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灵剑魔缘 > 第23章 黄沙飞扬(一)
    玛嘉烈吟道:“幸运或不幸?嗯!这……该怎么说?”

    安妮也道:“那么折尔夫也总有家人的吧?如果当时他也死了的话,他的家人该怎么办?”

    卡布摇头道:“折尔夫跟我一样,父母早就去世了,平常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活。因此才会萌生了‘跟其他人一起死去或许比较幸福吧?’这种想法。”

    众人沉默了一阵,过了良久,威利尔才说道:“能多活一天也总算是件好事,如果折尔夫能善用自己的下半生的时间,多做一些好事,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那么他存活下来,不就变得更有意义?”

    卡布点头道:“唔!你这么说也许有些道理。可惜当时你不在场,否则的话,或许就可以解开折尔夫心中的郁结了。”

    威利尔道:“可是有一点我还是不明白。”

    卡布道:“那是什么?”

    威利尔道:“刚刚听了你的陈述,那帮匪徒没有可能会放过折尔夫,怎么只有他可以存活下来,而其他人却无一幸免?”

    卡布道:“这就是折尔夫所说的幸运,还是不幸的缘由。

    威利尔道:“此话怎么说?”

    卡布道:“折尔夫之所以能够活命,这就要归咎于那个小男孩了。由于那个小男孩当时的年纪尚幼,出手力道不够猛烈。他虽然将折尔夫砍得遍体鳞伤,但是却没有击中致命要害,因此折尔夫没有立刻死亡,只是倒在雪地之中昏迷过去。

    “可是你们想一想,当时天寒地冻,折尔夫身在通古斯亡灵谷,那种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而且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要是真的没有被人发现的话,他就算不痛死,伤口一直流血不止,那也会要了他的命。”

    安妮道:“他不是随即便被路过的人给救活吗?”

    卡布摇头道:“不是的,据将折尔夫救回去的那个猎户所说。折尔夫在雪地里面昏迷了整整一晚,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给那个路过的猎户发现,将他救回家医治。”

    威利尔惊讶道:“你说折尔夫昏昏沉沉的静养了三个多月,伤势才好转过来,那么照常理来推断,他受伤应该不轻,他怎么可能在雪地里熬得过一晚?”

    卡布道:“唔!此事的确是难以置信。你试想想,如果你昨天中的一箭,要是不医治的话,你是否可以熬得过一天?”

    威利尔摇头道:“我想,大概是不可能吧?那么,折尔夫又是怎么撑得过去?”

    卡布道:“那猎户对折尔夫说,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不死,当真是一个巧合。因为当时的天气正好是严寒隆冬,干旱而冰冷的空气,将他身上所有伤口流出来的鲜血凝固,形成一个止血的效果,所以才能够保住他一条性命。

    “如果当时是盛夏的话,折尔夫流血不止,不必等到天亮,他体内的血液早就流干了。兼之折尔夫身上有皮裘保暖,使他的体温不至于下降得太低,否则的话,猎户在雪地里发现的,不但但是二十多个被杀害的汉子,而且还多了一具被冻死的尸体。因此,折尔夫能够存活下来,确实是一场造化。”

    威利尔等人听了都不禁“啊”了一声,将心里面的疑问解开,恍然大悟。

    卡布道:“经过那次的遭遇,折尔夫一夜之间痛失全部伙伴,赚回来财物变得一无所有,更经历由生到死。最终使他不再执着于身外之物,所以过了没多久,折尔夫便正式出家修行。”

    听卡布说完这个故事,众人都不禁为折尔夫觉得感慨。

    威利尔说道:“路上见到不合理的事,我们是应该出手帮助,但是世途险恶,所做的事情,未到最后一刻都很难辨别是对是错,我们只要无愧于心就好。”

    卡布笑道:“威利尔你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恩师,看来你真的遗传了他的风范。”

    威利尔不好意思的傻笑了起来,然后问道:“你刚刚说了别人的故事那么久,那么你自己有否遇上过强盗或奇怪的事情?”

    卡布道:“那些资深的强盗,不会打我们小资本的主意,所以这十年来,我是没有遇上过真正的悍匪大盗。不过惊险的事情,倒也曾经听闻过许多,至于怪事嘛……早在几个月前还真的让我给碰上了。”众人听卡布这么说,都眼前一亮。

    威利尔道:“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说出来听听。”

    卡布道:“其实我这次回来看你,也是为了这件事……”他讲了那么久,现在觉得有些口干,便随手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几口酒,然后才续道:“大概在三个多月之前,我当时在尼卡迪亚王国做生意。唔!你们有听说过尼卡迪亚吗?”

    威利尔道:“尼卡迪亚是不是那个有许多古老遗迹的国度?闻说这个地方最近有沙漠化的催向。你到那里干什么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