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头狼 > 1823 贪念起,痴念从
    结束了?”我委婉的看向白老七出声。

    白老七微微点头,左胳膊搂着小满的肩膀拍打两下,右手攥着手机轻笑着说:“这小子看上去不声不响,实际上发起狠来是头禽兽,呵呵。”

    听到白老七肯定的回答,站在我旁边的段磊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不适应的吞了口唾沫摇摇脑袋。

    “王..王总,我..”小满浑身剧烈打着摆子。

    我鄙夷的打断他,眯缝眼睛开腔:“哥们,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谈任何条件,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明白?”

    小满狂点两下脑袋应声:“明..明白。”

    我捏了捏鼻头道:“调整一下你的呼吸,给文君打电话,就说定位器已经安好了。”

    “现..现在吗?”小满咬着腮帮子问道。

    我不容置疑的点头:“对。”

    小满深呼吸两口气后,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座机号码。

    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后,那边传来一道女声:“好到家外卖快餐,请问有什么需要?”

    我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没搞明白小满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我要一份扬州炒饭。”小满看了我一眼低声道。

    “好的,请稍等。”电话那头的女声吱应一声,四五秒后,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你搞什么飞机,我不是跟你说过吗,白天尽可能不要给我打电话,王朗很狡猾,他身边的张星宇更是属狐狸的,如果暴露的话,你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听声音很像文君,但我没办法确定,凑到白老七耳边低声交代:“记下号码,让树哥去查下所在地。”

    白老七点点脑袋,径直走进酒店。

    这个小满也算有点急智,弱弱的看了我一眼后,继续道:“文哥,你交代的事情我办妥了,但是刚刚王朗把我表哥喊到了办公室,我也不知道他想干嘛,心里特别害怕。”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随即又问:“只喊了大姚?王朗没有检查你身体吗?”

    小满越编越熟练,声情并茂的喘着粗气道:“检查了,我们早上刚一进头狼酒店,王朗就让几个人把我给扒光了,看了半天,也没说什么,就又让我把衣服给穿起来了,但临走时候他突然喊我表哥谈话,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检查你身体的时候,那个张星宇在没在旁边?”对方接着问。

    “在,我听见他好像还和王朗说,好像是他猜错了什么的。”小满轻声回答。

    “哈哈,这个小胖子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放心吧,你该干嘛干嘛,你表哥又不知道咱们之间的事情,就算跟王朗聊天也绝对会向着你的,加上他跟了段磊那么多年,段磊不会坐视不理,这事儿只要过了一两天就能风平浪静。”电话那边的男人亢奋的大笑:“今晚上我让你小表嫂好好招待你一下,等我电话吧,记住我的话,你不要紧张,没有证据,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不待小满再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

    小满握着手机,挪揄的望向我:“王总,我接下来..”

    “咚咚。”我回头朝着酒店喊了一嗓子。

    很快董咚咚和尿盆、姜铭快步跑了出来。

    我若有所指的朝着董咚咚嘱咐:“你们仨今天陪着小满,从附近随便开家宾馆,完事等我电话。”

    “知道了哥。”董咚咚瞬间会意。

    “小满,机会我给你了,如果你还跟我耍花招的话,那我只能送你上天。”我回头轻拍小满脸颊两下,眼神冰冷的吧唧嘴:“晚点再帮我办一件事,事成之后我给你拿三百个,保你安安全全的离开羊城,OK不?”

    小满立即瞪圆眼睛:“王总,您没有骗我吧?”

    我咧嘴一笑,指了指自己脸颊反问:“你觉得我像差钱的人不?”

    不多会儿,小哥仨带着小满离开我们视线。

    “唉,人这玩意儿真是特么没法形容。”段磊摇了摇脑袋苦笑:“贪念一起,痴念必从。”

    “踏踏..”

    白老七双手插兜再次从酒店走出来,朝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道:“小树从后门离开了,我让他去电信公司查查那个号码,估计最多也就一个来小时能出结果。”

    段磊吸了口气问:“老七,大姚真没了?”

    “嗯,他急眼了想拿砖头拍死小满,我又恰巧不小心没抓稳刀,被小满捡起来,一刀插进他心口。”白老七表情平静的点点脑袋,侧脖看向我问:“接下来咋整,我当把鱼饵呗?”

    “别鬼扯,文君那个逼养的邪性的很,万一他是想透过警察圈你咋整?”我毫不犹豫的摇摇脑袋,侧脖看向段磊问:“磊哥,你手底下有没有身世清白,体格子跟七哥差不多的嫡系?”

    段磊上下打量几眼白老七点点脑袋道:“还真有一个,目前就在羊城。”

    “咱这样..”我压低声音道。

    几分钟后,白老七朝着我翘起大拇指道:“你小子越来越阴了。”

    “吃一堑长一智嘛。”我搓了把脸颊坏笑。

    文君这个狗坷垃智商不比小胖砸差,但他似乎更擅长玩挑拨离间这一套,不论是之前的游说闫诗文,还是这次挑唆小满、大姚,这家伙把底层小人物的心理分析的透透彻彻,不知不觉就在我们中间安插上他的钉子,这一点极其膈应人。

    沉思片刻后,我朝着段磊和白老七道:“我估摸着文君暂时不会动弹,那小子鬼得很,他得暂时观察观察,这也给了咱们足够的时间,好好的运作一下...”

    当天晚上,八点多钟,荔湾区一家专业做外卖的小店铺门口。

    我、白老七、郑清树坐在一台车里,静静注视那家小铺。

    “那个固定电话就是这里的。”郑清树梭着嘴角道:“我白天特意找了两个小孩进去踩点,店里面确实是做外卖的,三男一女,不过并没有见到文君,应该还有暗门什么之类的。”

    “嗯。”我夹着烟卷,长吐一口烟雾,拨通段磊的号码:“磊哥,你那边准备好了没?”

    段磊笃定的开口:“完事了,我让我这个小兄弟特意染成了白头发,我俩刚坐进老七平常开的那台雅阁车里,下一步准备回工地,目前还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我低声说道:“放放心心的走,我大哥和乐子在后面给你们压场。”

    挂断电话后,我又立即拨通天道的手机号询问:“怎么样大哥,钓到什么可疑角色没?”

    天道迅速回答:“暂时没有,这会儿还在市区里,就算有也看不出来,再耐心等一会吧。”

    我沉声道:“如果是警察拦截,你们躲起来就行,如果是刀手..”

    “格杀勿论!”天道杀气腾腾的回应。

    结束通话后,我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家名为“好到家”的外卖店,微笑着呢喃:“还特么挺能沉得住气。”

    “要不,我再找俩小孩进去溜达一圈?”郑清树递给我一瓶矿泉水道。

    我懒散的打了个哈欠:“不用,抓狐狸就得耐得住寂寞。”

    就这样,我们从晚上八点半一直磨到将近十一点,直至那家小店拉下卷帘门,我感觉今天文君应该不会动手的时候,天道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小朗,情况不太对劲,刚刚我看到四五辆车分批开到工地附近,但是车里的人一个都没下来,我感觉应该是便衣。”

    我转动两下眼珠子道:“再等等吧..”

    天道突兀提高调门:“来警车了,卧槽!来了至少八九辆,应该是防暴大队的。”

    就在这时候,我们对面那家外卖店的卷帘门“兹拉”一声从里面被提上去,一道干瘦的黑影从里面疾步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