

    释迦牟尼却是笑道:“你会输吗?”

    “不会。”悟空旋了个身,打了像:“你就让玉帝赶紧收拾收拾包裹,换地方吧。”

    一个筋斗飞了出去。

    悟空再聪明,但这肚子里弯弯绕到底没玩过释迦牟尼。

    即便是撒了尿,留了墨宝。

    可是到了没飞出掌心,这些不过是成为他没飞出掌心的佐证罢了。

    “怎么会这样。”悟空瞪大了双眼看着释迦牟尼手上的字,怎么可能。

    他明明记得是五个并排的柱子怎么可能会是在他手心里。

    这胖和尚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玉帝退走他出,他一直在骗自己。

    待悟空明晓过来这一点准备遁走之时,释迦牟尼佛手一翻,把悟空拍入下界。

    悟空是直直的从那三十三天掉下来的,砸的那个坑,那是方圆百里尽是飞灰,蛇虫鸟兽无不惊走。

    悟空醒过神来,自是要遁走,还不待爬起。

    释迦的佛印也拍了下来,化作五指山连绵百里地,高耸入云霄。

    又将:唵、嘛、呢、叭、瞇、吽六字打入五指山,以镇压悟空。

    悟空只露了个头在山体外面怎样也是挣脱不得这座山。

    当下心里就发慌了,这胖和尚不知道要把他压在这里多久,他哪有时间和胖和尚耗这个时间。

    他家铃铛现在离嗝屁可就差不多远了,他不能在这一直耗着呀。

    “放我出去,放老孙出去。”

    声嘶力竭,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听得到,也没有一个人能够回应他。

    “我错了,我知错了。”

    孙悟空打出世就没哭过,他知道一个人一旦一哭就代表他对事情的无能为力。

    所以,他的泪从来都是只在眼眶打转,他是猴王他必须要担起这责任,让他们无忧无虑。

    可现在他是真的没办法了,他耗不起这个时间,因为他不知道铃铛还能撑多久。

    铃铛他不能死呀,明明那么厉害,别人吃了铃铛就能成圣万劫不沾,铃铛怎么会死。

    泪珠成串的从眼眶里涌出。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悟空只能一遍遍的如此喊着,他希冀着能有一个人帮他也好。

    “孙悟空真的知道错了。”

    整座山谷回荡着悟空的声音。

    终是有人坐不住,听不得这悲泣之声。

    莲花台上坐,手持玉净瓶。

    慈悲菩萨目,解救世间苦。

    “灵胎本非凡,学得文武艺。官封齐天圣,不服天庭教。赌与大尊者,压于五指山。”一番说道传至悟空耳内。

    “你可识得我。”观音看着几乎是要把肺腑叫喊出来的悟空,

    悟空闻声看去,想了想:“我曾听说过你,聆听世上苦难音,解救世间人疾苦的菩萨。你是观世音菩萨。”

    “正是。”观音点头:“我听你嘶吼知错,心中虽知晓你是口服心不服。但总觉得你似乎又是真的认错,故此来瞧瞧。”

    悟空抿抿唇,眉毛都快打结了,不管怎样都只能试试了。

    “观音大士说得对极了,悟空的确不服但为了一人不得不服。他命在旦夕求观音大士救救他,若是悟空哪日出了这五指山定当以死报之。”

    “哦?”观音当日只是草草掐了个大概毕竟大劫一起天道紊乱算不真切:“不知是何人值得你如此。”

    “是我的小弟弟,铃铛恳求观音大士救他一命。”悟空眼中亮晶晶的,这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了。

    观音大士沉吟片刻:“待我见见他,方可看可否应你。”

    悟空闻言连忙将铃铛元神从身体内放出,还把两个金箍也给金明墨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