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头狼 > 858 拨开云雾见天日
    一脚踹趴下孔姓中年以后,那个保安连头都没回,甩开两条小短腿,频率相当快的蹿向了街头,几秒钟后就彻底没了影踪。

    孔姓中年挣扎着爬起来,不死心的又嚎了两声:“谁也不准走,咳咳..”

    “孔哥孔哥算了,咱好汉不吃眼前亏哈。”我赶忙扶住他,一脸关心的我劝阻:“还是先回咖啡馆吧,这地方太混乱了,别待会再把您给伤着。”

    边说话,我边朝还在人堆里连喊带叫的聂浩然挤眉眨眼的摇脑袋,示意他赶紧找机会开溜。

    孔姓中年愤怒的一把甩开我,瞪着眼珠子训斥:“回什么咖啡馆,你能不能有点社会责任感,你说的事儿咱们改天再约吧,我今天就要站在这里,看看辉煌公司这帮人究竟能把我怎么样。”

    一看这家伙动真火了,我叹口气往旁边稍了稍。

    打发走我以后,孔姓青年提高调门喊叫:“大家都不要慌,那边拍照的先往旁边让让,不要破坏现场,也请尊重死者。”

    这孔姓青年虽然长得其貌不扬,但绝对是个好官。

    我远远的又瞟了眼不远处已经摔成一滩烂泥的那具尸体,从穿装上看应该就是昨晚上跟我达成协议的康庆明,心怀内疚的摇摇脑袋,随即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二十多分钟后,十字金街某家大型商城的底下停车场里,我钻进了一辆金杯车里,车内聂浩然正叼着小烟,兴致勃勃的和阿文阿武小声说着话。

    见我上车以后,聂浩然马上乐呵呵的递给我一支烟问:“朗哥,我们刚才表现的咋样啊?”

    “阿文阿武比你演的到位,你的表情太夸张了。”我叼起烟笑呵呵的打趣:“那帮群演从哪找的,一个个喊的撕心裂肺,我特么都差点以为是真的。”

    聂浩然裹了口烟笑盈盈的回答:“人才市场雇的,六十一天,还有几个专业哭丧装孝子的呢。”

    我从兜里掏出一沓钱递给他,压低声音道:“今天的事儿不要告诉任何人,喝醉酒也得给我绷紧嘴,不然会出大事儿,明白不?阿文阿武也一样,谁问都不准提。”

    “明白!”

    “知道了,朗哥。”仨人异口同声的点点脑袋。

    我摆摆手道:“成,回夜总会吧,这两天估计还有点事儿需要你们干,到时候等我信息通知。”

    “朗哥..”负责开车的阿文抓耳挠腮的迟疑几秒钟后干笑:“我们回去还继续当保安啊?您别多想哈,我和阿武干啥都无所谓,主要我觉得我然哥..”

    聂浩然皱着眉头训斥一句:“能不能把你的裤裆闭上,不该问的别瞎叨叨。”

    我揉搓着眼角默默打量他们哥仨,微笑着摇摇脑袋,聂浩然心底那点小九九我还能看不出来嘛。

    阿文之所以会这么问,肯定是得到聂浩然授意的,俩人故意搁这儿给我唱双簧呢。

    我感叹的吐了口浊气:“心还是不稳呐。”

    猛不丁想起来,之前从“炼狱”受完罪,林昆把我送到青市的缘由。

    在饭店的后厨呆了两天,跟着那个叫朱厌的男人从街上晒了几天脸,虽然我啥技能都没学会,但读懂了“沉稳”二字,也明白什么时候应该把自己的“锋芒”掩盖起来。

    聂浩然现在的心理其实就跟我刚从“炼狱”放出来差不多,总觉得自己满身本事,迫切想要寻个机会大展拳脚,如果我真由着他的性子发飙,最后倒霉的是他,收拾烂摊子的是我。

    汽车快要开回夜总会的时候,蒋光宇给我打来电话,很是亢奋的出声:“朗朗,你听说没?”

    “啥呀?”我明知故问的装迷糊。

    蒋光宇声音低沉的说:“爆炸大新闻,半个小时前,有人在辉煌公司跳楼了,摔的面目全非,巧的是他兜里揣着一封遗书,上面写明自己的身份,好像是变电站的,跟李倬禹存在非法金钱交易,李倬禹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天又逼迫他还钱,好像还恐吓那人的妻子和孩子了,那家伙想不开直接跳楼自杀了,这把李倬禹惨了,惹上人命案子喽。”

    我假惺惺的问:“不会是谁故意整李倬禹吧?”

    “有人整他,也肯定是你,可你也拿出来那么大一笔买命钱呐。”蒋光宇乐呵呵的说:“别想太多,谁会拿自己小命当玩笑开?李倬禹活该倒霉,今天上午刚有一个叫宋濂的家伙跑到工作组举报李倬禹对他实施暴力,中午就惹出来这么大的麻烦,我跟你说,这些其实也没啥,最关键的是工作组一个副组长亲眼目睹了全过程,气的直接一个电话打到山城总警局一把罗永生那里,我老板告诉我,这事儿现在闹的一号大拿都知道了,现在市局因为李倬禹专门成立了专案组,他的问题已经不单纯是行贿受贿。”

    “该!真特么解气!”我拍着大腿咧嘴大笑。

    沉默几秒钟后,蒋光宇语重心长的提醒我:“王朗啊,最近你们这帮人务必低调点,如果辉煌公司真的垮台,这对来说就是机会,辉煌投资涉猎旅游、建筑、娱乐多个行业,你们能在旅游这块一枝独秀的话,我老板也好帮着你镀金,明白啥意思不?”

    我挪揄的出声:“蒋哥,别的事儿我都不担忧,主要我兄弟乐子的问题,咳咳咳..”

    这阵子我已经跟他提过不少次孟胜乐的案子了,生怕他听着厌烦,所以没敢说的太透彻。

    蒋光宇叹口气解释:“孟胜乐现在属于污点证人,我和几个专业人士聊过,尽可能想办法帮他只以打架斗殴量刑,如果还需要追加别的,到时候再想招吧,主要他这回咬的太狠,甚至不惜承认,自己曾经帮助李倬禹运过d,这点稍微有点难办。”

    我憨厚的笑了笑说:“反正还得多靠你运作,我一个半文盲也不懂这法那律的。”

    聪明人不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尤其还是蒋光宇这种看似没任何职位,但可以动用很多资源的聪明人,所以在他面前,我都竭力把自己演成一个二愣子。

    他利索的应承下来:“嗯,我会想辙的。”

    放下电话,我情不自禁的哼起了小曲,被辉煌公司和李倬禹这帮人压制了这么久,总算特么拨开云雾见天日了,只要李倬禹这个狗渣躲起来,那接下来的反击就会变得无比简单。

    想到这儿,我拨通秀秀的号码:“姐,你前两天说辉煌旗下一个叫啥玩意儿的旅行公司总给我咱们使小鞋?就陆国康和曹木生去负责那家旅游公司,行,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我朝着聂浩然到:“我然哥,待会你还得跑趟劳务市场,再雇点群众演员,我给你几个地址,带人去堵门,就说这些旅游公司坑人,乱收费不说,导游还打人,反正怎么败坏名声怎么来,不要跟他们动手,对方要打人,直接报警!”

    “妥!”聂浩然浑浊的眼珠子瞬间亮了,搓了搓双手笑问:“办到啥程度朗哥?”

    我想了想后说:“让他们没客人是基础,关门停业最好不过,对了,边闹腾你们可以边给旅游局打举报电话,胡搅蛮缠啥的,你肯定比我在行。”

    “请好吧您就,三天之内让他们歇菜。”聂浩然笑盈盈的打了个响指。

    将我送回夜总会以后,我没着急往里走,而是先到附近转了一圈,路过陈姝含那个男闺蜜蛋蛋的纹身店的时候,我看到他正和那个叫的阮宸迪网红小妖男正抹玻璃打扫卫生,纹身店里收拾的亮亮堂堂。

    我抓了抓头皮问:“嗨哥俩,咋没从医院多住两天啊?妖男你腰了没?”

    “嘿嘿,朗哥啊。”蛋蛋放下手里的麻布,手在身上蹭了两下,拘谨的从兜里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支:“没啥事就出院了,那个朗哥..住院费用还剩下一部分,我应急就先用了,等过阵子我赚钱了还你哈,对了,我给你写好借据了,你等一下。”

    说着话,他转身就要往店里走,我赶忙一把薅住他摆手:“多大点事儿,还整的上纲上线的,上回不是你帮我,我不定被人戳几个窟窿呢,这两天实在忙,对了,你店准备啥时候开业?”

    “还开啥呀,连请客吃饭的钱都没有。”小妖男撇撇嘴,赌气似的侧过去脑袋。

    我顿时起了疑惑,低声问蛋蛋:“咋地,碰上啥难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