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红楼名侦探 > 第207章 升任治中
    正月十七,刑名司正堂。

    “恭贺大人双喜临门!”

    在林德禄的带领下,刑名司内有职司的官吏济济一堂,向着孙绍宗躬身行礼。

    原本还应该有个交接仪式来着,不过刘崇善得了云南宣抚使的差事,却并不怎么开心【毕竟是边塞苦寒之地】,故而干脆请了病假。

    不过这样也不赖,下面拍起孙绍宗马屁来,便也少了许多顾忌。

    缺点就是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才算是把下属恭贺的流程走完。

    孙绍宗又从治中属吏那里,接受了全套的印信,这才有时间打量这五间正堂的格局。

    其实也不用怎么打量,毕竟他以前也没少来过,只是此时再看那摆设布局,心情却是截然不同。

    “大人。”

    这时林德禄又从外面折了回来,上前陪笑道:“卑职提前几日,便让人照着您的喜好,重新布置了一遍,您瞧着可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不妨交代给卑职。”

    “行了。”

    孙绍宗摆了摆手,道:“今儿马屁听的够多了,说些有用的——你可知道这通判一职,会由何人继任?”

    “卑职不知。”

    林德禄立刻摇头,不过随即又补了句,道:“不过按规矩,您既然是原地提拔,继任者就该由别处调任。”

    外调?

    希望调来的,是个能踏实做事儿的人吧。

    林德禄等人虽然乖巧,但却不是方面之选,想让他们单独查案都欠了火候。

    至于仇云飞么……不提也罢。

    要能来个刑名老手,孙绍宗肩上的担子也能轻上一些。

    “对了。”

    孙绍宗想起一事,便又交代道:“晚上的聚会,本官便不参与了,由你主持便是——银子先从私库里拿,不够了我再补上。”

    “哪能让大人您破费啊!”

    林德禄忙道:“一切交给卑职便可。”

    说着,又从袖子里取出个汉白玉的长命锁,双手奉上道:“大人喜得贵子,卑职也没什么能拿出手的,只有这一件玩物聊表寸心。”

    那玉锁的材料且不说,单上面用祈福经文的微雕,拼凑而成的‘寿’字,便已是价值不菲。

    孙绍宗略一犹豫,便伸手接了过来,淡淡的道了声:“你有心了。”

    倒不是他动了贪念,实在是以现在官场的风气,若是连贺礼都不肯收,肯定会被人诟病是‘假清高’。

    “恭喜东翁、贺喜东翁!”

    这林德禄刚走,程日兴便又凑了上来。

    “你昨儿过去的时候,不是已经恭喜过了么?”

    师爷与雇主之间,却不用那么一板一眼儿的,孙绍宗自顾自的进了里间,往那新换的软榻上一靠,慵懒的问:“我方才没见着那仇云飞,问林德禄,却只说是告了病假的——怎么着,莫非那日在水月庵里吓破了胆,不敢来了?”

    “这倒不是。”

    程日兴笑道:“听说是元宵灯会上,与镇国公府的哥儿争女人,彼此打了个鼻青脸肿,估摸着是不好意思见人,便干脆告了假。”

    这厮还真是纨绔性子丝毫不减。

    不过既然并非故意偷懒,孙绍宗也懒得管他请不请病假的,伸手一指书案上那堆积如山的公文道:“先把公文大致整理一下,分出轻重缓急来——对了,以后我免不了要升堂问案,这刑名师爷的本事,你学的如何了?”

    “这……”

    程日兴一听这话,却有些忐忑,吞吞吐吐的道:“学生最近实在是、实在是……”

    见他支支吾吾的,孙绍宗略一沉吟,便明白他是在想什么:“是了,既然春闱在即,你近来自然是要温习诗书的——不如这样,我近些日子且先寻旁人顶一顶,待你考完之后再决定去留如何?”

    这程日兴之所以一直不肯出来做官,就是因为放不下那考进士的梦想,这眼见再有半月就是会试之期了,他自然无心去学正宗刑名师爷的手艺。

    “多谢东翁体谅。”

    程日兴忙躬身谢过,又讪讪道:“其实学生也知道,这次八成还是考不中的,可不试一试,心里又实在是过不了那道坎,故而也只能先去撞一撞南墙,再回来伺候东翁了。”

    孙绍宗也正色道:“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你我主顾一场,日后若是科举无望,我保你个八品的前程,还是不成问题的。”

    等程日兴千恩万谢之后,孙绍宗干脆直接放了他的假,又把林德禄喊来,临时充了半日的师爷。

    眼见这林德禄处理的井井有条,比程日兴还要多了些熟练,孙绍宗便有些犹豫,到底还要不要再请个师爷打短工。

    一来这春闱在即,举人们大多都在闭门苦读,想请个合适的师爷并不容易。

    二来么,当初他刚来刑名司,对下面人不敢放心,所以才特意请了程日兴把关,而如今情形却是大不相同,刑名司几乎成了他的一言堂,便是韩安邦与贾雨村也难以插手。

    “大人。”

    正举棋不定,那林德禄已然把这些日子积下卷宗整理好了,上前禀报的道:“需要批示的公文都在桌上,另有两桩官司,可能需要大人您升堂审理,您看……”

    升堂!

    孙绍宗搞了十几年刑侦,这法官的差事却还是头一回干,自然觉得新鲜,于是忙问道:“都是些什么案子?”

    林德禄从桌上拿起两份卷宗,道:“一桩是凤尾巷张家老汉,状告亲家周家勾结人贩子,在元宵灯会上拐了他的孙子。”

    孙绍宗闻言皱眉道:“既然两家是亲家,那张家的孙子,岂不就是周家的外孙?”

    爷爷告外公勾结人贩子,拐了亲外孙?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大人,这张家有两个儿子,周家女嫁的是大儿子,可这丢了的孙子,却是张家二儿子的孩子。”

    这听着还是跟绕口令似的。

    孙绍宗便道:“把卷宗拿来,我自己看一遍吧。”

    林德禄忙把卷宗奉上,孙绍宗一目十行的看了个大概,这才晓得:原来是那大儿媳的哥哥,带着张、周两家的孩子去逛元宵灯会,却独独丢了张家二儿子的孩子。

    又因那周氏生的是个女儿,本来就不怎么得宠,故而张家老汉便怀疑是周家勾结人贩子,想要断了他张家的血脉,好把家产都跟着孙女一起嫁去周家。

    这事儿……

    怎么看都像是张老汉在无理取闹。

    把那卷宗往炕桌上一丢,孙绍宗沉吟道:“以前这种案子,刘大人都是怎么处理的?”

    林德禄无奈摇头道:“不过是‘和稀泥’三字罢了,毕竟那周家固然有错,行事却并不触及王法。”

    “那就先放放,让双方都冷静一下。”

    孙绍宗又吩咐道:“另外让赵无畏多安排人手,再仔细的排查排查,看看能不能找到被拐走的孩子。”

    说是这么说,但孙绍宗自己也知道希望渺茫,打拐即便是在后世仍是个难题,就更别说是眼下了。

    “那另外一桩案子呢?”

    “是一老翁,告儿子忤逆不孝。”

    忤逆?

    孙绍宗接过卷宗扫了几眼,见上面种种行径恶毒之极,便断然道:“派几个人去邻居家走访走访,再通知那老翁,本官明日……呃,后日便升堂问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