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二十三章:千世情劫(下)
    红绳垂下万千丝绦,一根红线一段姻缘。

    盘扎错节八卦玄图,姻缘娃娃爱恨痴缠。

    “天蓬的情劫说是劫,可也不是劫。只是玉帝想让天蓬看透情之一字。看透了劫便不再是劫。”月老是这样回答金明墨的。

    悟空知道这个理由只是拿来骗人的,尤其是骗他家这种看起来聪明实际上很蠢的小孩子的理由。

    金明墨满脸疑惑,虽然这个理由很正但他总感觉什么地方怪怪的。

    月老一怼金明墨:“好你个小铃铛,你是不是打算不写了,赖账啊。”他可是知道为什么两人给他写情劫了,一人拿了他一块儿小玉牌。

    虽然两人本就没有情根,这小玉牌在他这儿也只是个摆设。

    金明墨瞪眼,摆手:“怎么会,哪有的事。”

    激将法虽然老套但胜在有用,月老擎在那里等着金明墨的大作,写完就直接安排下去。

    如果说悟空的故事是求而不得,思而不见,相思入骨髓。

    那金明墨的故事就是一个关于错过的故事。

    天蓬元帅的第四百三十八世。

    天蓬元帅这一世出生在一个赌坊坊主的家里,锦衣玉食没有。

    吃喝也只是勉强,千穷万穷赌鬼最穷,千负万负庄家不负。

    奇就奇在这里了,这家常乐赌坊正好能让坊主混个温饱,多一分都没有。

    直到有了少东家,常乐少爷。

    这长乐赌坊的少东家说出来,在业内是个个都竖大拇哥。

    长相好自然是不用说的,那一手出千的技巧也是出神入化的。

    将长乐赌坊打整的是利利亮亮的,不说其他日进斗金绝对是没问题的够够的。

    要说这要是在哪一方面技术好,那也只是在这一个行业里出出名算是有头有脸的。这长乐少东家在业内成为行业龙头靠的是手艺活,在外出名靠的就是脸面了。

    你出去扫听扫听去,谁不知道这长乐街最靓的仔子是常乐常少爷。

    “铃铛你会赌钱?”悟空也稀奇,他可从来没见过这项技能。

    铃铛停下笔,一脸不开心:“你打断我思路了。”随后才回答悟空的问题:“赌钱而已,龙宫里那些虾兵蟹将赌的海了去了。”

    他虽然没上过手,但多少还是知道的。

    悟空了然的点点头,阿墨不止没有和龙宫交恶似乎还和龙宫的人关系匪浅。

    细节定成败,金明墨掩饰了那么久的东西在福尔摩斯悟空的探索下马上就要兜不住喽。

    金明墨拿毛笔敲了一下悟空:“歪,我告诉你我写东西你在打扰我,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哥哥了。”

    悟空瘪瘪嘴,一耸肩示意好吧。

    金明墨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继续下笔。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而世上有好奇心的猫不在少数。

    这不一闺阁女公子,女扮男装来这长乐赌坊长见识来了。不过看她那粉面含春的样子,谁知道她到底是来长见识还是来看常乐的呢。

    “公子,我们还是回去吧。”小厮哆哆嗦嗦的建议到。

    小公子一开折扇,啪的一声敲了下去。

    把小厮的手是打的通红,小公子面色一肃,歪头道:“你怕我爹怪罪于你,扫了爷的兴致爷现在就把你发卖了出去。”

    二楼楼角上的常乐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从身后跟着的家丁托着的果盘里,取下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邪笑道:“瞧,送钱的来了。”

    家丁叹了口气,还以为少东家看上那女公子了,哪曾想看是看上了却是看上了人家兜里的钱。

    常乐慢条斯理的走到这两人面前,面对什么样的人该摆出什么样的作态常乐早已对此道驾轻就熟。

    “看两位是生面孔,想来是第一次来常乐街吧。”

    砰砰砰,女公子按捺住自己的激动心情。

    反倒是那小厮,撇撇嘴:“说得跟你对长乐街多熟悉一样,还能看出来生人熟人。”

    “住嘴,谁准你乱说话的。”女公子别了一下小厮。

    常乐则是笑了起来:“你这就有所不知了,长乐赌坊是只有我们这京城人才进的来的地方,像那外乡人他都走不进这长乐赌坊的大门。”

    “哦是么,怎么解释。”女公子一开扇子,就这么随口一问。

    嘿,他事情呀就是这么赶巧。

    “少东家,外面有人闹事。”一个四十出头,胖胖的带着胡须的中年大叔急急忙忙跑过来。

    常乐看看女公子:“公子可打算过去看看。”

    “正有此意。”女公子带着小厮就跟了过去。

    小厮一边走一边碎碎念的嘟囔着。

    常乐去了前街头,打眼这么一瞧那是笑了来的这个砸场子的是个正八经的姑娘长得是和那女公子一模一样。

    不过在长乐街闹事可没人管你是男是女,常乐随手拿了两块小石头专门打人那痛穴上。

    常乐一转身一指那女公子:“一并带走。”

    女公子可不会武功,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至于原因,常乐走到小厮身边一把撕下他的人皮面具。

    “好玩吗?”

    “讨厌,我就知道会被你认出来让她走她不走,行了现在想走走不掉了。”女孩子一把夺过面具来,气呼呼的叉着腰。

    常乐把手一伸:“拿来。”

    一个钱袋子被丢到常乐手中,掂那分量应该有个五十两。

    “这次回来还走么?”常乐问道,至于那两个姑娘下面的人知道怎么做,也用不着他去操心。

    “当然走啊,当初我爹就是嫌弃你是个开赌坊的给我嫁了那个卖茶叶的,我这次主要是回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我过的挺好的。”

    小姑娘长得水灵极为秀气,因为是江湖儿女更带着一股潇洒气。

    提及那个卖茶叶的人脸上更是带着满满的笑意,格外的扎常乐的眼睛。

    “那看也看过了,走吧,被那卖茶叶的发现了可不好了。”

    “怕什么,他敢拿我怎样。”有恃无恐的小姑娘。

    常乐不是不想留下这姑娘,而是不能当初他满心满眼的都是赌都是钱,好好地人不要,一心扎在赌海里。

    在他心里或许这家长乐赌坊才是最重要的,不像那个卖茶叶的宁可不要茶叶,也要带着人去看江河湖海。

    谁让他常乐,就生在长在长乐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