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十七章:挂冠南枝(下)
    御马监的地理位置其实是蛮好的西边上方是王母娘娘的府邸,东边是八仙的庭院府宅可以说是挨着最有权力的女人,邻着最悠闲的邻居。

    悟空是直接驾着筋斗云冲进御马监的,颔下的猴毛都被气流吹得向后飞起。

    一进屋最扎眼的就是被金箍困住的武曲星君,一个金箍从手肘处圈住武曲星君将其双臂死死地箍在身体两侧,另一个则是箍住其双腿。

    这样武曲星君自己整个人就只能像条虫子一样在地上蠕动着。

    哪吒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悟空的背影,桌子角底下一直挪动的武曲星君,大马金刀侧靠在长椅上的金明墨。

    “孙悟空,你私藏妖孽在御马监又纵容妖孽这般对待本星君,你信不信我去玉帝那儿告状让他治你的罪。”武曲星君目眦欲裂,吼道。

    堂堂星君被人捆成这幅模样真是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悟空没搭理武曲星君,背着身一挥手关上了御马监的大门。

    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向武曲星君,黑面白底的官靴挑起武曲星君的下巴,狠狠地踢了一脚。

    “你拿什么告我的状?”孙悟空从武曲星君身边走过,一片漠视。

    悟空的声音很沉,带着压抑的怒气:“铃铛,你讲的都是真的?”

    金明墨点点头,指指武曲星君:“他讲的,我很生气。”眸光也是沉沉的,抿起唇。

    哪吒左看看右瞧瞧他感觉他不应该在这儿。

    “哪吒,你讲弼马温这个官大不大,我的官大不大。”红衣乌纱的悟空,目光如炬的看向哪吒。

    哪吒咽咽口水,他就不该跟过来闭嘴不出声低下头。

    这么一看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悟空垂下眼帘,推开门走到外面。

    头上的乌纱帽消失,御马监的松树上斜挂着这顶乌纱。

    “当初你们的招安是在万妖面前招的,这个事情老孙我记下了。”悟空就留下这一句话离开。

    金明墨收回自己发箍同哪吒告辞,跟着离开两人从南天门打了回去。

    悟空有些难过的抱着膝,坐在筋斗云上。

    委屈,难过,生气种种情绪交杂着。

    脑海中想着和八仙、月老、太白金星他们玩耍的光景,以及在嫦娥面前小丑一般的作态。

    “铃铛,我意难平。”

    金明墨不讲话,只是揉了揉悟空脑袋。

    “我本已有万妖之首的趋势,他们却如此羞辱于我,铃铛,我恨难消。”悟空不脆弱,脆弱的话也走不出秘境。

    金明墨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悟空,毕竟说起爱面子耍威风他才是最看重的那个。孙悟空不过是和他相处的时间长了,受到了他影响罢了。

    当着万妖的面把他请上去,整个妖族都知道花果山的妖王成了神仙。

    可若是传出去,这个妖王上去是给那些人放马那可真是让人耻笑了,放着好好地大王不做上去伺候人家的马。

    金明墨大脑飞速运转着,他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谁敢传他们花果山的闲话他就撕了那人的嘴。

    “铃铛,你别担心。老孙知道怎么做。”孙悟空调整好自己状态,他是花果山的山主肩上抗的就是花果山的责任。

    金明墨点点头,好吧他就不添乱子了。

    两人到了花果山降下云头。

    悟空把手凑到嘴边做半扩状:“猴子猴孙,老孙回来了。”

    群鸟阵阵惊起,整个林子都发出树叶晃动的声音。

    小猴子们从四面八方出现,在山林中穿梭。

    悟空抱起一个来的最快的小猴子:“老孙不在家有没有很乖。”

    “有。”软软糯糯的童音,小猴子从怀里掏出香蕉扒下皮:“大王吃。”

    抱着小猴子,一路慢慢走着。

    看着家里的一草一木,悟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天宫再美也没有他花果山自在。

    飞泉瀑布,百草丰茂。云中桥栈,洞天水月。

    “大王,你回来还走吗?”小猴子扯着悟空肩上的衣服,小声的问道。

    悟空颠了两颠儿小猴子,眨眨眼:“不走了,哪儿也不去了,留在花果山陪你们,摘果子唱山歌荡秋千。”

    行过云中栈道,进了水帘洞才放下小猴子。

    “大哥。”悟空拍拍手,张开双臂迎了过去。

    “义弟。”牛魔王也是同悟空一样,一把抱住悟空。

    悟空两腿盘到牛魔王身上,开心的不得了。

    牛魔王抱着悟空转了个弯,顺手把悟空放到一旁的秋千上。

    自己也坐在另一个秋千上。

    “义弟,听铃铛讲你上天做官去了。怎么样在上面做官威不威风。”牛魔王问的问题是一刀扎在了悟空心窝子上。

    悟空晃着秋千,摆摆手:“别提了,说是让老孙去做官实际上却是让老孙去给他养马。”

    这话悟空用着一股不怎么在意的语气说道,他很明白如果他表现出一点儿对这个很在乎的样子,别人就会认定这能攻击他。

    就像有的人长得黑,别人一说他长得黑,他就跟猫被踩了尾巴一样要跳起来挠人,那你就看着吧,你不把他当场挠死,他下次见你一准还说你长得黑。

    你要是不在意的说:“对呀,是长得黑了点儿怎么了?”那几次过后就不会有熟悉的人来你面前说:“诶呀,你长得怎么这么黑。”

    你在意了,别人就知道哦原来他怕人家说他黑。

    这点儿拿到悟空这事儿上来说也是一样的,只要悟空不表现出在意的样子。

    那就没人能拿这点儿来说道他们花果山的不是。

    人呐就是爱道人长短,拿人痛处。似乎这样就能得到无上的快乐。

    “有这事儿?义弟要我说你本事那么大给他们养什么马。不如学学哥哥我,自号为圣,占山称王,何等快活何必上天受他们的气。”

    牛魔王出了个主意,悟空可是他义弟这可是打小的交情,哪能这么看着受人欺负。

    “自号称圣?”悟空有些不大明白,他混迹妖界的日子并不长还有许多东西都未明。

    牛魔王也不解释,停下秋千在石桌旁一拍桌子这就算定下来了:“有了你就叫齐天大圣。”

    说完,牛魔王也不等悟空反应了直接下去安排猴子们去做旗帜和请帖,邀请各路妖王来做个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