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诸天投影 > 第1354章 轮回虽苦,好过万劫不复!
    猴子眨眨眼,毛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这白瘦黑胖便是无常了!”

    他灵肉合一,肉身成圣,即便是毫无所觉之下,这黑白无常也不可能勾出他的魂魄,更遑论是知晓他们会来的情况之下。

    之所以被勾出魂魄,自然是因为他想来地府!

    得牛魔王指点,他连龙宫都没去,直接便召开了宴会,等这黑白无常勾魂!

    哗啦啦

    白无常一抖锁链,呵呵笑道:

    “你说的没错!”

    “这里是地府!”

    黑无常面色凶悍冷酷应和。

    猴子挠挠头,就看到两条红红的舌头抖动,黑白无常面色诡异的看着他:

    “你已经死了!”

    “俺老孙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如何会死?”

    猴子不慌不忙的起身,也不在意枷锁罩身,反问道。

    “幽冥统辖万灵生死,万灵自有寿数,你阳寿尽了!”

    黑白无常异口同声道: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俺老孙生来自由身,谁人有资格定俺寿数?”

    猴子冷哼一声,十分不满:

    “真真霸道也!”

    “废话少说!”

    “速速进去罢!”

    黑白无常不再多言,齐齐拉着锁链,要将这猴子拉入酆都城中。

    “嘿嘿!”

    那猴子冷笑连连,一伸手,扯住了那锁链。

    他本就修行神速,尤其是在牛魔王等人的指点之下,更是一日千里。

    这一拉之下,那黑白无常便一个踉跄,不能前行。

    “生死天定!”

    “你敢逆天?!”

    黑白无常面上大怒,举起哭丧棒便朝着猴子当头打下!

    无边阴雾滚滚而动,数之不清的凄厉鬼哭之声瞬间大作,向着猴子碾压而下。

    这黑白无常做了不知多少年岁的鬼神,修为比起一众大神自然不及,但是一动手之下,声势之浩大也是无可抵挡!

    “逆天又如何?!”

    猴子怒而咆哮,一抖身上锁链,踏步就是两拳!

    轰隆隆!

    极度狂暴的力量在浩荡仙光的裹挟之下,顷刻之间便迎上了黑白无常的哭丧棒。

    砰!

    那黑白无常顿时双眼一凸,咬断了红舌,只觉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涌了上来。

    轰隆!

    猴子身躯不动,那两臂又是一震,将那哭丧棒震碎开来。

    更余势不减的砸在了那黑白无常的头上,生生将这两尊鬼神,当场打爆了!

    轰!

    无边阴气扩散开来化作恐怖风暴,顷刻之间掀动了漫天阴雾。

    孙悟空出拳打死了黑白无常之后,一抖震断身上锁链,踏步便向着酆都城赶去。

    呼呼

    无边狂风掀动阴雾,鬼哭之声越发的凄厉。

    离酆都城十分遥远的一处山头之上,黑白无常齐齐闷哼一声,七窍流出血来。

    “那猴子。”

    “好凶悍!”

    黑白无常喷出血来,心痛的无法呼吸。

    他们早知量劫,当然不会亲身迎上去应劫。

    但是量劫何其可怖,便是幽冥之地不在量劫之中,此时又是量劫之末,也需要付出颇大的代价。

    他们送上去被那猴子打死的,可是他们切割神职所化的分身。

    被打死,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此劫,算是过了。”

    谢必安擦拭这七窍中留下的血迹,摇头不已。

    鬼神本无实体,哪里来的血,无非是伤到了神职。

    “死一次,也好!”

    范无救也好不到哪里去,却松了口气。

    他们本就不是以斗战见长的鬼神,那猴子狂暴的不可思议,便是他们真身上去,也难逃被打死的下场。

    他们才不会真的去送死。

    “看那阎罗王。”

    “此时慌不慌!”

    两人对视一眼,齐齐看向远处的酆都城。

    对于这派他们两个去应劫的阎罗王,很难说他们是没有怨气的。

    ...........

    转轮殿中,十殿阎王相对而坐,面色凝重。

    “阎罗王!量劫本与我等无关,这猴子要来尽管来,要走尽管走,你先派黑白无常前去勾魂,后又唤我等前来,想要干什么?”

    说话之人豹眼狮鼻,络缌长须,头戴方冠,正是秦广王。

    他扫了一眼阎罗王,眸光疑惑:

    “莫非,你要亲身入劫?”

    “秦广王说笑了。”

    阎罗王摆摆手,道:“我等入劫没有丝毫好处,我自然不会入劫。”

    一上封神榜,固然能够成为大罗,但修为却再也增长不得半分。

    除非能够在天庭体系,也就是封神榜之上更进一步,得到高位,否则,进无所进。

    天庭众神,包括幽冥地狱之中的诸多鬼神,是最为不想要入劫的。

    而因为有那大天尊在,等闲量劫根本无法牵扯封神榜之上的大员。

    除非,他们自己想要进去。

    “那你想要做什么?那猴子欲取前尘,尽可随他,无论胜败,尽可随他!”

    转轮王面色阴鹫,声音也有些阴森不定。

    “转轮王所言不差。”

    其他阎王也皆点头,不想蹚这浑水。

    漫天神佛不知多少人想上封神榜,一为成大罗,而便是为了超脱劫数,他们已经不需入劫,何必自寻不痛快?

    有这时间,还不如勤勤恳恳的做事,希冀更进一步,上天去做个天官的好。

    “非我之意。”

    面对一众同僚的攻讦,阎罗王苦笑着指了指天上。

    “大天尊?还是大帝?”

    诸多阎王齐齐变色,一颗心都跳了一跳。

    “不可说,不可说?”

    阎罗王摆摆手,不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道:

    “我等须难为一番那猴头!”

    其他阎王神色难看,却也只能点点头。

    凡人云,官大一级压死人,对他们来说,官大一级也同样能压死神!

    “也罢,那便出手,将这猴子打出幽冥吧!”

    秦广王无奈摇头,打定了主意。

    那悟空道人虽然他招惹不起,但酆都大帝,他更招惹不起。

    招惹了那猴子,有酆都大帝乃至于大天尊做后盾,还未必能如何。

    得罪了那两位,他们顷刻之间便要丢了阎君之位,受尽轮回之苦。

    “只能如此了!”

    其他阎君也点点头。

    他们都知那悟空道人斩去道果,忘了前尘,丢了金箍棒,抛了金身。

    虽然悍勇,他们自忖可以轻易镇压。

    至于他之后会不会找上门来.......

    也只能等到时候再想办法了。

    “如此,我等便出手.......”

    阎罗王松了口气,有十殿阎罗一起出手,总好过自己一人背锅。

    那猴子虽然霸烈,但不是混元,便是日后,还能敢一气打杀十位阎君不成?

    “报!”

    这时,一鬼差高声呼喊着走进大殿。

    他跪伏在地,目视诸位阎君的靴子高声道:“牛头马面自南瞻归来,欲要求见诸位阎君,说是有紧急事宜要汇报诸位阎君!”

    “阿傍?”

    诸位阎君皱皱眉头。

    “这两个憨货为避量劫遁去南瞻,怎的这般快便回来了?”

    还是阎罗王开口:

    “让他们滚进来!”

    “是。”

    那鬼差慌忙退下。

    不多时,那牛头马面才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

    “阿傍,罗刹,见过诸位阎君!愿诸位阎君早登天位!”

    牛头马面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

    “阿傍,你求见我等,所为何事?”

    秦广王淡淡的扫了一眼牛头阿傍,问责道:

    “莫非又勾错了人?”

    “阎君明鉴。”

    阿傍苦笑摇头,迟疑片刻之后,还是咬牙道:

    “我去南瞻,却是碰上了那位大法师,他要我为诸位阎君捎一句话,并要诸位阎君上奏大帝。”

    “法师?”

    “南瞻的法师?”

    “莫非是那三葬法师,陈玄伤?”

    包括阎罗王在内,诸位阎王全都面色一变。

    之前顾玄伤一举打开幽冥之门,送来了三百亿亡灵,闹得幽冥天翻地覆。

    他们初时不知其人身份,还欲问责,却自地藏王处得知这位法师的真正身份,不敢问责。

    此时闻听这法师有话,一个个心神不由绷起。

    他们不怕这三葬法师,但是对那武祖,却忌惮不已。

    一尊尚未成就混元之时就能一人战佛门五大明王加多宝如来,并战而胜之!

    当年那一战,可是震惊了整个地仙界!

    要知晓,那佛门五大明王任意一人便足以镇压他们十大阎王了!

    更何况,其又已经成就混元!

    绝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人物!

    “那位......有何话说。”

    秦广王不自觉的起身,问道。

    阿傍眼见十位阎君全都色变,心中更凉三分,这位法师到底何许人也,居然闻其名,十大阎罗都要色变。

    “那位法师说.......”

    阿傍咽了一口口水,道:

    “他说,他说........”

    阿傍几度欲言又止,即便是复述那句话,他都感觉难以说出口。

    嗡嗡嗡

    阿傍迟疑的刹那,一缕白光缓缓荡漾,于诸位阎君之前的大殿之中化作一面白光之镜。

    镜子之后,显化出南瞻之地,东土长安,最终显现出一小小屋舍。

    屋舍之中,木鱼之声幽幽响起,一月白僧衣的青年背对诸位阎君,缓缓说道:

    “一念之差,便有回响,一念之差,将会误了卿卿性命,轮回虽苦,却总好过万劫不复!”

    一言落,大殿之中登时落针可闻。

    阿傍,罗刹战战兢兢,斗大的牛头,马头都贴到了冰冷刺骨的地面之上。

    十大阎罗的面上宛如开了染坊,各种颜色齐齐翻涌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