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327章 悟剑
    叶晨从秦府离开。

    临走之时,也是放下狠话,要让秦家后悔。这绝不是无的放矢。毕竟系统已经主动给叶晨发布了任务,参加枫叶城武斗大会,无可避免。

    既然要战,便要一举夺魁!技压群雄!要打秦家的脸,让秦家满门悔恨。

    这种狠话,也是叶晨对于自己的一种鞭策。不成功便成仁!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关于这个任务,叶晨也是拒绝了惩罚的选项。

    虽然,接受惩罚,一旦完成之后,获得的奖励更为丰厚。正所谓利益与风险是成正比的。但那玩意儿要是短了一截,也的确损失太惨重了……

    这种风险,叶晨是不愿意去承受的!

    任务可以做,但不能太过火了,步子大了,要扯着蛋。

    “呼”叶晨站在枫叶城熙来攘往的大街上,思绪运转起来。

    “还有七天,这枫叶城的武斗大会,便将如期拉开帷幕,我得尽快找到其他四个名门望族,选择一个,代表这个家族参战。”叶晨目光闪烁。“目前,我只是赤级一品武魂,但有十个武魂,真要是战起来,除了我自身的一些能力,遇到强横的对手,恐怕只能放出更多的武魂,以数量压制了算了,先不管这些,走一步算一步吧!”

    来到武盟世界之后,叶晨以前的各种能力,道炁能量,内力,鬼力……等等,竟然遭受到了一些压制。而且,叶晨也明白,以前的那些能力,放在世俗世界,算是惊世骇俗,但面对那些武魂的拥有者,远远的不够看。

    举个例子,叶晨善于观人面相,但他却无法看出武盟世界之人的面相。无法预测祸福。因为,武盟世界的人,其武魂,自然而然,遮掩天机,让得叶晨束手无策。

    在街上溜达一圈,叶晨打探到了一些最基本的情报枫叶城五大名门望族,除了秦家之外。还有四家,分别为“阮”,“胡”,“拓跋”,“韩”

    其中,拓跋家族,与秦家世代交好。叶晨首先便将拓跋家族,排除在外。

    五大豪门中,秦家势力最强大,附庸秦家的高手最多。

    最弱小的,便是韩家据说,在近些年,枫叶城武斗大会中,韩家基本上每年都是垫底。韩家早就在吃老底了,倘若,今年还是没有转机,恐怕,韩家在枫叶城,也会被除名。

    按照道理来讲,叶晨应当选择韩家,因为韩家势微,在枫叶城垫底,必然是门可罗雀,招揽不到太多强者,替韩家战斗的。

    选择韩家,叶晨所面临的竞争,肯定会小很多。

    时间紧迫,叶晨必须要尽快做出一个选择才行。

    “好!就选择韩家!”叶晨并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他当机立断,问清楚了韩家的位置,便买了一匹枣红马,朝韩家的府邸飞奔而去。

    这枫叶城的面积,大概与世俗世界的川省相差无几。

    因此,秦家的势力范围,距离韩家府邸,也有300多公里。

    叶晨骑马驰骋。

    武盟世界的马儿,脚力非常雄健,远非世俗世界可以比拟。

    在差不多傍晚的时候,叶晨终于抵达了韩家的势力范围内。

    这一片区域,也是古街风格,木阁楼鳞次栉比,有少量玉石建筑物。

    相比较而言,这片区域的繁华程度,远远逊色于秦家势力范围。

    由此可见,枫叶城的韩家,的确是有些衰败。

    叶晨并没有急着去韩家府邸,而是找了个落脚的客栈,暂歇一晚。

    这枫叶城的消费,也并不低,叶晨手中的灵石,已然是所剩无几。

    换算成世俗世界的货币,叶晨现在手头上,也就只剩下100块钱不到了。

    一夜无话。

    次日,叶晨一早便起床,来到客栈的一楼大厅吃早餐。

    此时,在一楼大厅吃早饭的人,倒也不少,几乎已经人满为患。一个个食客神色都极为的彪悍,眉眼之间,显现出来期待与兴奋的表情,这让叶晨,有些捉摸不透。

    “哈哈哈…朋友,我能坐吗?”一名满脸和气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进来,目光扫了一圈,发现已经没有空桌,恰好叶晨这边有空位,便厚着脸皮走了过来。

    “请坐。”叶晨笑了笑。

    那中年男子,性子十分活跃,点了早餐之后,便与叶晨主动攀谈起来。“朋友,我名为刘善,不知道朋友怎么称呼?”

    “叶晨。”叶晨无所谓的道。

    “叶晨朋友,你来到此处,恐怕也是为了替韩家出战今年的武斗大会吧?”刘善似笑非笑的道。

    “哦?”叶晨大奇。“刘大哥,你怎么知道?”

    “哈哈哈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要说你了,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准备替韩家出战的。”刘善满不在乎的道。

    这倒是让叶晨大为吃惊。

    按照叶晨的分析,愿意替韩家出战的人,应该不多啊!韩家说白了,已经有一种家道中落的味道,在枫叶城,无论是财力还是人脉,都已经无法同其他四个豪门相提并论。

    境况如此惨烈,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欲替韩家卖命…

    这不是扯犊子吗…叶晨暗叫不好。武斗,每个家族只能派遣5人出战。5个名额,要和那么多人竞争…而我,并没有特别突出的优势啊。

    一旦无法参加武斗,系统发布给叶晨的这个任务,那就根本无法完成!

    自从叶晨得到系统之后,迄今为止,他编写了太多的任务,无一例外,都圆满完成。哪怕是难度极大的任务,譬如奴役鬼王,都难不倒叶晨。

    难道,今天要失手?

    虽然叶晨并没有强迫症,也不是完美主义者,但潜意识里,也并不想让这个任务失败。

    无论如何,都是要争一争的。

    “那是当然。”刘善老神在在的道。“不仅仅是这个客栈里的人了,这几天还有大量的人涌来,都欲为韩家出战。”

    “韩家开出了让人难以拒绝的条件?”叶晨琢磨着问道。

    “叶晨朋友,看来,你一定是初次来到枫叶城。对于一些事情,还不了解。”刘善摇头晃脑。

    “的确如此,刘大哥,愿闻其详。”叶晨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刘善是个话唠,打开了话匣子便收不住,再说了,他所言之事,在枫叶城并不是什么秘密,路人皆知。

    “叶晨朋友,你应该也花过心思,打听过枫叶城的局势,所以才会巴巴的跑到韩家盘踞的区域。的确,如今的枫叶城,五大豪门,以韩家最为孱弱,这是公认的。近些年的武斗大会,韩家是屡战屡败,他们在枫叶城,许多的生意都被其他几个豪门瓜分了,也无法得到太多资源的配给。强者越强,弱者越弱韩家,日暮西山,支撑不了多久!”

    说到这里,刘善压低嗓音,下意识的左右看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悄声对叶晨道。“叶晨朋友,这一年的武斗会,倘若,韩家再垫底,那么,很可能会被其他几个豪门给吞了!连皮带骨头的吞了!”

    “韩家已经岌岌可危了?”叶晨愕然。

    “对,岌岌可危。用一句濒临灭绝来形容,丝毫不为过。”刘善十分肯定的点头。

    “那我就更加搞不懂了。”叶晨百思不得其解。

    “哈哈哈哈…不急,不急,叶晨朋友,我慢慢给你讲清楚。”刘善慢条斯理的道。“在咱们枫叶城,一百年前吧,五大豪门世家,以韩家为尊。韩家的势力,几乎可以凌驾于其他几个豪门,甚至还要比城主府更为可怕。韩家家主,乃是黄级剑武魂的拥有者!”

    “黄级剑武魂?”叶晨心中一凛。

    据秦夜风所言,黄级武魂,在百国范围内,几乎可以称霸一国,为君主级别的武魂!

    一个枫叶城,居然诞生了黄级武魂拥有者,那的确可怕。可以予取予夺。

    而且,还是剑武魂!

    叶晨恰好也是剑武魂的拥有者啊!

    “对。韩家当年,非常恐怖,如日中天。不过,不知道为何,一夜之间,韩家家主,以及韩家许多的高手,都死于非命,几乎惨遭灭门!至今,这还是一桩悬案。不过,坊间民众,都怀疑”说到这里,刘善脸上的肌肉哆嗦了一下,眼中掠过一抹惧怕的表情,连忙道。“这个绕过不说,哈哈哈…失言了,失言了。”

    叶晨却是脱口而出道。“难不成,是因为韩家太过强势,因此,被城主府,抑或者是其他几大家族,联手给灭了。”

    “慎言!慎言啊!”刘善骇然欲绝。

    “好,好,刘大哥,我不多说什么了。你继续,你继续。”叶晨笑着耸了耸肩。

    刘善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继续说道。“总而言之呢,那一次重创,是韩家衰败之始。韩家的衰败,有一半,是那次几近灭门造成的。”

    “剩下一半呢?”叶晨越来越感兴趣了。

    “事实上,那一次伤亡虽然惨重,但韩家并没有被赶尽杀绝。根子还在。日后也不是不能够东山再起。而彻底衰败的另一半原因,便是韩家的功法,族人再也无法领悟精髓!充其量,只是领悟一丝丝皮毛。”

    “韩家修剑,族人,超过半数,为剑武魂拥有者。韩家,世代流传下来一个宝物,名为悟剑石碑!准确的说,是十座悟剑石碑,每一座石碑上,记录了一式剑诀。韩家剑诀,一共十式。相传,将十式剑诀,尽数学会,剑气凌天,便能纵横一国,甚至有拜入宗门势力的资格!”

    “剑诀!!!!”叶晨眼睛一亮。

    “哦?叶晨朋友,你也是剑武魂拥有者?”刘善问道。

    叶晨不置可否。

    刘善并没有追问,继续说道。“韩家的功法传承,非常非常古怪。他们没有秘笈流传下来,也不是口口相传,而是领悟!族人从石碑中,领悟剑诀。那么弊端就显现出来了这么多年来,韩家族人也不少,但基本上无法从石碑中,领悟出剑诀。哪怕悟性资质逆天之辈,顶多也就是领悟一式两式。”

    “这,就是韩家越来越弱的原因了!哪怕悟剑石碑还完美的保存着,但你领悟不出来剑诀,也没有鸟用啊。叶晨朋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刘善笑着问道。

    “嗯,的确是这个道理,韩家相当于传承都断绝了。不衰败才怪。”叶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后来呢,韩家也想了很多办法,企图挽回局面。”刘善道。“比如呢,每年的武斗大会开始之前,韩家便主动的开放悟剑石碑,大家都可以去报名,领悟。能够悟到的,便等于是得到了韩家的传承,有义务代表韩家参战。领悟不到的,也无妨,充其量就是白跑一趟而已。”

    “韩家还宣布,一旦成功领悟3座石碑,就可以成为韩家的客卿,享受韩家供奉。领悟超过5块石碑,便能成为韩家当代家主之女的乘龙快婿。韩若琳小姐,哈哈哈,那可是枫叶城第一美女啊,艳压群芳!谁不想一亲芳泽?”

    “我明白了。”叶晨终于恍然。“也就是说,这么多人涌来,欲要代表韩家参战,都是冲着悟剑石碑来的!那啥,倘若将十块石碑,尽数领悟呢?”

    刘善白了叶晨一眼,“那就可以成为韩家家主咯。不过这是不可能的,据说,当年韩家家主,那位黄级剑武魂的拥有者,头角峥嵘的剑道天才,也不过才领悟出7块石碑。韩家这十块石碑,后面三块,历史以来,就没有谁能领悟出来当然了,在浩瀚无边的宗门世界,或许,修剑的宗门,有天才,可以将十块石碑,统统领悟。但那等身份,根本不屑于来到咱们枫叶城这种弹丸之地。也不屑于韩家的剑诀。”

    听到这些讯息。叶晨心潮澎湃!

    他正愁找不到功法,没想到,韩家居然提供了一次,领悟功法的机会!

    免费的哟!

    而且,恰好是剑诀,与叶晨的武魂吻合!

    其实,叶晨向秦家索要功法,也不稳妥,万一,秦家没有剑诀方面的功法,叶晨也只能抓瞎。

    剑武魂拥有者,肯定是修剑啦!

    这次就是瞌睡来了枕头!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来到此处,计划为韩家出战,这一步棋,是走对了!

    对于领悟石碑,叶晨倒有一丝丝底气,毕竟他曾经将世俗古武中的基础剑法,修炼到了大圆满的境界。况且,叶晨有足足十个剑武魂,这在整个武盟世界,恐怕绝无仅有!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人成功领悟了韩家的石碑吗?”叶晨好奇问道。

    “有吧。不过很少。记得在十几年前,有一名流浪的橙级剑武魂拥有者,领悟出三块石碑,成为了韩家的座上宾。这就是最好的成绩了。”刘善叙述道。

    顿了一下,刘善又道。“今年来的人也不少。大家都准备试试。甚至于,有一些人的武魂,并不是剑武魂,也想来瞎猫碰一碰死老鼠。功法诱人,再加上垂涎韩若琳小姐的美色,所以都欲尝试,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反正又没有什么门槛,对吧?不试试,总归不会甘心。”

    “那好!我也准备试试!”叶晨急不可耐的站了起来。

    “叶晨朋友,我去年就来过,啥也没领悟出来,但我今年还想试试,走,我们一起过去。”刘善笑道。

    “那好,刘大哥,我们去试试运气。”叶晨也笑道。

    当下,两人联袂,走出客栈。

    ……

    与之同时。

    在秦家府邸。

    大少爷秦夜风的房间。

    大清早,秦夜风与往常一样,由贴身丫鬟伺候着起床洗漱。

    昨天,他本来是将叶晨推荐给家族,让叶晨代表秦家出战的。结果呢,这件事被破坏了。

    而叶晨,也是被驱逐出秦家。

    当时,秦夜风的确是肝火大动,怒不可遏,但冷静了一晚上,也就只能忍着呢。

    “有点不对劲…”秦夜风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但哪个地方不对,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

    这个时候,他恰好要小解。

    便进入厕所。

    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厕所中,传来秦夜风撕心裂肺,近乎癫狂,无比无比绝望的惨叫声,“啊!!!!是真的!是真的!短了!都…都差不多…看不见了!啊啊啊啊!我草拟吗!!!!”

    ……

    叶晨和刘善一起,离开客栈。

    刘善如识途老马一般,带着叶晨,来到不远之地,一个古色古香的恢弘大宅外面。

    此时,在宅院外面,已经井然有序的排列起来了队伍。

    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叶晨抬眼一看,居然已经有好几百人在排队了。

    这阵仗,就好似世俗世界,歌迷在排队购买偶像演唱会的门票。

    “咋这么多吃饱了没事儿干的人呢…”叶晨无语。

    现场有一些韩家的人在维持秩序。

    叶晨看到,这些韩家人眼中,无一不是流露出来,殷切的希望!

    似乎,他们也寄希望于,这些排队的人,可以领悟出石碑中蕴含的剑诀,为韩家,增加筹码。

    今年武斗,韩家若再败,基本上就要亡了。

    再也没有退路可走。

    能否出一妖孽,力挽狂澜,拯救韩家呢?

    这段时间,韩家笼罩在愁云惨雾中,甚至可以说,韩家的满门老小,这些日子,都在祈祷。

    只见,排队的人,都领取到了一块木牌,然后分批次的被韩家的人,领进府邸之中。

    “叶晨朋友,咱们也别焦躁,安心排队吧。反正大家都有机会。公平得很。”刘善笑道。

    “好的。我知道规矩。”叶晨跟着刘善一起,老老实实的排起队来。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叶晨和刘善,便先后领取了一块写了编号的木牌。

    叶晨那块木牌的编号是“679”

    刘善的编号是“680”

    除了领取编号木牌之外,叶晨还在一个登记薄上,相对应的编号后面,登记了自己的姓名。

    “各位,请随我来。”韩家的一位仆人,领着叶晨等几十人,从一个侧门,进入韩家府邸。

    就在这时!

    府邸内!

    轰!!!!

    一道骇人的剑气,冲天而起,撕裂虚空!

    府邸外排队的所有人,都抬起头来,目光看向了那道剑气。

    “有人成功悟剑了!”刘善激动的道。“叶晨朋友,有人成功悟剑了!”

    “呃…”叶晨很快就稳定住情绪,笑道。“刘大哥,别人悟剑成功,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啊?”

    “这是好兆头啊。”刘善笑嘻嘻的道。

    叶晨没理他,随着人群,进入府邸。

    仆人领着众人,穿廊过户。

    韩家府邸也极大,雕栏玉砌,宛如皇宫。比起秦家的府邸,丝毫也不会逊色多少。

    刘善与叶晨并肩而行。“叶晨朋友,悟剑石碑,是在韩家的后山。”

    还没等叶晨回话。

    轰!

    又是一道剑气,扶摇直上!在虚空中,久久的停留!聚而不散!无形的锋芒之气,切割着空气,发出爆鸣。

    这一道剑气,比刚才在府邸外看见的那一道,还要锋锐了许多!

    众人忍不住,又抬起头来。

    这时,一群韩家的仆人,族人,呼啸着超诞生剑气的方向跑去,忘乎所以,口中狂呼。“有人领悟出第二块石碑了!赶快去看看!赶紧的!快!家主和小姐都过去了!今年,我们韩家,恐怕有希望了!快!快!”

    “犯得着这么激动吗?”叶晨无语的摇了摇头。

    继续走。

    终于,一座苍郁的大山,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山中,蕴含着千丝万缕的无形剑气,整座山,都显得非常犀利。

    山不高,但却给人一种直插苍穹的韵味!

    闭上眼睛,甚至可以感觉到,这山不是山,而是一口出鞘的宝剑!

    叶晨,刘善,以及其他一些人,都站在山脚。

    领路的仆人,语气严肃道。“各位,欢迎你们来到韩家后山悟剑。现在,请上山!第一座悟剑石碑,就在前面不远处。请各位手握木牌,前去悟剑。切记,不得喧哗。并保持虔诚的心态!在这里,我代表韩家,预祝各位,成功悟剑!”

    “去吧!”

    话音刚落,一大群人,便是迫不及待,蜂拥的进山。

    “叶晨朋友,咱们也赶紧去!机会来了!就看能否把握住了!哈哈哈!”刘善大步流星的跑了上去。

    “淡定,淡定。”叶晨深吸一口气,不疾不徐,进入山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