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六章:東海神針
    东海龙宫——

    这东海龙宫四面环着珊瑚群,五彩斑斓的色彩映照在水晶宫的墙壁上煞是好看。

    一座建筑群水晶宫,无处不透露着晶透两个字。

    两个蓝色珊瑚礁之间挂着一个吊床,金明墨双手枕于脑后在吊床上一摇一摇的。脚边是几个空掉的酒坛子,凌乱的散落在地上。

    “金子,那个人真的能解开你封印吗?”

    人未至语先到,一身湖蓝色华服,带着金色玉冠,面貌俊朗,仪态大方不愧是龙子龙孙。

    金明墨微微调整头的角度,眼睛半眯着眼尾自然上挑着,语气极为慵懒:“试试喽。”

    “值得么?在东海里你不也是无拘无束么?要是他解开封印你可就要认他做主了。”

    龙太子敖泽急走几步,凑到金明墨跟前来。

    “那也比现在半死不活的强,我这神仙做的还不如犯人呢。”

    金明墨腰一个用力,把身子挺了起来,個頭雖然不算高但站的筆直,几缕头发贴着面翘着整個人帶著些憂鬱。

    敖泽眼神暗了暗但还是尊重金明墨的意见了:“若是他待你不好你随时可以回龙宫,这儿是你的家。”

    “知道了,他能不能解开封印还两说呢。”

    金明墨摆摆手不在意,他回龙宫的次数只手可数,四海漂泊反倒是常态。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敖泽问道。

    “明天。”

    东海极渊真是不想过去呢,合了合眼,长舒一口气……

    东海发生震动,东海极渊的定海神铁突然变得霞光彩瑞。

    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海中金如意,明珍褚墨遮。

    东海震动东海岸边的地方也跟着遭殃了,东海水泛滥倒灌河湖,无数良田淹没。花果山自是不可避免,阴雨绵绵。

    悟空的猴毛就没晾干过,一直半湿半干的。

    猴子猴孙病倒了大片,牛魔王倒是影响最小的那个。

    不过放任这天这么阴下去也不是个事情,牛魔王给悟空提议让悟空去问问土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悟空心中也是郁闷,这到底是哪个在下的雨。

    悟空从水帘洞出去直奔土地庙。

    “别看了,外面雨大进来说吧。”戴着黑蓝色方帽长着白发白须的土地公公,招着手。

    “怎么搞得突然下这么大雨?”孙悟空缠了缠土地公公的须须,不过倒没有用力拽只是手闲不住,玩一下下。

    “我是土地公公,不是下雨公公。下雨的事是龙王管的嘛,这次是海里不知怎么回事一阵动荡,然后东海水就泛滥了。这不就下雨了。”

    土地公公慢慢抖着抽回自己的须须,一边解释道。

    悟空松开土地公公的胡子,向外走去在门口又顿了下来侧头:“多谢了,老孙走啦。”话音一落,人就不见了踪影。

    土地公公自己捋了捋胡须这个性子呀。

    悟空本来是打算去东海算账的,结果东海龙宫比他花果山还要惨。

    悟空绕着废墟和珊瑚残骸抓了一只乌龟,最后坐着乌龟慢悠悠的到了龙宫大殿。

    “你什么人。”虾兵蟹将的兵刃围了一圈对着孙悟空,问话的则是敖泽。

    敖泽自是知道这谁,只是他也需要把把关万一是个心术不正的说什么他也不会让他去解封印。

    “花果山天生圣人美猴王孙悟空呢,没听说过吧。”

    悟空提身从乌龟身上下来,两脚分立,双臂环抱于胸前,一脸的桀骜。

    微微扬起头:“今天就让你们记住这个名字。”

    悟空头一侧,手上就开始动作。

    敖泽一挥手,虾兵蟹将也上前与之交战。

    悟空一脚蹬地身体悬起,踩着虾兵蟹将的肩、头一路蹋到敖泽面前。

    “老孙看你面嫩,不像是东海龙王只是个小龙。不同你计较,把你家大人喊来。”

    敖泽冷着脸,手一抖银色长枪握在手中。

    寒芒数点,刺的极快而且专攻悟空的下三路。

    悟空实战经验丰富,两脚交替后移所有攻击一一躲过。

    养尊处优的龙太子,秘境之中磨砺而出的猴王。

    胜负如何早已注定。

    悟空明显是不想下杀手,他是来找龙王算账的不假。

    但要是杀了人家龙子这是有理也变没理了。

    可悟空也不想和这龙太子掰扯下去了,一个旋身,身子一扭,成麻花角度穿到龙太子身后,右脚踹向敖泽后心。

    直接将人蹬飞,撞上了水晶柱才缓下去势。

    敖泽顺着柱子滑下,手捂着胸口,咳出些碎末。

    银枪插进离敖泽不远处的地面,枪身还颤抖着。

    “行啦,别打了。”一身红色龙袍的玉面龙王,终是出来了。

    悟空循着声音看了过去,低着声音:“终于肯出来了,知道的你是东海龙王。不知道的还当你是东海缩头老乌龟呢。”

    这话讥讽意味极强。

    “孙悟空你话说的别太过分。”

    敖泽对孙悟空怒斥道,东海龙王走到敖泽身旁慢慢扶起敖泽。

    “有吗?”

    悟空一脸无辜躺在龙椅上,双腿翘放在龙椅的扶手上,整个人懒洋洋的窝在里面。

    敖广拦住敖泽低声道:“你该相信他的眼光。”

    敖泽咬牙不再出声,垂在身侧的右手攥成拳,他气不过。

    悟空一脸狐疑:“你们俩在说什么小话。”

    随即又不在意了,换了一个口吻,下巴一扬也不看两人。

    “讲吧,为何无缘无故的发水,天阴连连的弄得我家猴子猴孙浑身不爽利。”

    敖广忍着气:“哼,这水和我龙宫可无关系。这是当年大禹治水留下的那根神针铁,不安生。”

    敖广手上运着法门梳理敖泽身体里的淤血。

    “你若真有本事就去极渊处制服它,要没这个本事就赶紧走。”

    悟空闻言,心下是心思流转,思索瞬间。

    从椅子上一个鲤鱼打挺,蹦了下来。

    走至敖广身旁一撩袍子,一顿脚。

    “你且头前带路。”

    敖广看了看敖泽,敖泽摆摆手示意已经无事了。

    敖广整了整衣衫,走的是龙行虎步头前引路。

    悟空不远不近的吊在敖广身后,时不时的看看这四周的东西。

    果真是海底龙王全身是宝,这地界比他花果山不知道精致富贵几番。

    心下想着,脚下跟着行行复行行也不知道到底绕了几个弯,打了几个旋儿。

    经历由光亮处到昏暗幽冥地再复到光亮处。

    “就是此地了,你能拿走就拿走拿不走你就趁早回去。”

    敖广是看不上孙悟空,不谈别的这礼貌问题就让人上愁不止上愁还上头。

    要是拿走他这神针铁,做些什么祸了天的勾当,毁了他这神针铁可怎么是好。

    “你没诓我,不是讲他不安生么?”

    头一侧,眉头一挑,桃花杏眼里尽是狡黠。

    臭小子就是蠢,下面这个箍左看右看都是那臭小子的发箍前几天还打算抓他。

    “他脾气怪的狠,願意晃就晃一晃,不愿意就安安静静的。谁对他都是没奈何。”敖广这双手一抖一摊,做了个无奈状。

    悟空一个轻巧跳上了柱台,绕着这架海的紫金樑打了几个旋转,手按上去摸了几把。

    “大概是看老孙来了不敢动了。”

    双手插在腰间小模样别提多骄傲了。

    金明墨等了这么长时间,又看他在这儿磨磨蹭蹭的还讲这种话,身躯一震这柱台连着上面的天庭盖,跨啦啦的直往下掉水晶石。

    悟空都被震的颠儿了两颠儿。

    脸上的骄傲小神情一秒收起,板儿了起来。

    “老孙就不信了,今儿还收拾不了你。”

    双臂环上那如意金箍棒,未环全。

    悟空十指使力气沉丹田,眼一眯全身使力。

    双脚直接把柱台踏陷了下去。

    金明墨趁这个点儿元神从金箍棒里脱离了出来。

    金明墨猫身在一边儿,看着期待着。

    手攥着自己的衣角,脚下不自覺的磋磨着。

    悟空用力将金箍棒向上一顶,金箍棒略起出约一人高。

    悟空蹦到那封印着金箍棒的柱台里,单手举起向下砸下来的金箍棒。

    手肘弯曲,繃住一口氣,随即使力,将金箍棒直接破出海面。

    双脚一踏,跟着飞了出去。

    鬓角边的猴毛都带着扬眉吐气的感觉。

    金明墨对着敖广一拱手,也紧随着过去。

    东海极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