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万历驾到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年尾
    在得知张维贤要留在西北的情况下,曾省吾脸上的表情也就松懈了下来,看了一眼张维贤,曾省吾沉吟了片刻说道:“老夫准备先向朝廷陈奏募兵的人数。”

    “那曾大人觉得多少合适?”张维贤看着曾省吾,开口问道。

    曾省吾想了想,然后说道:“五万人差不多了吧!”

    对于曾省吾说出来的五万人,张维贤有些不置可否,张维贤知道的要比曾省吾多。因为在他离京之前,京营已经在改制了,募兵什么的就不说了,京营这一次主要改的是军制。

    按照皇上的说法,那就是军团作战,不能够向以前一样,依靠着人数冲杀。

    主持这一次改制的人是定北侯戚继光,按照他的陈奏,一个军团的人数是三万六千人,也就是一个车营。中间细分了很多兵种,也更加的讲究配合。

    其他的就不说了,光是火炮的配备数量,足以让张维贤咂舌。

    在这种情况下,曾省吾请留五万人,皇上答应的可能性并不太大。

    要知道朝廷有九边,每年花费在大同粮饷军需如果达到了二百万两,那整个九边要多少?京营要多少?西南要多少?即便是官绅一体纳粮了,朝廷也养不起这么多的兵啊!

    不过张维贤也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和曾省吾说些什么,多报点也好,给陛下留一个砍的余地。

    “曾大人考虑的周全!”张维贤笑着说道:“只是削减到了五万人,大同府的城防就要重新安排了,曾大人怕是要劳累一些了!”

    “为国分忧,谈不上劳累!”曾省吾一脸认真的说道。

    大同镇这些日子的消息传得很快,分地募兵,还有就是毛纺厂买地。据知情人士透露,毛纺厂从总督衙门买地的钱,每亩地达到了八十两白银。

    三千亩土地加上五千亩荒山,总督衙门足足卖出去了四十四万两,绝对的大手笔。

    另外一个消息就是招工了,毛纺厂开始招收男工,每天管饭不说,还有三十铜板的工钱。一时间无数人趋之若鹜,大部分都是被解放出来的军户。

    整个南运河的河边都成了工地,无数的建筑材料被运送到这里,忙得是热火朝天。

    在草原上,瓦剌各部也在忙着,他们在忙着剪羊毛。已经开始下雪了,多余的羊要宰杀过冬,这是每年的传统了。只不过今年不一样,大家将羊毛存起来,准备到大同去换东西。

    归化城。

    三娘子坐在椅子上,靠着炭盆里面的火,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弟弟莫日根,开口说道:“大同卫那边传了消息过来,让咱们尽快将羊毛准备好。”

    “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第一批过几天就能起运了。”莫日根点了点头说道。

    虽然莫日根也是有野心的,可是无论是他还是三娘子,或者是瓦剌的其他人,心里面都明白一点,那就是瓦剌现在无力和大明叫板,打不赢了。

    三娘子点了点头:“第一批你亲自去一趟,别让他们在那边闹事。”

    莫日根点了点头:“我一定安排好,不会出问题的。”

    “有黄台吉的消息吗啊?”三娘子对这个问题还是很关心的,毕竟黄台吉不死,她心里面也没底。

    “有!”莫日根点了点头:“东边传了消息过来,黄台吉在察哈尔落脚了,布延彻辰收留了黄台吉,还分给了他一个小部族,现在跟在布延彻辰的身边。”

    沉吟了片刻,三娘子有些无奈的说道:“布延彻辰一统草原的心思不死啊!”

    莫日根默然,他当然知道布延彻辰一统草原的心思不死,收留黄台吉的心思也是昭然若揭。迟早布延彻辰得打过来,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察哈尔和内喀尔喀不平,布延彻辰不会打过来的。”

    莫日根这话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自己的妹妹。

    三娘子倒是不太在意,摆了摆手说道:“科尔沁是草原之狐,他们奸诈的很,布延彻辰想要统领他们,那是不可能的了,至于内喀尔喀,咱们早就看布延彻辰不顺眼了。”

    “不过壮大自己才是最关键的,不能等着别人弱小下去。”

    事实上三娘子更担心的是大明,大明这位皇帝让她觉得很不安。那位少年天子虽然年纪不大,可是目光却极具侵略性,自己被他盯着的时候,那种让人想臣服的感觉很不舒服。

    与其担心布延彻辰会打过来,倒不如担心大明会打过去。

    “听说大同在改军制。”莫日根想了想,又说道:“废掉了他们原来的军户,将所有的土地分给了那些军户,以后大同府的兵采取募兵制。”

    募兵制?

    三娘子当然知道募兵制是怎么回事,当年大明和瓦剌交好的时候,自己跟着俺答汗去过大同,知道这里面的区别。自己果然没猜错,那位少年天子心大的很啊!

    “我亲自压着羊毛去大同!”三娘子想了想,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三娘子想亲自去看一看,没等莫日根说话,三娘子先开口说道:“募兵制,你知道我想到的是什么吗?是戚家军,大明最有名的募兵。”

    “大同总兵叫麻禄,那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如果募兵了,说不定不久之后,大同就会出一个麻家军了。我要亲自去看一看,不然不放心。”

    莫日根倒是不以为意的说道:“幸亏马芳死了,不然就是马家军了?”

    “大明的确有人能打,不过也就戚继光一个人而已,其他的人都算不上。”

    对自己哥哥的想法,三娘子知道一时半会儿改变不了,也就没在多说什么。作为一个曾经和徐文长吴兑相交甚好的女人,三娘子比所有人都要了解大明。

    募兵和军户都是明军,可是绝对是两种明军。

    比起军户来,募兵是真的能打,三娘子对戚家军那条著名的奖赏很清楚,一颗人头四十两,别说其他人,就连三娘子听了都想去砍脑袋了。

    这一次打黄台吉,大明皇帝兑现了承诺,据说光是给的人头钱就有二百万两。

    如果不是自己进京朝见了,估计大同府的明军早就冲出来了。以前是自己这边的人打草谷,以后就是明军打人头了,出来一趟砍两个人头,发家致富新捷径。

    没人敢小看钱的力量,尤其是对于底层的没钱人来说。

    “大同完了就是宣府,宣府完了就是榆林,一个个改过来,估计要不了多久,明军就要出塞了。”三娘子在心里面暗自提醒自己,同时也坚定了一定要去看一看。

    花费那么多银子养兵,肯定不会是摆设啊!

    大同,内务府衙门。

    这几天李中行可以说是忙得不可开交,整个人可以用脚打后脑勺来形容。虽然入冬了,盖房子是不成了,可是平整土地,采石,准备木材,这些都能干。

    制作织机,同时还要组织船队运东西,怎么可能不忙。

    瓦剌那边的第一批羊毛就要到了,库房修建正在赶工,虽然纺织厂可能建不起来,可是每一家都想着年前开工,赶在过年的时候上第一批毛呢大衣。

    毛呢大衣夏季不好卖是肯定的,但是冬天必然很好卖。

    谁能早做出来,谁就能够早卖一天,可别小看早卖这一天,那是了不得的事情。为了这个目的,无论是晋商,还是勋贵,那都忙得不可开交。

    “大人,瓦剌那边来消息了!”一个身影从外面跑了进来,大声的说道。

    李中行抬起头问道:“什么消息?”

    “第一批羊毛已经起运了,很快就会运过来了,另外三娘子这一次也亲自来了。”手下连忙说道。

    三娘子要亲自来?

    李中行苦笑,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他没法阻止,总不能不让三娘子来了?他没这个权力,也没这个胆子,想了想,李中行开口问道:“总督府那边知道了吗?”

    “知道了!”手下点了点头说道:“消息就是从总督府那边传出来的。”

    李中行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没咱们什么事情了。”

    京城,文华殿。

    朱翊钧走出了文华殿,站在门廊上,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身上披着毛呢大衣,脸上的表情有些淡然。自从入冬以来,天气虽然很冷,可是雪却没怎么下。

    今天老天爷似乎顺心了,终于下了一场雪,而且是下起来就没完了。

    比起下雪,朱翊钧更喜欢下雨,不过下雪也挺好,至少不旱。今天是腊月初三,马上就要过年了,朱翊钧不得不感叹时间飞逝,一转眼一年又要过去了。

    自己来到这个时代马上就要进入第十六个年头了,很多事情都要发生了改变。

    有些事情自己参与了,有些事情自己没参与,有些是鞭长莫及,有些则是故意不管。比如现在的辽东,估计就有一个人在处心积虑的壮大自己。

    他应该在谋划着如何击败自己的对手,说不定已经打败了几个了,马上他就要一统建州女真了。到时候一股大势力就要在辽东崛起了,倒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朱翊钧目光随着雪花飘向了远方,但是心里面却是波澜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