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西游,九九归一 > 第五章:花果山(二)
    悟空抱着金明墨一边话着,脚下速度也不慢。

    没有回答,早先说过金明墨是个眼窝子浅的,也不说话把脸转向悟空胸口这面儿独自掉泪去了。

    孙悟空轻笑一声,摇摇头。也不再逗他,脚下加速。

    水帘洞这边儿,牛魔王怎么想怎么感觉自己做事做的不厚道,但是又不好意思不告而别。

    坐在秋千上一晃一晃的发愁呢。

    东海岸边,海风阵阵,水拍山崖,白浪翻滚。

    “回去吧,拿点儿好吃的补补身子。”

    孙悟空是送佛送到西,水没了大腿根才把金明墨放下,揉了揉金明墨头。

    金明墨眼泪是收住了,眼角还是红彤彤的,吸了吸鼻翼。

    把手一伸:“把我发箍还我。”

    “给我东西就是我的了,不可能还你的,你想瞎了心都没这个可能。”

    一手扣住手腕上的发箍,一脸无赖模样。

    金明墨垂下头,给悟空就留了一个发顶。

    左手手指微微弯曲,一声喝令,水幕光华起。

    碧浪翻滚,大水张扬舞爪的就像悟空围困过来。

    悟空不紧不慢,脚下一个轻点飞到空中,水幕随之冲天而上。

    孙悟空擅长近战,金明墨擅长远攻。

    金明墨右手叉进自己的发后,将发箍取下,手指一弹,发箍旋转上天变大将金明墨整个人罩在其中。

    孙悟空有样学样,如法炮制,大水隔离在发箍之外。

    金明墨见状,嘴角微挑,双眼一弯,嘴巴启启合合。

    悟空周身的金色发箍开始里缩,悟空手掌轻轻附上光壁,手腕轻抖从光幕中穿出。

    金明墨一手纵水,一手掐箍。

    “要不要这么认真。”

    孙悟空悄没声的拍了金明墨肩膀两下,直接定住金明墨,眸色深沉,用气音凑到金明墨耳边话道:“我这身本事怎么样?”

    “不错。”

    金明墨道。

    果然回到东海后金明墨气色好了不少,悟空心下疑惑。

    到底是什么能够让一个人上不了岸,而且上岸之后还会像个凡人一样会生病。

    “我放开你,你不许把发箍要回去。你知道的近战你赢不了我的。”

    金明墨沉默了片刻,悟空就等着给他时间慢慢想。

    “原因,为什么不肯还给我。”

    金明墨冷声问道。

    “缺个趁手的兵器。”

    悟空吊儿郎当的答道。

    “东海龙宫里都是宝贝,你找龙王要个去。”

    金明墨有些气急败坏,当初明明是借出去的怎么可以不还给他。

    “这个用的时间长,顺手。”

    孙悟空很快又给了个理由,中心思想就两字不还。

    “可是没有这个发箍我就不能出来找你玩了。”

    金明墨不得已把这个理由搬出来,这两个发箍是他从本体上扒下来保护元神的。

    当初在西牛贺州分别的时候,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分了一个借给他的。

    “怎讲?”

    孙悟空神色微微一变,或许他可以找到为什么臭小子不能上岸的原因了。

    “你现在是元神对不对。”

    “一直都是。”

    金明墨现在是真的怂了。

    孙悟空对着空中的发箍勾了一下手指,冷着一张脸给金明墨束到发上,打了一个响指,解开定身术。

    “以后再让我知道你这么胡来,我就看着你去死。”

    金明墨一脸讨好的转过身子来:“哎呀,我这不是没事儿么。”

    “好啦,发箍还你了。回家去吧。”

    悟空还是在生气。

    气这个混账小子瞒着自己,气这个混账小子这么糟蹋自己,也气自己怎么学法术学的这么慢,还气自己和臭小子打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才发现对方是元神。

    金明墨收回自己周身的这个发箍,扣在发上。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再被封印着了。”

    一个后跃,身如弯弓完美入海。

    孙悟空要回去和他大哥说道说道了。

    “大哥,你几时把他从海里捞上来的。”

    悟空这倒不是生气,只是在算这次金明墨到底伤元气伤了多少。

    牛魔王推开悟空的手,怏怏道:“大概有十几天了吧,这事儿是大哥做的不厚道差点碰了弟妹。”

    “弟妹?”

    悟空一脸懵一副大哥你在讲什么的神情。

    “不是么?难不成你还没拿下她,那你这就需要大哥给你支招了。”牛魔王脸上荡漾起笑容。

    悟空是哭笑不得感情他大哥还以为那小子是个姑娘:“大哥,那是个男孩子。是我小时候的一个玩伴儿。”

    “男孩儿。”

    声音真是高了八度都不止。

    孙悟空掏掏耳朵,嗯,破案了那臭小子还没张开是像小姑娘多一些。

    “怎么可能,你大哥我看过那么多人怎么会看走眼。”牛魔王激动地摇晃着悟空身子。

    悟空抽抽嘴角,你看人再多有什么用我和他光屁股长大的,几斤几两谁不知道谁。

    “大哥你再晃下去,我就要散架了。”

    牛魔王停手,一脸不可置信,沉入自我怀疑当中去了。

    “大哥,你以后见他可别再调戏他了。”要不是这次上岸伤了元气,臭小子才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行啦,做哥哥的我记下了。”牛魔王摊趴在石桌上。

    悟空从身后变出一坛酒来:“来,喝口。”

    牛魔王接过仰头直灌,悟空笑了笑又变出一坛来。

    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久别重逢時,把酒话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