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灵剑魔缘 > 第39章 小妖吐焰(二)
    “那只乌鸦双爪被火焰一熏,使它痛得拼命挣扎,继而撞向山壁之上,再跌到祭坛下边,刚好落在那两名寻找路径爬上平台的黑衣教众身旁。

    “满图长老眼见自己所养的尊使被火焰烧伤,觉得非常心痛,忙吩咐那两名黑衣教众,为那只乌鸦解开爪上的软鞭。可是它被小妖吐焰这么一烤,身上的羽毛几乎都被烧毁,早已奄奄一息了。

    “当时祭坛下面乱成一团,正是使出黄道飞炎的良好时机。我知道多想无谓,所以立刻开始咏唱,筹备下一轮攻势。

    “再说扎力满,他以一敌三,虽说每一招都是不要命的打法,但力气总有用尽的一刻。他一轮猛攻之后已经气喘呼呼,身形也不免显得呆滞。仲尼等三人不断抢上猛攻,扎力满顿时处于下风,形成只有挨打的局面。”

    威利尔道:“为何那满图长老只是吩咐众人行事,而自己却没有出手?”

    卡布道:“如今想起来,满图长老的能力也不能小觑,可能那时他只是关心扎力满的动静,所以才没有把握好时机,分心去对付我。”

    威利尔道:“闻说竭萨摩教的首领人物,每个都擅长使用黑巫术以及召唤术,这次的交锋你有否见识到?”

    卡布道:“当然有!那种惊险程度,直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记得当时我的咏唱还没完成,而扎力满那边战况就越来越激烈,我知道瞎心急也是没用,唯一可以扭转局势只能靠黄道飞炎。但这个魔法的咒语也确实够长,我的咏唱还没到三分一,扎力满已经抵挡不住了。他被仲尼一棒打中背心,身体直向前飞了出去,同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全洒在那名黑衣教众脸上。

    “那黑衣教众刚伸手想去抹脸上的血污,都还没来得及闪避,便被扎力满撞倒在地。未等扎力满站起身来,塔哈娜便抢上急攻,她剑尖向下疾刺两招。两剑都是非常狠辣,就像要致扎力满于死地,非要将他牢牢钉在地上不可。

    “扎力满顺势两个翻滚躲开,可惜最终左胁还是被塔哈娜重重踢了一腿。这一脚当真厉害,将扎力满左胁三根肋骨踢断,他飞跌到满图长老身边,挣扎着爬了起身,但还没站稳便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就倒了下去。

    “扎力满被解决了,祭坛下所有人便开始专心对付我,这些邪教的人,我原本就不想去招惹他们。但既然已出手干预了扎力满的事,只怕他们早将我视为眼中钉,要除之而后快。我打也不是,走也不是,当真是进退两难。

    “况且我是亲眼看见扎力满的下场,他们对付竭萨摩教的人,下手也那么狼毒。我可不想被冤枉成是扎力满的同伴,还有那个什么鸠种钉的刑罚,我更加不想成为它的第三名受害者。

    “我突然萌生退意,心中踌躇着应否离去,如此一来,我的咒语念得不太顺利,大大影响了咏唱的速度。一直没出过手的满图长老,此刻也有所行动,他将手中的鸟骨法杖往地上一插,口中念念有词。

    “他一边念咒,一边手舞足蹈,就像土人在跳舞一样。他咒语念到一半,突然又摇头又跺脚,我当时还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原来这些都是召唤术的仪式,他是要召唤冥界的魔兽,来对我作出攻击。

    “此时的战况,对我来说可谓相当不利,他们人数众多,而我只有自己一个人。如果现在停止咏唱然后逃走,相信他们绝对追赶不上我,但这样一来,扎力满就只有死路一条。我对他的遭遇确实有些可怜,想到这里,我咬紧牙关,决定尽力帮助扎力满。

    “荒野之中寂寂无声,周围除了弥漫着念咒声之外,还夹杂着我响亮的心跳声。我跟满图长老彼此都在争分夺秒,如果谁先使出法术,谁赢的机率就会大增,而较慢的那一方,很可能会落败甚至死亡。

    “在如此紧张的气氛之下,我内心很难静止下来,所以便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祭坛的情况。我回想起先师教导的呼吸法,心情才逐渐平复,咏唱速度也恢复正常。可是就在我念到最后一段咒文的时候,满图长老已经停止下来,他终究还是比我快完成仪式,先把法术使了出来,看来这场战斗我注定会落败。

    “我忍不住睁开眼睛去看下边的祭坛,只见满图长老身前出现三个空洞。一些奇怪的“吱吱——吱吱——”声,从洞中传了出来。我只觉得那些声音的回音很重,犹如山谷中的回荡声。很明显的,他身前这三个空洞,是三条很长的隧道,至于隧道的另一边是通往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洞里面传出来的吱吱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这意味着里面的东西正在快速移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