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真龙 > 第442章 单挑!
    秦尧忽然来了个恶俗的想法,低声笑道:“我觉得你跟孔宰予的情况有点类似啊,都是男人身体女人心。我觉得你不如将就一下,跟他勾搭勾搭算了。”

    范坚强顿时失望地摇头:“还以为说你呢……不,要找也得找个女人身体男人心的男人婆,这样才般配。”

    秦尧被这货的无耻打败了。

    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是不是这世间那么多的玻璃百合,都是因为这种身体和灵魂的错位所导致的。

    ……

    范坚强终于走了,鬼知道这货又将去哪里做什么古怪事情。秦尧真想派人、甚至亲自跟踪他一下,但想想还是有点伤情分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范坚强这家伙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也称不上太坏,作恶有限。

    “咱们也该回去了,万幸这次没出什么大的意外。”秦尧说,但却兴奋不起来,“希望西方世界那个虫洞没出现太大的问题,不然就麻烦了。”

    唐小小:“是啊,说不定恩里克自宣为正界魔皇,和反向界魔皇分庭抗礼的事情,还会成为一件好事呢。牠会尽可能抵御反向界魔族的入侵,倒是省了遗族的麻烦。”

    秦尧笑道:“最有利的是,一旦恩里克需要正面硬抗反向界魔族的入侵,那就自然需要抛头露面。咱们还得抓这家伙拷问出科布多魔城的事呢,倒便于咱们确定牠的位置了。”

    这些乐观主义者,心可真大,竟然把抓捕血宗级大魔这么轻松的放在嘴上。

    而且到了凌晨的时候消息传来,竟还真的跟秦尧他们猜测的差不多——

    反向界的魔族果然通过西方世界的那个虫洞,派遣了一支浩浩荡荡的上百名魔族高手队伍。本以为德容牠们会在这边接应,哪知道却被恩里克为首的魔族高手来了一个瓮中捉鳖。

    几乎是出来一个打一个,出来一双打一双。面对恩里克这样的强者,原本的反向界魔族真的扛不住。最后也有勉强逃回去的,也算是知难而退,但牠们肯定会把这个出人预料的消息汇报给反向界的魔皇。

    到时候魔皇究竟会暴怒到什么样子,那就只能说听天由命了。

    而更加出人预料的是,神教这次也出手了。当反向界魔族和恩里克展开战斗的时候,神教那位女教皇忽然带着大批遗族反击,从后方突袭恩里克!

    或许他们觉得可以毕其功于一役,先把恩里克这个压在头顶的大魔给掀翻再说,还能借助了反向界魔族的力量。

    现在看来,神教教皇前阵子的妥协投降,也有忍辱负重的成分。一旦找到了机会,还是不惜跟恩里克来一场生死对决。

    而且教皇估计也觉得德容都没了,双魔只剩下了一个,对付起来的难度也就小了很多吧。

    但是结果让人很不如意,教皇又失败了!

    这位女同志也和教尊一样,拥有短暂达到血宗境界的能力。但是在恩里克这种真正的血宗面前,还是差了一筹。

    最终教皇被恩里克生擒,受到什么屈辱就不好说了,总之整个西方教廷大败而归,精英折损了大半,再也没有什么抵抗能力了。

    反向界魔族大军被击退,西方神教宣告彻底屈服,于是恩里克算是彻底打出了自信,得意洋洋。而且再一次向世人宣告了自己的地位——不仅是所有正界魔族唯一的至尊,而且是西方遗族世界的新教皇!

    所有人都有点懵逼。你身为一个魔族大佬,自封为神教的教皇?

    但是还别说,被活捉的女教皇又一次没节操了,竟然真的宣布将自己的教皇之位禅让给恩里克,甚至还亲自为恩里克加冕——将自己最强大的法器、也是象征教皇地位和权威的荆棘冠戴在了恩里克的头上!

    简直日了动物园了,世人大跌眼镜,对教皇的无节操无言以对。

    魔族当了教皇,这以后还怎么让大家虔诚的信仰神灵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恩里克算是风光了,一统西方遗族世界。而且牠的嚣张气焰也大大影响了东方的魔族,导致了东方魔族处在一种兴奋躁动之中。这些家伙一个个按捺不住想惹事儿,恨不能马上迎接恩里克魔皇的驾临,颇有种箪食壶浆以迎王师的冲动。

    一旦发生东西方的人魔之战,这些混蛋就是带路党啊。牠们心里可没有什么华夷之分、中外之别,牠们只是以自己的信仰为最高信条,信念高于族群,族群高于家国,这就是牠们的思维。

    所以说当西方教廷沦陷之后,其实东方遗族世界也已经暗潮涌动,危机四伏。

    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猎人公司的总裁、墨家钜子宇文天河陷落在了科布多魔城之中,这对于东方遗族世界而言算是个莫大的损失,也是对信心的重大打击。

    那么现在,谁是东方遗族世界扛大旗的人物?

    很多人自然而然还是会想到教尊,其次是秦尧。虽然说秦尧曾经打破过教尊不可战胜的神话,但却也没有将教尊击溃,这是实力方面;而在领导力方面,教尊对圣教的绝对控制不容置疑,但秦尧在猎人公司并非一把手,在墨家内部也只是大剑师,并不具备遗族领袖地位。

    所以恩里克也看准了这一点,牠信誓旦旦地宣布——在成功陷杀了东方钜子宇文天河之后,现在将要把战刀指向教尊!希望教尊识时务,像西方教皇一样主动交出自己的权限,并且带领全部手下乃至于带领整个东方遗族世界,向魔皇恩里克陛下俯首称臣!否则魔族天军一到,必将鸡犬不留血流成河!

    这份杀气腾腾的讨伐檄文,基本上就是对东方遗族世界的侮羞辱。魔族的骄狂和遗族的憋屈隐忍,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所有遗族都希望能有一个超级强者站出来,狠狠打击一下魔族的气焰。自然而然的,很多人想到了教尊和秦尧。

    现在,也就这俩人最有可能了吧?

    佛尊和道尊虽然也很强,但这两位出家人经过见龙湖一战之后似乎已经打掉了气焰和信心,一个月来都没有任何动静。

    但是在这一刻,秦尧却没有站出来——他无法选择和恩里克正面对抗,因为实力真的还不允许。他见识过血宗级强者的可怕,不是热血上头就可以战胜的。

    而且秦尧有事情要做——想办法解救宇文天河。现在不是逞匹夫之勇的时候,必须想办法暗中下手才行。必须活捉了恩里克,才能套问出再度打开魔城的办法。选择正面硬钢恩里克?而且不能打死、只能活捉?秦尧还真没狂妄到这个地步。

    所以就目前来看,秦尧的选择注定可能会让一部分人略微失望吧。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教尊却做出了一个令人极其费解、却又大呼惊讶的决定——单挑恩里克!

    单挑!

    当然这是粗浅的说法,事实上是教尊正面回应了恩里克那充满挑衅意味的檄文,表示东方遗族世界不是魔族随意作乱的地方。假如恩里克敢来东方惹事,悉听尊便,但要做好付出惨重代价的准备!

    而且教尊甚至在文中表示,你“伪魔皇”恩里克不是很狂妄吗?可以,我身为东方遗族世界的代表,接受你的挑战!

    时间就在一周之后,地点可以选择在东西方世界的交界处,具体位置可以由恩里克来挑选。双方都不必带什么手下,有本事就一对一单挑!

    一对一单挑血宗!

    教尊哪来的自信,太强悍了!

    但是不得不说,教尊这样一个表态确实大大振奋了人心,让整个东方遗族世界都为之欢欣鼓舞。而且大家也都开始再度正视圣教、正视教尊,因为在最关键时刻能够力挽狂澜的,还是这个巍峨屹立遗族世界数千年的庞然大物。

    这一次,圣教及教尊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相比之下,墨家和猎人公司也就显得暗淡了许多。虽然宇文天河的陷落也算是正面对抗魔族的道义之举,但毕竟算是失败了啊。

    几乎是一刹那间,圣教又成为了东方遗族世界的主心骨,而教尊也再度回归到了原本属于他的精神位置。

    这下猎人公司就有点尴尬了,整个遗族世界虽然不便明说,但是情绪是很明显的:说到底,你们猎人公司还是不顶用啊!虽然偶然迸发出来了个别天才,但是基础底蕴还是不扎实,而魄力同样欠缺。别的不说,最近红得发紫的秦尧,你怎么就不敢公开表示约战恩里克呢?

    在这一刻,恐怕安全局的高层也得反思:当初咱们将猎人公司排列为遗族世界的第一顺位,究竟是不是太仓促了呢?现在倒好,骑虎难下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暂缓表态,继续承认圣教的至高地位呢。现在又得仰仗着圣教和教尊,这是多尴尬的事情。

    假如任凭这种舆论势头持续下去,猎人公司只会越来越丢脸,而秦尧所谓的光环也会慢慢褪色。

    不过在猎人公司里,秦尧倒是没有受到这些名誉之争的困扰。他只是很好奇,教尊究竟有什么自信来对抗恩里克?

    作为同时对抗过德容、恩里克、教尊和嗜血蛟的顶级高手,秦尧对于这些强者的实力具有无可辩驳的发言权。他很清楚,就凭教尊那三秒真男人的实力,跟真正的血宗级强者没法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