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九章:纵火长啸幽冥殿(下)
    悟空在这儿同鬼吏们做耍。

    金明墨可是想起他曾问过那前来拿他的鬼差十八层地狱的事情。

    既然敬酒不吃,那就别怪他不客气。

    “本来我兄弟二人是想和你们好生商量,既然你们不合作那没办法,给你们找些事情做喽。”

    这话金明墨说的甚是俏皮,给了孙悟空一个眼神,化流光向那十八层地府的方向飞去。

    悟空心思活络,加上对金明墨那小子一肚子坏水儿的了解,明了于心。

    一棒子撂倒周身的鬼君鬼使鬼差,踩着他们身子就紧随着金明墨过去了。

    金明墨和孙悟空先是搅了那油锅地狱,耍着从油锅地狱借来玩的火把,把那其他几层地狱烧的个明光瓦亮。

    两人这下是玩开心了,地府里的冤魂怨鬼,以及在十八层地狱中受尽磨难的恶鬼皆数逃离地府,然也有一大批的恶鬼直接被悟空放出来的火烧的魂飞魄散。

    悟空耍着手里的火把,脸上是淘气的笑意。

    “什么阎罗殿,仗着个狗屁条令就在这里夺命害魂的。”

    这后面也是乱作一团,怨鬼恶鬼逃的逃,鬼差们是又要救火又要抓那些个倒霉鬼能少跑一个算一个。

    这一番活动下来金明墨的酒意却是下的差不多了,见悟空还打算向更深处走忙拉住悟空。

    “这番教训已经是足够的了,回阎罗殿吧。”

    金明墨按了按心脏是什么东西在叫他,湊到悟空耳旁低語:“前面有东西,我不太喜欢。”

    他可没有臭小子的好奇心,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可一点都不美好。

    悟空闻言后,习惯性的舔了舔唇,把火把一扔,也不管又点燃了何处。

    “好吧,差点忘记正经事。”

    砸场子要的就是气势,现下明墨不舒服,后续露了怯可是不好。

    那阎王不是讲他们不配指手画脚么?不知道这次够不够资格了呢。

    阎罗殿内不复初来时那般肃穆寂杀,现下是狼藉一片,伤员无数。

    金明墨提起判官:“讲,生死簿在哪里。”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判官紧紧闭上眼,抿唇不再说话费。

    “闭眼作甚?我又不是你老公等我亲你么。”

    金明墨讲了句玩笑话,手上却是把人狠狠地丢撞上殿宇的承重柱上,判官撞上去能清晰的听到一声柱子开裂的声,判官背部贴着柱子顺滑下来。

    “阎王,现下可以把我兄弟二人的簿子拿来了吗?”

    悟空一点儿也不客气,金刀大马的坐在阎王宝座上,俯瞰着大殿,手指轻叩着桌案。

    金明墨有些精神萎靡的倚在座位的扶手上,手里扣着自己的一个发箍。

    阎王冷眼看着两人,只是略心疼的扶起自家左右手,那俊俏的小判官。

    对悟空的问话是充耳不闻。

    悟空见状冷笑道:“俗言道‘不见棺材不落泪’,想来是我做的还不够绝。”

    拔下几根猴毛轻轻一吹,化做几个分身。

    “既然你不给那只好我自己找了,拿一本烧一本也算是积积德。”

    手上一个响指,众分身就开始翻箱倒柜,拿一本翻阅一本,无名姓的也就烧了。

    判官左看右看,想拦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爷,咱们可不能让他们这样烧下去,不如把簿子给他们。”

    阎王吐了一口气,地府无人遭恶欺,他也只能这样了。

    “把花果山的簿子给他吧。”

    判官得令,这方捂着胸口一拐一拐的把簿子给悟空送过去。

    悟空也不管他们二人怎样商议的拿到簿子后,收了神通,翻看起簿子来。

    一行行的看下去,在某处停下。

    金明墨,东海极渊人士,籍没花果山,金箍棒之器灵,食之天地同寿,不沾因果,万劫不灭,其寿同天。

    悟空心中虽惊,面上却是不显。

    一攥手,生死簿挫骨扬灰。

    沉着声,板着脸:“你们这平日里翻看生死簿的鬼差是哪个?”

    判官不解,阎王也疑惑这又有什么问题么?

    判官一拱手:“各司各簿皆有专门的鬼差负责,看花果山地界的是哪个这个还需要查下簿子。”

    悟空一抬眼帘:“那还不快查,看我作甚?”

    金明墨也是疑惑,销了簿子走了就是,怎么又查起这阴司官吏来了。

    判官咳了两声,手上浮现出一个簿子,在里面查找。

    “找到了,你过来。”找到之后,判官手一指。

    悟空直接右手掐剑指,一口精火将对方烧的连青烟都冒不出来。

    即便是金明墨也没想到悟空是这个反应。

    悟空拍拍手站起身来:“你们勾错人的事情就这样算了,现在我和你们地府互相扯平。”

    说吧,双手还做了一个拉线扯平的动作,然后就和金明墨一同纵身离去。

    留下一地府的狼藉。

    有道是:水没神州金如意,火烧鬼域美猴王。

    万般罪孽由金起,诸法恶果子来偿。

    两只转迷了几条路最后抓了个逃出来的怨鬼带路这才顺利返回人间。

    回到宴会处,金明墨看着孙悟空:“我知道你有问题想问,下次吧。”

    悟空木着脸点头。

    金明墨把发箍扎好,略微仰头看向悟空,笑了笑然后一头倒了过去。

    悟空接住拖着金明墨向山府里走去,离天明还有段时间再睡个囫囵觉。

    悟空耳边的毛发擦过怀里睡的死猪一样的人,金明墨用手糊了糊。

    悟空见状,脚依旧向山府里走去,红色的丝带把及背心长的毛发都束与脑后,虚虚的扎了起来。

    悟空想了想还绑了个蝴蝶结,很好谁还没颗小公主的心呢。

    天光水月色,绿藤贴壁走。

    悟空把金明墨放到石座上,自己却是又走了出去。

    舔了舔唇角,双手交织在脑后,轻叹一口气。

    “你在为什么而忧愁呢?”

    白天的白姑娘莲步轻移,缠绕了上来。

    悟空垂目轻瞥,倒也不拒绝了。反正他拒绝也没用,吵醒了里面的人就不好了。

    白姑娘整个人贴在悟空的背上,凑到悟空耳边:“年少功深,又同六位圣爷道兄弟还有什么值得忧愁的。”

    “为你。”

    “为我?”

    “为你不知廉耻而忧愁。”

    挣脱开身子,拉开距离。

    他同师父学道时,学的东西不敢忘却。

    “你和你弟弟当真是一家人,都这般不近女色。”

    白姑娘抬袖轻扭身子稳住身形。

    “不是不近,是对你们这些心怀不轨的不近。”

    可是好人家的姑娘哪里看得上他们这些妖精,还好他现在也并不想成家。

    想想大哥现在有家不能回,噫,不愿意再想了。

    “哼,说的好听,倒不如说是你们两个眼界高。”

    白姑娘终究是看的通透,这哥俩除了个头矮点儿,不说为了他们那身上的法力,就是那张脸也吸引不少女妖去投怀送抱。

    “随你怎样讲喽,记得离我们哥俩远些,晚安啦。”

    悟空被白姑娘一打岔倒是忘记了自己要思考什么事情了,进山府里直接蹦床上睡觉。

    白姑娘理了理自己头发,迟早有天拿下你们兄弟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