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帝后世无双 > 第350章 让他悔恨
    云初黛脸色微白,嘴角却有盈盈的笑意,那笑意虽不达眼底,可是晋帝也不在乎。

    “皇上,万一让太知道了如何是好?”

    这段时间,对外说是仙歧门圣女住在皇家别院,但是实际上她却是一直以皇帝新封翠美人的身份住在瑶宫。

    瑶宫里的宫女太监极少,留在这里唯有的那几个都知道谨言慎行,平时也不敢与她多说话,一个个跟哑巴似的,又都面无表情,云初黛一开始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

    她想过死。

    可是,死过一次的人,越发怕死。

    她也心有不甘,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难道她要这样去死吗?

    也许,这是她的另一个机会?

    如果她不能嫁给镇陵王,那么,就阻止镇陵王好了!

    如果说,她阻止了镇陵王,保住了晋帝的皇位,又有了晋帝的儿子,那么,她以为岂不就是皇后,太后了?

    这一条路,她一样可以坐到天下女人最至尊的位置!

    以后,这大晋的江山就是她的儿子的!

    这么一想之后,云初黛也不想死了,觉得她的路子还是能够走得对。

    天无绝人之路,也许,上天本来就是要让她走这一条路的吧!

    虽然不能嫁给镇陵王她还是觉得很不甘,可是,男人算什么?她要的是地位,是权力!

    那个男人既然看不上她,以后,她一定会让他后悔的!她要让他伏在自己的脚边,悔不当初,后悔撕了与她的婚书!

    如果他能够彻底了悟,如果他能够求她,也许她还能想到办法留下他一命。

    云初黛想着,找个地方把他关起来,以后他便是自己一个人的,似乎也不错。

    这么想着,云初黛觉得现在对晋帝的忍受都不是那么难过了。

    “他发现不了。就算他发现了......”晋帝没有把这句话再说下去。

    现在他是只有晋天皓这么一个能当太子的儿子,而且他对晋天皓也还算满意。但是,当皇帝,自然要比当太上皇好得多了。

    云初黛心里觉得有些冷。

    晋帝真是一个无比自私的人。

    为了自己,他可能连自己的儿子都能放弃。

    不对,不是可能,现在就已经是了。

    为了自己的命和龙椅,他不是很快就要把自己那个儿子送去喂皇陵煞龙了?

    所以,为了能让他听自己的话,一来,她还来哄着他顺着他,在床上能够取悦他,二来,要尽快怀上他的孩子,第三......

    仙歧门宗师现在也住在皇宫里,如果她能够见到他,有机会跟他单独说话,一定要让他帮帮自己,她一定要想到什么办法,把晋帝控制在自己手里才行!

    否则,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他所放弃掉!

    “皇上,镇陵王他......”

    “怎么,你还想着与你最初有婚约的鬼王吗?”晋帝声音有些冷。

    云初黛立即说道:“怎么可能?这天下无一女子敢嫁镇陵王,皇上以为臣妾能不一样吗?”

    “哦?可是朕听说,当初在你父亲和天皓想要跟鬼王解除婚约的时候,你还一直反对,坚持不退婚。”

    云初黛一想到宴席那个时候冷酷而俊美无双的镇陵王,心就猛地跳动起来。

    若不是出身、性格和可能会有的结局都令人害怕,单看人,天下有哪个男子可与镇陵王匹敌?

    那种英姿伟岸,俊美不凡,气质过人,哪里有人可与他相比?

    最后若是死了,还真的有些可惜。

    她垂下眼眸,不敢让晋帝看见自己眼里的爱慕和热烈。

    “皇上,臣妾也怕啊,就怕真的退亲之后,镇陵王一怒之下,大开杀戒,臣妾实在是怕死的。”

    晋帝倒是信了她的这话,扶着她起身,将她拉到自己腿上,搂住了她的腰,“现在有朕护着你,他不敢。”

    “皇上可定要护着臣妾呀。”云初黛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把身子贴了过去,柔声说道:“臣妾说了,当日宫宴上的那个迟妖精,怕就是仙歧门那个大闹了臣妾宴席的那个女人,她当初还带走了臣妾的花焰鸟,宫宴的时候,她不是也有一只鸟相助的?”

    “哦?”

    云初黛心里闪过杀意。

    她对云迟嫉妒到要发疯,也恨得要发疯了。

    现在她最恨的人不是晋天皓,不是晋帝,不是镇陵王,反而是云迟。

    一来云迟害她的祈福仪式失败了,因而让她落在了晋帝这恶魔的手里。

    二来云迟美艳远盖过她,现在有人说起来,无一不是在说,迟妖精那个女人,眼波流转间可以勾魂摄魄,因而才能勾住了镇陵王的心。

    镇陵王本该是她的。

    镇陵王弃她如敝,对她不屑一顾,但是,在宫宴上,竟然与那不知羞耻的女人搂抱在一起无视旁人而亲吻。

    她嫉妒,她憎恨。

    她一定要毁了那个叫迟妖精的妖精!

    “皇上,臣妾想让那个迟妖精陪着臣妾住几天,也是因为想要查清这一点,臣妾想把那只鸟抢回来,献给皇上。”

    其实,云初黛并不确定云啄啄是当初的那一只花焰鸟,不,应该说,她觉得那并不是,因为当初那花焰鸟很小的,也没有多什么攻击力,可是在宫宴上的那只鸟却很大,而且极度强悍。

    可她才不管是不是呢,只要能找到这么一个借口夺了云迟的鸟,还能将她置之死地就行。

    “朕已经下旨让那迟妖精到搬到别院去住了,只是之前她感染了风寒。”

    “臣妾不怕,而且,明天也应该已经好了吧?”

    “嗯,朕等会再派人去催催。”晋帝说着,手已经开始剥起了她的衣服来。

    云初黛知道接下来又是使尽浑身解数取悦他的时间了,忍住了屈辱的感觉,顺从地倒在床上。

    很快,房里就响起了让人耳热心跳的声音。

    寝宫外,老太监长福垂着头袖着手站在门外,一动也不动,听着皇帝的喘息声和云初黛的嘤咛声,如同老僧入定。

    宫里的旨意传到了迟府。

    云迟正捧着一碗清心莲子羹在吃着。

    镇陵王有些嫌弃地把自己的那一碗也推到了她面前。他不吃这种甜腻的东西,只吃了一口就不碰了。

    “王爷,姑娘,宫里来人了,让姑娘明儿一早便搬到别院去,并且说了,只能带一丫鬟,还有,让姑娘把那只鸟带到别院去,给准太子妃解解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