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剑傲诸天从笑傲开始 > 第二十八章:跳梁小丑
    沈浪与令狐冲战的极为激烈,双方你来我往,已经交手不下千招,依然是不分胜负的局面。

    无论是令狐冲,还是沈浪,实力之高,剑法之精妙,都已经站在了这个江湖的巅峰之上。

    江湖上的高手虽多,但能够看清楚两人交手详细情况的却是不多,更不要说看出两人到底谁占据上风。

    但无论如何,战了如此长的时间,两人的攻势都不免有些衰弱,自身内力已经消耗的有些厉害。

    纵然是先天强者,自身内力也并不是源源不断、永不枯竭,更何况沈浪与令狐冲都还不是先天强者。

    时间一长,纵然是令狐冲与沈浪都算得上内力雄厚,但自身内力也难免消耗的有些严重。

    不过,沈浪与令狐冲都是丝毫不觉,两人都已经陷入到剑道的无上妙境之中,根本顾不得自身。

    令狐冲心中虽有无数忧虑,但真正与沈浪比剑开始,见识到沈浪的剑法后,已经逐渐忘却了所有。

    沈浪虽然有所保留,但在令狐冲身上,沈浪真的逐渐看到了更高的剑道境界。

    在令狐冲的启发之下,沈浪已经在冲击《玄铁剑法》的第三重境界。与这个比起来,其他都显得无关紧要。

    慢慢的,沈浪与令狐冲已经放弃了一切内力,只是在以纯粹的剑道已经比拼强弱。

    此时,在场的大多数江湖强者都已经看出,无论是沈浪还是令狐冲,内力损耗的都已经非常严重。

    忽然之间,沈浪一剑斩出,这一剑看似寻常无比,与刚才沈浪所使用的剑法并没有太多的差距。

    但就是这样寻常的一剑,不但有着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斩中令狐冲的剑之时,更是让令狐冲瞬间败退。

    令狐冲的感受可能更加强烈一些,在刚才那一瞬间,沈浪的剑快的令狐冲根本难以有多余的动作。

    在被斩中的那一瞬间,令狐冲更是感觉到了一股勃然的力量,与之前相比,几乎陡然提升了十倍不止。

    如此恐怖的力量,令狐冲根本难以抵挡,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一下子到了擂台的范围之外。

    “我输了!”令狐冲说道,好似了却了一桩事情,有些如释重负。

    与沈浪战了如此长的时间,令狐冲如何不明白,沈浪从一开始就有所留手,并没有使出全力。

    就拿刚才的那一剑来说,若是沈浪一开始用用出这样的剑法,令狐冲自问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

    这一点倒是令狐冲自己想多了,刚才的那一剑并不是沈浪刻意有所保留,而是刚才那一瞬间,沈浪突破了。

    沈浪确实有所保留,不然以令狐冲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与沈浪战上如此长的时间。

    就像之前所说的,沈浪与令狐冲一战,在令狐冲的剑法之中领悟到了更高深的剑道境界。

    花费如此长的时间,沈浪不过是在苦苦追寻剑道上的突破,而在刚才的那一刻,沈浪总算是做到了。

    《玄铁剑法》第三重境界“混入如一”,沈浪总算是悟了。因此,沈浪也总算是如愿以偿的将《玄铁剑法》修炼到大成境界。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到了此时此刻,沈浪才算是深刻领悟到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所在。

    可以说,这一此的突破,对沈浪的剑道来说极其关键。从此刻起,沈浪自身的剑道,又将迈入崭新的层次。

    令狐冲虽败,但与沈浪一战,令狐冲的收获只怕比沈浪更多。假以时日,令狐冲更进一步,也几乎是必然之事。

    “沈少侠果然实力高强,当日为沈少侠所败,我已经未曾忘却,今日倒是正好跟沈少侠再次讨教!”

    就在令狐冲开口认输之时,刚刚继任五岳派盟主的左冷禅又跳了出来,居然也是要挑战沈浪。

    当初少林寺中,左冷禅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沈浪三剑所击败,此事早已经传遍江湖。

    那一战,左冷禅威名尽失,成为了整个江湖中的笑话。左冷禅因此记恨沈浪,也就再正常不过。

    但两年前,左冷禅被沈浪三剑所败,落得身后重伤,差点就死了,现在居然还敢向沈浪挑战了?

    左冷禅还不是看沈浪与令狐冲战了许久,内力损耗严重,这是趁人之危来了。如此行为,真叫人不耻。

    “左掌门若是想一战,我倒是可以奉陪!”冲虚道长及时站了出来。

    “冲虚道长且慢,这是我与沈少侠之间的恩怨,还望冲虚道长不要阻拦!”左冷禅立马说道。

    冲虚道长还准备说些什么,华山派的岳不群却先一步战了出来,对冲虚道长说道。

    “冲虚道长若是想要一战,岳某人倒是可以奉陪!”

    冲虚道长如何看不出,左冷禅与岳不群这是早就蓄谋已久,只是等到此刻一举发动罢了。

    “手下败将何以言勇?既然左盟主想要自取其辱,那我自当奉陪!”沈浪面无表情,说道。

    沈浪看的明明白白,今日看似是五岳剑派合并大会,但有些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知道是知道,但沈浪也有着自己的算计,为了完成任务,沈浪又怎么会不让这些人如愿呢?

    左冷禅面沉似水,缓缓走上擂台,望向沈浪的眼神之中饱含杀意。可以说这一刻,左冷禅等了许久了。

    自两年前被沈浪三剑所败之后,左冷禅这些时日,心心念念所想就是将沈浪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此时,左冷禅就是要在众多名门正派的注视之下,堂堂正正的将沈浪击败,从而一雪前耻。

    在沈浪单人独剑斩杀东方不败,覆灭日月神教之后,沈浪就已经是当今江湖,无可争议的第一强者。

    若是左冷禅今日能够击败沈浪,再加上成为五岳派盟主,左冷禅必定能够名震江湖。

    五岳派趁此机会压倒少林武当,成为江湖上的第一大派,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胜之不武,趁人之危的说法,自古以来都是胜者为王,只要沈浪死了,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左冷禅是如此想的,也是如此做的。在走上擂台的之后,左冷禅没有丝毫停歇,直接出剑向沈浪攻来。

    左冷禅这是看到沈浪内力损耗严重,并不准备给沈浪丝毫的机会,准备一战而下,趁机斩杀沈浪。

    沈浪却是不以为意,玄铁重剑一剑斩出,没有丝毫留手,已然是用出了“混元一体”的意境。

    这一剑沈浪并未显露出太多的内力,倒是让左冷禅更加确定,此时沈浪的内力已经损耗严重。

    沈浪斩出的这一剑看似速度不快,招数也是寻常,但威力却是远远超出了左冷禅的意料之外。

    这一剑斩来,瞬间爆发出千钧之力,刚劲与柔劲混元一体,让左冷禅几乎瞬间就连退数步。

    “不过如此!”沈浪不屑的说道。

    左冷禅一张脸涨得通红,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偏偏刚才那一下,他实在是有些太过不堪。

    在场的江湖人士都知道,沈浪与令狐冲战了许久时间,内力损耗严重,实力只怕已经十不存一。

    左冷禅本就是趁人之危,前面也是咄咄逼人。但一旦交手,左冷禅居然瞬间败退,实在是有些让人看不起。

    “你找死!”

    愤怒已经冲昏了左冷禅的头脑,下一瞬间,左冷禅再次举剑来攻,招式却是跟刚才截然不同。

    刚才的左冷禅,使用的还是正宗的嵩山剑法。但沈浪却知道,左冷禅使用的是失传已久的嵩山剑法。

    失传的嵩山剑法就在华山思过崖之中,现在被左冷禅用来,意味着什么,自然也就一目了然。

    而且,刚才的交手,虽然是左冷禅瞬间败退,但在左冷禅身上,沈浪感觉到极为高深的内力水平。

    两年之前,左冷禅的内力绝对没有这么强,就算是这两年有所突破,也不可能达到如此水平。

    现在,左冷禅失去冷静之下,使用的剑法速度极快,短短时间,已经向沈浪刺出了数十剑。

    左冷禅的每一剑不但角度刁钻,而且诡异莫名,与寻常的剑法有许多大相径庭之处。

    如此剑法,与当初在恒山派中的那些黑衣人如出一辙,沈浪自然知道这就是《辟邪剑法》。

    在左冷禅手中,《辟邪剑法》的精妙被展现的淋漓尽致,远非当初恒山派的那些黑衣人所能比。

    一方面,左冷禅本身的实力就很强,另一方面,左冷禅不但修炼《辟邪剑法》有些时日了,而且修炼的绝对是完整的《辟邪剑法》。

    冲虚道长与方证大师对视一眼,显然是已经意识到今日事情的严重性,但却无法阻止事态的发展。

    沈浪依然是一剑斩出,但这一剑斩出之时,沈浪的体内,至刚至阳的内力已经汹涌而出。

    此时的沈浪,哪里还有半点内力损耗严重的样子。相反,沈浪内力的强大与精纯,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这一剑斩来,让左冷禅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赶忙拼尽全力使出《辟邪剑法》抵挡。

    但这一剑之下,左冷禅还是再次败退,而且这一次,左冷禅退得更远,脸上更是红一阵白一阵。

    左冷禅望向沈浪的眼神中满是骇然,他怎么都不明白,沈浪的内力为何还是如此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