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十一章:哪吒
    什么五洞三窟的妖孽呀,七十二路的妖王啊都带着礼物前来拜山头认大哥。

    孙悟空自然是让猴子猴孙们摆好酒席之类的在前面应酬着,至于牛魔王因为老婆快生了抽不出时间来,就只让人送了礼物过来恭贺孙悟空。

    刚分别不久的其他五个哥哥又带着礼物来看他们那胆子大的可包天的小弟。

    这时候的悟空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众妖之王的威望。

    最开心的不是悟空反而是金明墨,金明墨小时候就好威风,要不也不会撺掇悟空去跳水帘洞。

    金明墨虽然是个神仙吧,但这心性是着实有着问题,好在他自己本事不差又傍着悟空这棵大树。

    倒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哪吒来的时候整座山都是热闹非凡,弥漫着瓜果酒香。

    在天宫听完龙王和阎王告状的哪吒实在是心痒痒,好生对脾气的一个妖王啊。

    他非得看看真容不可。

    哪吒在花果山转了几圈孙悟空没看到,反倒是先看到一个蠢小子。

    一个蹲在树底下假装自己是条蛇的蠢小子。

    “你在做什么。”

    哪吒推了推他,哪吒一推人就趴地上了还扭来扭去的,嘴巴里还嘶嘶嘶的叫着。

    哪吒闻到一股酒味,原来是个醉鬼真是倒霉一下来就碰到个醉鬼,不过也不能就让他在这儿打滚呐。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哪吒把人从地上拖起来。

    “我是牛,我要吃草。牟—”

    醉鬼是不讲道理的直接冲着哪吒撞过来,哪吒想撞就撞喽反正他哪吒铜皮铁骨不怕的了。

    嗯,哪吒不怕。

    但是,每天用元神在外晃得的醉鬼是直接把自己撞晕过去了。

    哪吒感觉他可能遇到了碰瓷的了,不过很快哪吒就明白这不是碰瓷这玩的是仙人跳。

    “找到了,找到了。是这个人他想偷走铃铛呐。”一个小猴崽喊道,呼朋引伴很快就围了一圈猴崽过来。

    “不是的,我是看他喝醉了想送他回他住的地方。”

    哪吒现在真是百口难言。

    “你讲谎话,你知道铃铛住哪里吗?你讲铃铛醉酒了,他没有变兔子变蛇反而在睡觉你看我是蠢吗?”小猴崽子开口。

    “是呀,铃铛醉酒会变的,你讲大话。”

    小猴子们一言一语的,很快又引来一批人。

    哪吒我说他是撞晕的你们信吗?

    “你们在做什么?”

    孙悟空对这份外来的仙灵之气格外敏感,又想到他金明墨十全大补药的身份忙忙从宴会上出来,来找金明墨。

    “总算来一个大人了,我再讲一次我没有偷人,我只是碰到一个在醉酒的他。想送他回去,但是他昏掉了这帮猴崽子就说我偷人。”

    哪吒又耐心的讲了一遍,他的耐心真的是在天庭中磨炼出来了。

    孙悟空自然是明白金明墨的酒品什么样子,从哪吒那边接过金明墨,掐了一个清洁咒把金明墨打理干净。

    悟空同哪吒道过谢,让小猴子们把金明墨抗回水帘洞。

    悟空则是带着哪吒去了前山,哪吒也是爽快,什么妖仙之别他这一杯酒下肚在这花果山就都是兄弟了。

    宴会摆了三天三夜,第四天的时候天边儿来了一个神仙的云彩。

    这花果山现下是妖气冲天,花果山自身带的灵气都带了那么三分妖气。

    太白金星握了握圣旨给自己来了点勇气,向着山头走去。

    这一山的大妖哪个感觉不到那团仙气的到来,悟空看了金明墨一眼。

    前几日醉过酒的金明墨这几日是被悟空严令禁酒了。

    金明墨接到任务点点头,整个人水波荡漾的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太白金星的眼前。

    朱衣金纹绣,腰间金铃铛,足蹬麒麟玉靴。乌发如檀,长眉入鬓添上几抹英气,桃花凤眸,眼尾上挑带着一抹的傲慢。

    或许和人还是少年有关系,脸颊上带着婴儿肥珠圆玉润的抹平了那双眼睛带来的冷漠疏离感。

    本是高冷的做派,少年却是灿烂一笑拱起手道:“仙长从何而来所为何事?”

    太白金星定睛观看少年,是仙家之气。

    怎生的扎在妖精堆中,还能在这妖气极盛之地生活。

    心中所想,面上不表,闻言答道:“我来拜访花果山水帘洞洞主孙悟空的。”

    “有甚事同我讲也是一样的。”

    少年伸手拦住太白金星的去路,微微侧头,几缕发丝贴着脸庞垂下挡住面容。

    “你莫拦我路。”

    太白金星一甩袖子,带有微怒,一般迎客的都是小卒,他见他生的不凡聊上几句已是好脾气。

    少年眉眼一挑,声音一沉:“这几日是家兄的重要日子,你不讲清楚做什么事我可是真的不能放你上山。”

    太白金星闻言面色一改,这妖界规矩和他们天宫的可真不一样,迎客的居然是二把手。

    他是来传信做招安的,自然不会和要被招安人的弟弟产生什么矛盾,不然这安怕也是招不成了。

    想到这里太白金星只好如实告知。

    金明墨思考片刻,领着太白金星上山,一步一步走上去的,仙家又怎样他们花果山的格调必须要高。

    除了他们花果山的人谁都不能飞着上山,就是这么霸道。

    悟空知道金明墨见惯了龙宫的排场,对这些比较在意也就没说什么,打量着来人。

    太白金星也打量着悟空,果然这幼弟身上仙家气息浓厚,这猴王身上也并非是纯然的妖气。

    衣服不像他幼弟那样张扬夺目,褐色短袍玄色长靴,简素朴实。

    观容貌,狮眉桃杏目,面若银盘。

    毛发都平平整整的理到后面,额头露出些许,颔下是猴毛一直没入衣襟。

    这猴王当真担得起一句美猴王,当容貌姣好到一定地步是足以跨越人种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这猴王不全然变成人形。

    现下也不是询问的好情景,默默记在心中日后再问。

    太白金星正好身形,当庭宣布玉帝旨意,不外乎夸夸悟空法术到家,今诏孙悟空上界为仙之类的话。

    “悟空走吧。”太白金星笑眯眯道。

    悟空也笑,拍拍王座上的扶手:“既然是诏老孙上天做官,老孙定然从之,只不过现下就动身未免太急了吧。”

    不交代好这一山的猴子猴孙他怎么放心上去做官。

    而且当着这么多妖族说他这个做大王的日后不在下面,难免有一个两个心术不正的想来碰他的花果山。

    这满山的妖王妖子妖孙都盯着这儿呢,想来这宴会一散花果山洞主成为神仙的事就能传遍整个妖界。

    太白金星听了悟空的话面露难色:“这不好耽误皇命啊。”

    金明墨不屑抬起下巴:“我们这”闹地府,怎么讲不出来。

    扭头看向孙悟空,悟空在嘴巴上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此去不知是福是祸。

    让神仙知道他有个弟弟就足够了,其他的一切都是他这个做人家大王的责任。

    金明墨面色平静的坐回去,倒也忍住没发脾气。

    他不能下悟空面子,下悟空面子就是毁他威信,虽然这威信得来,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只是有了那就不能让他被毁掉。

    悟空俯视的看着庭下的太白金星开口:“我这宴会开了也有三天了,准备时日也有十日有余,仙长才到。想来天上也不差我这一时半会儿。”

    太白金星闻言,退一旁:“那请大王快些吧。”

    我和你们兄弟俩个不一样,这里妖气冲天的稍有不慎就容易入魔。

    站在一旁用袖袍擦拭了一下头上的汗水。

    悟空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承蒙各位来我花果山,本该盛情招待。现下也只好先行散掉,有所不是,我在这儿自罚三杯,以示歉意。”

    三杯清酒下肚。

    其他妖王也是识趣儿的,纷纷回敬一杯,告辞。

    悟空放着自己神识,花果山的一草一木尽收眼中。

    有几个不愿离开的,悟空手一弹就让他们彻底留在了这里。

    “铃铛。”

    “哥。”

    是的两人不止争论了谁比较帅的问题,还把辈分问题彻底讨论明白了。

    孙悟空也在纠结要不要带铃铛一同上天宫去。

    “你留下。”铃铛重要花果山也重要,算算大嫂时间等大哥空出来人手的时候就让大哥来看着。

    金明墨没意见,看了眼旁边的哪吒指指悟空做了个口型:拜托了。

    哪吒示意没问题,自然了都是自家兄弟上去肯定看着,照顾的妥妥帖帖的。

    “铃铛,我通知大哥等大嫂那边没事后就让大哥来花果山,你到时上去找我。”悟空还是有点不放心,他这个蠢儿子可是颗十全大补药。

    万一真有那种见多识广的老妖怪...不会有事的,悟空心里否定这个想法。

    他孙悟空的名字经过地府这遭后,在妖界应该是很有用的。

    哪吒见此也准备回天宫了,他此番偷偷跑下来希望没有被二哥和爹发现。

    爹那儿还好说,反正也是一直挨骂挨习惯了。

    二哥那儿倒是难办被二哥抓到就又要去求玉兔妹妹,然后玉兔妹妹去找嫦娥姐姐。

    思及此处,哪吒同悟空告别准备先行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