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八章:纵火长啸幽冥殿(上)
    酒过三巡,天色渐晚,个个都喝得醉醺醺的。

    这阴司鬼差就来上工了,蹦蹦跳跳的。

    拿着那勾魂索那么一套,牵着睡的正酣的金明墨就要向地府走。

    这阴司路上凉风阵阵,金明墨就给吹醒了。

    “你们是什么人。”

    “别讲话,好好走。”一哭丧棒打将了过来。

    金明墨哪会就这么任他打,锁魂索这么一挡挡住了。

    “不讲清楚我就不走了。”

    撒泼这个金明墨最拿手了,左右这俩勾魂的使者也打不过他,他呢也跑不掉。

    两方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勾魂使怕误了时辰不好交差啊。

    “我们是奉旨勾魂,你寿满该走了。”

    金明墨一听这个气呀,孙悟空啊孙悟空你还是个命短的,血契一结,气息就混了难怪这俩初出茅庐的笨蛋弄错了人。

    “勾谁?”金明墨没好气的又问。

    “孙悟空。”果真就是如同金明墨所料,这俩弄错了人。

    金明墨恨得直咬牙,和他做兄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还好他还有个自救的法子。

    “我要喝酒,临走前我要喝最后一回酒。你小黑子上去拿酒去。”指使起人来是不带含糊的。

    那边儿,孙悟空是勾魂之后就醒了过来,这一小段路都在后面跟着呢。

    但是悟空是既不出声也不现身,就是自己在那儿扣手玩儿,更不带说去救金明墨的。

    他眼力不差,这臭小子白天和那个白骨精亲的搂的就差脱衣服了,他这做哥哥的还没有给他找个嫂子,他这越过去先找弟媳那可是打他脸。

    那个小黑个子的鬼差倒也听话,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上去取酒去了反正还没走多远。

    这一来一去,金明墨就一直跟另个鬼差问话,约莫知道了地府的地形、阴司轮回什么的和十八层地狱之类的東西。

    小黑子把酒弄回来,一大坛子酒抱了个满怀。

    金明墨眼是一下子瞪大了那么一瞬间,瞳孔都跟着缩了缩。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他酒量怎么样心里有个谱,但转念一想这下地府办的事儿不会少。

    接过这坛子酒就开始给自己生灌,咕咚咕咚酒下肚。

    酒意上头别人要一会儿时间,金明墨不用‘腾’的一下脸颊就飞红了。

    金明墨就晃晃悠悠的跟着两个鬼差大哥溜溜哒哒的走。

    眼里水朦朦的,脑子怕是也不清楚了。

    悟空心下有些不解一个人酒品怎么样真的能够控制吗?在花果山闹腾的连他都拉不住的人现下就晕哒哒的跟着走了?

    想归想,脚下却是不停歇跟着一路走过去。

    金明墨就这一路晃到了阴司大殿的门口。

    金明墨似是恢复清明,闲庭信步走的利利亮亮的。

    一路走到阎罗殿,阎罗殿上正在宣判他前面一个人的判词。

    “你本是天蓬元帅因私恋嫦娥被贬下凡间,注定要受千世情劫之苦。下一世是你的第一百一十一世。拉下去。”

    那被宣判的人一身白色囚服,双臂环抱着,脸上是不耐烦的神情,这小将长得倒是蛮周正的器宇轩昂,说是龙章凤姿也不为过。

    宣判完判词,小将转身安安静静的自己向外走。

    路过金明墨的时候,小将停下了脚打招呼:“看你年岁不大也是个神仙,怎么也要投胎转世?”

    “这鬼差勾错了人,我这不是来讨个说法,不过阁下倒是好气度。”

    金明墨扬了扬下巴,脸上满是少年意气,声线低沉一如白日时,大概这个音就是酒嗓子吧。

    “过奖了,呵,千错万错官家是不会错的,小兄弟多保重。”

    天蓬拱手做了别潇洒离开。

    金明墨目送天蓬离去,站至大殿中央,鬼差早已是位列两侧。

    金明墨负着手面上是一脸玩味等着这宣判,顺便打量着地府。

    阴森,精致,杀气,威严。

    “孙悟空,花果山天生石猴年岁三百四十八,寿寝正终,得善果。”

    判官宣词,语调一如之前宣判之前那人一般。

    语调不变,音质冰冷。

    金明墨略摸算了下自己的时间,还行这次喝得多。

    手腕一抖,锁魂索断了个干净。

    金明墨上前直直走向阎王,周围的鬼差皆是调转兵刃直对着金明墨冲将上来。

    悟空哪里会真的看着他们伤了自家兄弟,手一指嘴巴吹了一口气直接把所有鬼差定在原地。

    金明墨用余光扫了眼孙悟空藏身的地方,脚下也不打艮。

    “第一孙悟空不是我,第二孙悟空已经超脱三道不入轮回,第三你们惊到我了。”手虚虚一抓,一甩,视线交换。

    金明墨斜靠在阎罗王座上,拿起书案上的生死簿,翻拨了几页。嗤笑一声,向后一丢。

    “根本就没有孙悟空的名字,你们拿什么捉的人。”

    “哼,阴司鬼簿岂是能轻易让你看到的。”

    玄色衣衫的阎王爷拍拍衣服,站起身来。

    孙悟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到椅子上,正好把金明墨挡在了身后,阎王看不到金明墨的脸。

    “呵,你阎罗殿可管不得老孙。老孙乃天生的圣人,早就不俯你管辖。今儿你把阴司簿拿来销了名姓,我兄弟二人就此别过。”

    悟空这话金明墨听来是一点儿血性也没有,这是被人欺负到头顶来了,泥人的三分气性都没有。

    不过倒也没出声等着后话呢,孙悟空跟他一路总该轮到他看戏了吧。

    这哥俩都是那小心眼的人。

    这阎王可和两人非亲非故的哪有龙王好讲话,再加上他们俩这一两手都没出,动动嘴皮子就了销生死簿上的名姓,那他这阎王还做个什么劲。

    “竖子无知,还不知自己闯下大祸。这轮回之事岂容你们指手画脚。”

    一击掌,像什么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皆是出来了。

    悟空本是心怜各自修行不易,故此只用了一个定身法,现下看对方要动杀心。这仁慈之心也就跟着荡然无存。

    从耳朵中掏出来金箍棒,拇指中指一弹,金箍棒是迎风见长,晃一晃三指粗细与悟空齐眉高度。

    金明墨侧侧头,几缕头发从额前垂落遮住眼睛,自然也就没人发现里面透出的阴森气。

    悟空轮着那架海的紫金樑同他们打斗起来,悟空法术变化多端,兵器又是个磕着伤擦到就破皮的神兵。

    那刚刚聚集的鬼兵被打的四散逃去,牛头马面难以近身,黑白无常无处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