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十五章:嫦娥奔月(下)
    不巧的是,鲛儿是第四种人,幸運的是她并不能在黑暗中如鱼得水。

    鲛儿有着种族的天赋,她的声音带有魅惑性和对精神的摧残性,只要她想她可以毁掉嫦娥。

    鲛儿喜欢吴刚,喜欢了很久了。

    她以为只要她肯坚持吴刚迟早有一天也会接受她的,可她发现她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了。

    吴刚喜欢上了嫦娥,她偷偷看见过的吴刚经常的用玄光镜看嫦娥。

    只有嫦娥不在了,她才有机会。

    鲛儿本想亲自动手的,但是她害怕了她害怕犯天条更害怕被吴刚知道真相。

    所以鲛儿改变了主意,她要和嫦娥做好姐妹这样吴刚看嫦娥的时候也会看到她。

    “嫦娥姐姐,你在凡间过的好吗?”鲛儿撒娇问道。

    嫦娥想了想:“还好,我跟的是君主做的是他的妻子。他为人除了霸道些对我向来是极好的,金银布帛,奇珍异宝。”

    嫦娥想她还是喜欢后羿的,至少在凡间的时候她是喜欢后羿的。

    鲛儿听了这话几乎嫉妒的发狂,她本想嫦娥在凡间过得不好她就有机会显摆自己了。

    结果,人家是赏玩奇珍异宝的人而她却是那奇珍异宝。

    人一旦有了对比心那他就一定生长出来了攀比心,鲛儿脸色不太好看但是很快收敛了情绪。

    “那姐姐到底是怎样飞升的呢?”鲛儿一脸纯真,满是无辜。

    嫦娥愣了愣,但还是答道:“因为我的丈夫,其实在我吃仙药时我已经四十岁了,但是我的容貌似乎定格在了我十几岁时候的样子。”

    时间在嫦娥身上冻结了,后羿见嫦娥不会老去很是担心,担心他死去会有人霸占他美貌的妻子于是就去西王母那里求来了仙药。

    西王母的仙药只有一颗,他们夫妇俩一人一半可保二人容颜不老,长生不死,若是整个吃下则是白日飞升。

    后羿求来药并没有吃而是放着打算和嫦娥在年节的时候当着万民的面一同服下,可惜后羿高估了自己的威慑力,低估了人心的可怕。

    白日飞升的诱惑并不是谁都能抵挡的住的,终于有一个叫逢蒙的男子趁着后羿率领族内勇士外出狩猎的时候决定去偷仙药。

    嫦娥发现了逢蒙,但打不过逢蒙无奈之下一个人吞下了全部的仙药。

    嫦娥的得道成仙经历更是让鲛儿嫉妒不已,鲛儿在养好身体后做了一件事情。

    鲛儿偷偷从南天门下到了凡间,跑去了灌江口,鲛儿用鲛人一族特有的能力催眠了二郎显圣真君,她让二郎神喜欢上了嫦娥。

    自古以来唯有情字最伤人。

    鲛儿的能力无疑是奏效的,杨戬去天宫的次数也变得多了起来。

    杨戬见过好几次,天蓬和嫦娥在一起风花雪月的场景。

    直到有一次听到了,有关两人做出有违天条的事。

    是以就有了天宫的那一幕。

    按理说鲛儿这算计了一通却是什么都没捞到,不,鲛儿至少有一点赢了。

    嫦娥成了囚犯,而她却仍是自由之身。

    鲛儿去广寒宫看嫦娥。

    嫦娥被关起来已经有几天了,但精神状态还不错只是一双杏眼里带上了愁绪。

    “姐姐在这里住的可好。”鲛儿握住嫦娥的手,依旧是一副担心的样子。

    嫦娥轻轻摇摇头:“住得好,住不好以后都要住在这里了。所以有什么区别。”

    “这可大有不一样,姐姐住的舒心,我这个做妹妹的怎么会开心呢。”鲛儿脸上依旧是笑意。

    只是这本就寒冷的广寒宫却是无端的又生起一股凉意。

    鲛儿甩开嫦娥的手:“嫦娥姐姐就在这里住着吧。”

    鲛儿去找吴刚了。

    寒星点点,发着青蓝色光芒的月桂树。

    树下是赤裸着上半身,手持巨斧的青年一下一下的砍着树目不斜视极为专注。

    “值得吗?”

    “她值得。”

    “就因为她长得好看?”

    “有的人天生下来就该被宠着。”

    “那我呐,我就天生注定要一辈子受尽苦难。”鲛儿的泪水顺着脸颊留下,一颗颗沧海明月珠落地。

    “你已经是仙女了,不会再有那些磨难你自己不放过你自己,谁也救不了你。”吴刚一下一下的砍着树,身上肌肉随着发力鼓动着。

    鲛儿离开。

    吴刚瞥了一眼鲛儿离去的身影,现在是他放不放过你的事了,傻姑娘机关算尽却是反伤了自己。

    天蓬在大牢里盘坐着,他不像嫦娥那样单纯。

    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其中作祟。

    “元帅。”这人是天蓬的心腹,猫着身子招呼天蓬。

    天蓬慢慢走过去,低声道:“弄明白了。”

    小将凑到天蓬耳边交代一番。

    天蓬是越听眸光越冷,一双手是捏的咯咯作响,恨得是牙根痒。

    嫦娥再听到天蓬消息的时候不是三百年后,而是被关的第十五天鲛儿从灌江口回到天宫的第三天。

    天蓬因打伤狱卒,杀死女仙被玉帝判处千世情劫希望他能堪透情之一字。

    玉帝本来是判的天蓬斩首,是因为二郎真君的求情才网开一面。

    女仙鲛儿死了,她对杨戬的影响自然也就随之消逝了。

    杨戬恢复清明之后自是知道他是被人当枪使了,因而在玉帝面前为天蓬求情。

    本来玉帝是金口玉言。

    但杨二郎很少求玉帝,再加上玉帝和杨戬家那一笔糊涂账,所以杨二郎一开口这件事情就有了回转的余地。

    依旧是南天门外,杨戬送天蓬最后一段路。

    “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杨戬道。

    天蓬扯起嘴角苦涩的笑了一下:“木已成舟,退无可退。以后帮我照顾着姮儿吧,她怕孤独我在药阁那边要了一只兔子,你有空就给姮儿送过去吧。”

    杨戬应下,一拱手算是告辞。

    这也是后来哪吒一惹祸就去求玉兔,最后请嫦娥出面就能从他二哥手下逃出来的原因。

    嫦娥讲完后,不再讲话。

    玉兔也不再看悟空,他在思考他喜欢铃铛究竟是对还是错。

    倒是悟空似乎领悟到了些其他的东西,铃铛在里面也是一边抹药一边听故事磨磨蹭蹭的刚刚从屋子里走出来。

    悟空同嫦娥讲了句告辞便带着金明墨离开了广寒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