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灵剑魔缘 > 第三十九章 从见天日
    如此这般,那些骷髅又坚持了片刻。那块巨岩的高度已经被它们抬至跟大腿一样,如果维特现在要冲出去的话,只需要加快速度弯低身一窜,从那些骷髅的脚边钻过去,便可以逃到外面了。

    可是他跟希奈娜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以后,由陌生人,变成一对患难之交的朋友,他又怎么恨得下心,就此不顾希奈娜而去呢?

    维特此刻非常紧张,连手掌心都在冒汗。他看了一眼希奈娜,见她依然如故,痴痴呆呆,他不由得将希奈娜的手握得更紧。

    回头再看那些骷髅教众,发现他们已经将巨岩抬至腰部,如果还要把绝界石抬高的话,必须要有人进入巨岩底下,双手向上撑,才能将巨岩继续托起。

    不过,这个动作可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一不小心,出了什么差错,而使巨岩压将下来的话,站在巨岩底下的骷髅,将会粉身碎骨。

    这些厉害的地方,骷髅教众自然也明白。他们沟通了一会,开始以接力的办法,继续去抬巨岩。他们的方法很简单,所有骷髅依然保持现状,然后由第一具骷髅松手,进入巨岩底下撑着。等到他站稳脚之后,才换另外一具骷髅进去帮忙撑。

    如此类推,一具具骷髅互相接力。几百具骷髅忙了半天,双手并举,终于把绝界石高高的抬起来。骷髅教众向左右两边让开,在中间让出一条道路给维特与希奈娜通过。

    维特想不到这么艰巨的任务,这些骷髅竟然可以在顷刻间完成。他觉得非常感激,便朗声向所有骷髅教众致谢。临离开之际,维特回头看了一眼赫冬斯,只见他早已坐回在自己的原位上,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珍重。

    可以重见天日,是他们两人自从掉下矿洞之后,所日思夜想的事情。如今愿望成真,应该值得高兴才对。但不知为何,维特此刻的心情却非常沉重,有种淡淡的惆怅之感徘徊在心中。

    他脑中更闪过一丝奇怪的念头,若然能够留在这座神殿里面,跟所有骷髅教众痛喝几杯,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可是这种想法稍纵即逝,维特随即想道:“千辛万苦的才找到出口,途中还要打生打死,而且几乎连命都送了,怎么可以不走?”一想到这些,他马上醒觉过来。拖着希奈娜,大步踏出这座神秘的日蚀神殿。

    刚走出洞口没有多少步,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四周尘土滚滚,飞沙走石。维特转过头去看,发现绝界石已再次落下,将神殿与外界的道路从新隔绝。

    原来这块绝界石,比神殿出口的通道还要大。从神殿外面的通道望进去神殿的入口,只见殿门已经被死死的堵着。看来即使外面有再多的人,限于地方狭窄的缘故,他们也不能像里面的骷髅那样搬动巨岩,如果神殿里面的人决心不出来的话,外面的人是如何都闯不进去的。

    维特长长的呼了一口大气,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劫后余生,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刚才在洞里面的惆怅感,一扫而空。

    其实今次的经历实在是非常奇特,有很多问题他自己都搞不明白,可是糊里胡涂的竟然又将事情摆平。不过这些疑问,还是留待以后再想吧!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痴呆的希奈娜弄醒过来。

    维特看一看周围的景象,知道他们身处在一个山洞之中,他拖着希奈娜由洞口走到外面,只觉得烈日耀眼。午后的阳光使维特眼睛睁不开,阔别了太阳一段时间,此刻再次相见,内心有万二分的感动。

    维特让阳光肆意的撒在皮肤上。此刻,当真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虽然他身上还有不少伤口,但暂时也不管那么多,他尽情的享受着阳光带来的温暖。

    第三十九章守护之心

    维特享受日光浴之余,也不忘记数一数失落在神殿里的时间,其实他跟希奈娜失陷在雅玛克矿洞到现在为止,到底过了多久,他确实也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肚子正饿得慌,而且也觉得喉干舌燥,非常口渴,于是便带着希奈娜寻找水源和食物去。

    原来这座神殿的入口,是藏在雅玛克矿山另一边的山脚之下。维特拉着希奈娜寻找出路,只见这边的地势较为崎岖,山路几乎都被野草所淹没,道旁两边均由山壁所围绕着,神殿的位置藏得相当隐蔽。

    竭萨摩教为何会在那么秘密的地方兴建神殿?若然他们是以传教为己任的话,神殿不是应该建在通明处,较为恰当吗?种种疑问,维特想了大半天,都没有答案,便只好放弃不再去想。

    两人随着山道绕了一个大圈,走了没多久,赫然听见有些潺潺的流水声。维特开心的拉着希奈娜循声而去,走不多远,便来到一条溪边。但见溪水清澈,里面还有些鱼在游来游去,他毫不客气,当先走到溪边喝了几口清水。

    维特喝过水以后,觉得精神百倍。他让希奈娜坐在一旁,然后去到溪边,两只手在溪中互擦了几下,将手中的污垢清洗干净。双手合拢,盛载一些溪水,递到希奈娜面前让她喝。

    可是希奈娜仍旧痴呆,完全没有半点反应。过了一阵,维特手中的清水,均由指缝之间流走了。维特不禁觉得纳闷,于是把自己的汗巾掏出来,放入溪中浸湿。为希奈娜抹去脸上的灰尘,然后再尝试去叫唤她,不过,依然不见她回答。

    此时,希奈娜虽然不再发抖,不过也只是呆坐着,双目无神的看往前方,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般。维特轻轻打了她的脸蛋几下,可是她仍旧没有反应。

    维特心想:“看来她真的受到太大的刺激,因此被吓坏了,那么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叫醒她呢?”维特一时间束手无策,正感到烦恼之际,只见希奈娜腰袋中发出一阵晃动。

    他知道那是地耀灵鼬在里面翻滚,看来它也跟自己一样,觉得饥渴肚饿。于是便把它由口袋中掏出来,去到溪边盛一些水让它喝。等它喝饱水以后,维特又将它抱回去,放在希奈娜的掌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