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三十三章:大闹天宫
    孙悟空双目死死盯着丹药。

    小矮马里有没有那两位的骨血,我这个外人是不知道的,这个丹药里却是货真价实的混着孙悟空和金明墨两人的法力。

    太上老君掐指一算,双目猛地一睁,拂尘轻甩,开口道:“开炉。”

    不同于放悟空进去的开炉,这次开炉微见丹气整个盖都被挑翻了开来。

    丹炉盖是七零八碎炸了开去,上方的锁链是撞得铛铛作响。

    丹气弥漫却是不见仙丹,正在太上老君这疑惑之际。

    “呵,拿老孙炼丹,现在老孙吃了你的仙丹,还炼得了一副金睛火眼。”依旧是清朗的少年音。

    单膝盘坐,锁子披甲,顶上无冠。

    狮眉,桃花杏目闪着点点金光,唇色依旧是亮色未见丝毫的干裂,唇角勾着弧度似讥似讽似嘲。

    “这次你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呐,天庭什么狗屁天庭。”

    悟空说着把盘起的那条腿踩到八卦炉的炉边上,一蹬就直接踹下了界。

    掏出金箍棒抖一抖,齐眉高,手臂粗细。

    颠上一颠,打杀出去。

    兜率宫中显神通,金甲金兵扫八合。

    立在宫殿的殿尖之上,轻轻的对着金箍棒低语:“当日他们烧我花果山,今日我就让他们一一奉还。”

    眼中光芒大盛,口喷丹火。

    从兜率宫沿着这天宫折合路四散烧去,这丹火顺风走顺路跑一路走一路烧。

    悟空捂捂胸口这丹药药力未免有些大,总觉得涨的厉害。

    哼,这可不是老孙不给你们机会,打杀烧砍他都一一应了,没能耐弄死他,那他就好好回敬一下他们吧。

    在原地消失,去了踪影。

    好大圣凡过之处,烈焰烧云。

    漫天的烽火,整个天庭皆是化作火海,特别是武曲星君的宫殿额外照顾。

    悟空手里擎着金箍棒,脚下是玉阶梯一步一步走上去。

    左右天兵天将具是手持长兵,兵刃对准着悟空,可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动手。

    瑟瑟缩缩的退着。

    “孙悟空,你别再一错再错。”玉帝厉声喝道。

    悟空望向玉帝,道:“一错再错,那又怎样,一错是亡再错你又有什么来罚老孙。”

    当你体验过处罚之后,你会道:哦,不过如此。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悟空轻声的呢喃,却让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斗转星移,玉帝早已从高高的皇座上跌落。

    悟空一跃站在桌案上,居高临下,俯瞰众神,眼含轻蔑。

    一抹头顶,凤翅紫金冠将猴毛束起。

    整个身子向后倒去,倒进皇椅。

    双腿交叠架在扶手上,整个人躺在皇椅之中。

    解气,解恨,痛快。

    大仇得报,意气风发。

    “我老孙和你们本是井水不犯河水,是你们一次次招惹在先,是你们一次次把老孙的脸扔到地上摩擦。”

    作为一个合格的反派,至少对于天庭众仙而言是如此。如果不发表一下胜利感言似乎不符合规矩。

    “什么狗屁天庭,今朝老孙就翻了你这天庭,让你们这些糊涂虫通通成为丧家之犬。”

    戾气横生。

    鲤鱼打挺蹦了起来,金箍棒迎风见长。

    悟空是顺着金箍棒向上飞身,风急雷鸣。

    天边雷火四射,具是那雷霆天罚。

    所劈之处无不寸寸化为飞灰,没有一个神仙认为自己能抗住这么一劈。

    四处奔逃,一时间诺大的天庭竟是萧凉无比。

    孙悟空这个名字也是从这刻起彻底成为了天庭的噩梦。

    天庭这般大动静,惊动了那大西天处。

    释迦牟尼尊者端坐佛台,见东边是雷隐隐,雾蒙蒙。

    “观音尊者可知是何事?”

    钟声梵音浑厚回响。

    怀抱玉净瓶,手掐观音指。

    一身通透气,能解世间苦。

    救苦救难聆听世上音的观音大士,一身白衣端坐莲台闻言,掐算。

    片刻之后答道:“禀佛祖,弟子不知。”

    知也是不知,封神大劫之后又一大劫居然也已经到了。

    释迦牟尼尊者,垂目自行演算一番看向东方。

    “阿难迦叶,随我去一趟天庭。”尊者开口。

    “弟子领法旨。”两名弟子应道,随世尊出行。

    另一面天庭处

    王母命人提出紫金,气势汹汹的同悟空对峙。

    “孙悟空,我听说你是重情重义之人。你若是在这般放肆下去。”话未言尽但是意思却是极其明了。

    悟空懒懒散散的看了眼王母:“怎样?人说天庭光明磊落,可我看到的却是。男的战场上对老弱妇孺动手,女的就是靠一个女仙换天庭。”

    王母看着悟空丝毫不为悟空的话所动摇:“那你呢?你认否?”

    悟空‘嘁’的一声,不置可否。

    手腕一转直接把紫金吸了过来。

    “老孙倒要看看当你失去谈判的砝码时,还有什么胆量站在老孙面前。”单手环抱住紫金,得意的看着王母。

    悟空这番操作是行云流水,王母那边根本来不及防备。

    紫金吸吸鼻子看着悟空,她以为她再也看不到悟空了呢。

    干爹看她的时候给她传了话,悟空不懂那她就等到悟空懂为止。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有一天悟空会喜欢上她的。

    紫金贴在悟空胸口处,听着那心脏跳动的声音。

    真是太好了,他还活着。

    八卦炉中活着出来的大英雄呢。

    少女的心思你别猜,悟空这都奔着祸世大魔头的方向奔去了,在人小姑娘眼里还是金光闪闪的大英雄。

    紫金脸上慢慢浮现粉红色,倒是悟空松开了手臂只是虚抱着紫金。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悟空既然当初让太白金星传了确切的话,那他就不会再拖拖拉拉吊着紫金胃口。

    悟空揽着紫金侧躺在龙椅上。

    说到这个就该讲一下,这个龙椅能躺下有两个原因。一呢是龙椅要彰显玉帝身份这就要向大了造,二呢确切的是悟空比较矮一些躺在这里恰合适。

    王母的脸色一下就变得苍白,面上都是浮色的白,完了这下天庭是完了。

    不过好在释迦牟尼尊者,来的速度极快。

    人未至,‘卍’字先行。

    如同老鼠贴小老鼠一般,把悟空小老鼠贴走了。

    这期间紫金都没来的及同悟空讲上一句话,只能无助的看着悟空被带走。

    而她则是被王母继续关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