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穿越的师姐话很多 > Chapter 314 所以麻烦究竟是不是麻烦?(十三)
    齐月当然知道在一切类似于“宴会上”签订契约之类的行为都属于“慢性自杀”,属于把隐患全部留在最后的做法,所以齐月便笑了笑,理所当然地反问道:“所以这次的宴会根本就不是什么专门为夏九天先生的到来准备的宴会?”

    “嗯?我有说过这次的宴会是专门为夏九天先生准备的吗?如果让你产生了这样的误解的话,那就是我的不对了,”加杰尔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解释道,“当然这场宴会只不过就是一场普通的宴会而已,签一个契约怎么可能先开一个宴会?”

    “而且要开宴会的话一定是要在正式签订了条约之后的吧,况且现在这种情况要开宴会的话我总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华夏现在可是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啊……”随后夏九天也开始表达对宴会这类事情的“明确拒绝”,“这样吧,你假如能在契约条款中加上一条‘愿意为华夏提供无偿的大量资金支持’,我就同意在签订契约之前参加宴会。”

    “您在想什么好事呢夏九天先生?明明知道我们这边根本就没有同意在契约上写下除了‘为华夏提供可接受范围内的技术支援’之外的什么有利于华夏的条款哦?这种事情您应该早在来到‘桑哲’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吧?”

    加杰尔笑了笑,表示夏九天刚刚所进行的“单方面的论调”完全是不切实际的个人主观猜测,所以加杰尔也就简单地配合着夏九天,稍稍吐槽了一下他,但是这种“温馨”得像是朋友之间的氛围则是在他们走到某个会议厅时完全消散了。

    “所以在夏明希先生准备在我们基本上已经决定好了的条款上加上些我们接受不了的条款之前,我们要不要首先就在条款上加上‘华夏在使用我们的技术的时候,必须向我们支付费用,这些费用并不包含在为我们提供的援助中’的条款?”

    “在那之前还请你先把我们已经打印好了的条款拿出来让我看看,毕竟虽说条款是我们双方商讨出来的最佳办法,但是条款的书面文件实际上是由你们印刷的。虽说我并不是不相信你们,只不过你们‘桑哲’做出的事情实在是太让我们这些人‘心寒’了。”

    夏九天看了一眼从这个会议室中走了出来的目前停留在“桑哲”的所有人员中地位最高的罗敏·奥斯维尔,虽然并没有伸出手去,但是齐月和加杰尔也确实感受到了来自于夏九天和罗敏之间的那种非同一般的“紧张感”。

    “嗯,当然会给你看的,只不过不是现在,”罗敏看了一下似乎觉得自己就算留在这里也已经没什么事好做的齐月和加杰尔,就在这两个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罗敏便抓住了加杰尔,并且叫住了齐月,说道,“你们两个也过来,这种事情虽然和你们没有什么利益上的纠葛,但是多多少少和你们有点关系。”

    夏九天短暂地陷入了沉思,但是下一刻仿佛又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对罗敏说道:“现在在这外面说是不是有点不好?要不要进到会议室里面再说?你们的会议室是不是完全隔音而且没有监听监视设备啊,如果你对你们的会议室不满意的话,可以雇佣我们华夏的工程队来为你们建造这些设施哦?”

    “那就不必了,没什么人能攻破‘桑哲’的安保系统,因为‘桑哲’本身的安保技术就是世界第一,”罗敏说着便把夏九天迎进了会议室当中,同时也催促着齐月和加杰尔也进入会议室之中,“不过既然你都这么建议了,那么我们还是进来再说吧。”

    等到这四人全部落座之后,首先开口的就是作为“东道主”的罗敏。

    “夏九天先生还请见谅,我们这次的合作虽说确实是值得被历史铭记的合作,但是那也毕竟只是会在后世被铭记,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还不是什么值得公开的事情,所以我们这次会面只有四个人,应该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倒不如说这里有我的一位‘同乡人’倒是让我觉得很舒服,而且这位毕竟也是在你我看来和双方都有些关系的人,所以作为这些条款的‘中介人’看起来倒是很合适。加上万年晓先生背后的人应该也相对比较有权势,所以我相信你们的眼光。”

    “同时也相信我内心中对万年晓的某种‘熟悉感’。”这句话夏九天虽然没有明说出来,但是齐月总感觉夏九天的言语中包含着这些东西。

    按道理来说,会议桌上是不应该有茶具套装这一类东西的,但是这里的会议桌上却莫名地摆上了一套茶具,而且茶壶里面应该还有不久之前泡好的茶。

    夏九天接过罗敏缓缓推过来的茶杯,只是把这茶杯拿了起来吹了吹,并没有开口喝下,而是问道:“所以我一直很好奇,代替我儿子的万年晓的背后,站着的到底是谁,仅仅是一个带领‘桑哲’某个团队的‘奥斯维尔博士’可不会有这么大的权能吧?”

    “你说的没错,万年晓的老师实际上是‘桑哲’的名誉院长,就是那位来自华夏的‘全能’项腾云,虽然他不怎么喜欢插手‘桑哲’和各个国家之间的事情,但是他的学术影响力却仍旧影响着整个世界。所以我才让万年晓作为去华夏‘支援’的人。”

    “我在来到这里的短短的时间内确实也听说过‘新全能’万年晓的事情,假如能有这么一个可以代表‘桑哲’的‘奥斯维尔博士’可以借给我们的话,我们还真是感到荣幸呢。”

    夏九天的话中确实没有一丝虚假,齐月还是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一点的。

    “夏九天先生过誉了,我只不过才来到‘桑哲’不到一年,没有资格说自己可以代表‘桑哲’。我倒是和夏明绝见过一面,你的儿子才确实是‘学者’的代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