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不良人 > 第六十六章 乌鸦嘴
    苏大为平静的看着林老大:“那件事,真的发生了吗?”

    “是。”

    林老大艰难的点点头,从嗓子眼里挤出来颤抖的声音,说了三个字:“濮王薨。”

    永徽三年十二月癸巳,濮王李泰薨。

    李泰,字惠褒,小字青雀,唐太宗第四子,母为文德皇后长孙氏。

    史载宠冠诸王,是唐太宗最宠爱的儿子。

    按惯例皇子成年后都应去封地,不得长驻京畿,但李泰因太宗偏爱,特许“不之官”。

    李泰才华横溢,聪敏绝伦,好士爱文学,工草隶,集书万卷,是唐初书法家、书画鉴赏家。

    唐太宗允许李泰在府邸设置文学馆,任他自行引召学士。

    贞观十二年,李泰开始主编名著《括地志》,于贞观十五年完成。

    由于李泰宠禄过盛,屡次遭到众臣的进谏。

    唐太宗种种溺爱,让李泰渐渐对皇位有了想法。

    贞观十七年太子李承乾谋反,李泰涉嫌谋嫡,唐太宗为了不重蹈“玄武门之变”的惨剧,让李承乾、李泰、李治三个儿子共存,故采取隔离政策,将李泰降封顺阳郡王,安置于均州郧乡县。

    贞观二十一年,李泰进封濮王。

    高宗李治即位后,也一直对李泰优待有加。

    但,这个时候,李泰突然死了。

    据史载李泰是抑郁,导致早亡。

    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在永徽三年十二月,李泰的死亡,无疑是一个极强烈的政.治信号。

    林老大,自然想不到那么多,想不到那么复杂。

    上层的事跟他一个长安狱里小小的牢头无关,他只是一脸恐惧的看着苏大为,喃喃道:“阿弥,你,你是怪物不成?你怎么知道濮王会……”

    早在半月前,苏大为已经跟他悄然订了一个赌约。

    赌的就是“濮王薨”。

    当时林老大自然不信,又摸不透苏大为的想法,想想李泰锦衣玉食怎么可能挂呢?

    一时鬼迷心窍居然答应下来。

    直到今天,突然听到“濮王薨”的消息,所有人或哀痛,或震惊,或感概。

    只有林老大,

    他是一脸被雷劈的表情。

    我尼玛,濮王真的死了?

    半个月前,阿弥是怎么知道的?

    这份对心灵的冲击是极其巨大的,以致于他第一时间跑回长安狱里,想向苏大为问个究竟。

    苏大为却不理他。

    难道我要告诉你,历史大事我都知道一二吗?

    他轻咳了一声:“我是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林老大,你该不会忘了我们的赌约吧?”

    “你告诉我!”

    林老大双手抓着牢门,两眼赤红,跟输急眼的赌徒一样。

    “那你先认赌服输,把答应我的事做了,我再告诉你。”

    “我答应了。”

    林老大一口道:“上次赌约,如果濮王……我就答应你一件事,现在我输了,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推托。”

    “很简单。”

    苏大为嘴里咬着草根,轻笑一声:“我想知道,你跟的人是谁?”

    长安做为大唐帝国心脏,龙蛇混杂,或明或暗的“道”有千万条。

    其人脉和各种隐线关系,盘根错节,堪比后世京城。

    像林老大这样一个小小的牢头,背后也是有人的。

    苏大为一直好奇,林老大是属于哪一方。

    这一点不弄清楚,就无法做后续的事。

    林老大愣了一下,喉头上下滚动:“你,你想问的就是这个?”

    “是啊,澡堂的事,应该不是你的主意吧?”

    被苏大为一提,林老大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他避开苏大为的眼神:“这个……能不能换一件事?”

    “不行,就这件了,要是你不说,就当失约吧,我无所谓。”

    苏大为身体向后一仰,后脑枕在胳膊上,咬着嘴里的草根,望着牢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沉默了片刻,林老大胸膛急促起伏了几下,终于,狠狠一拳砸在掌心里,发出啪的一声响。

    “也罢,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不过这事知道的人不多,我告诉你,你可不许说出去。”

    “我你还不知道吗?长安人号诚实可靠小郎君。”

    苏大为一精神,翻身坐起来,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林老大,眼里透着催促之意。

    “妈辣个巴子,老子信你个鬼,你还诚……”

    “说不说?”

    “说了说了,别催了。”林老大咬咬牙道:“我……属于荆王。”

    荆王,便是李唐宗室,李元景。

    林老大做为牢头,自然不是直接听命于荆王,中间有的是荆王的人来做联络。

    但从派系这条线来说,他属于荆王李元景势力的外围。

    不过据说自从澡堂生意火爆以后,林老大似乎也被荆王注意到了,所以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有所上升。

    “阿弥?”

    林老大有些奇怪的看向苏大为,却他瞪大双眼,两眼失去焦距的样子。

    怎么?

    难道一个荆王的名号就把阿弥给吓到了?

    他胆儿不是一直挺肥的吗?

    不应该啊。

    林老大低声道:“阿弥,你没事吧?是不是我上面来头太大,把你吓到了,无妨,上面归上面,我俩私交,各论各的。”

    “贼你妈!”

    苏大为呸的一口把嘴里草根吐出,冲林老大道:“老林,你要是信我,现在就跟荆王划清界线,离得越远越好。”

    “什么?你什么意思?”

    林老大急了,用力拍了拍牢门,发出咣铛响声:“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苏大为仰天翻了记白眼。

    这话没法说清楚。

    他能提前用“濮王薨”这件事跟林老大打赌。

    难道还能把谋反案的事提前说给林老大听?

    涉及这件永徽三年的大案,纵然是跟老鬼桂建超,跟钱八指,跟聂苏和周良他们,苏大为都绝计不吐露半个字。

    抄家灭族的大罪,谁沾上谁死。

    换句话说,知道得越少,对他们反而是一种保护。

    “林老大,做兄弟一场,总之你信我,就照我的话去做。”

    苏大为低喝道:“多的就不说了,你出去,让我静一静。”

    “静你奶奶个腿!”

    林老大焦躁起来,连骂带威胁,用脚重重踹着牢门,把其他的狱卒都惊动了,可苏大为充耳不闻,枕着胳膊躺在地上,就跟睡着了一样。

    盏茶时间后,林老大终于冷静下来,他也骂累了。

    仿佛困兽一样左右来回走了数步,又瞪眼看了看牢房里的苏大为:“阿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但我跟上面的联系,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况且……”

    他摇摇头,苏大为不愿说原因,他也没办法。

    刚要离开,只听牢门里幽幽的传出一句话,一句令他毛骨悚然的话。

    “林老大,过几天,应该还会有大事发生,和公主有关,如果那件事发生了,你再来找我。”

    “什么?什么公主?什么事?阿弥,你给我说清楚!”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苏大为缓慢而悠长的呼吸声。

    似乎苏大为在打哑迷,

    不到迷底揭开的时刻,决计不会透露半个字。

    这让林老大有些抓狂。

    三日后,

    林老大直接打开牢门,扑到苏大为面前。

    “阿弥,你怎么知道?又被你说中了!”

    林老大此时看苏大为的表情,已经不是震惊和恐惧,而是敬若神明,只差顶礼膜拜了。

    “是吗?”

    苏大为盘膝端坐。

    他背靠着墙壁,牢里的透气小窗在他头顶上方,无数光线从窗口透入。

    那些透明的光箭,包裹着苏大为的上半身。

    在林老大面前,形成一副奇异的画面。

    就像,就像是佛家里的那些菩萨、罗汉,头后有一顶日轮,释放万丈光芒。

    林老大觉得自己真的疯了。

    苏大为怎么可能变成佛了?但他连续说中那些事,难道是能掐会算?

    耳中听到苏大为的声音:“是高阳公主的事吧?”

    卟嗵~

    林老大膝盖一软,单膝跪了下去。

    苏大为张眼讶异道:“老林,你跟我平辈论交,何必行此大礼?”

    “咳咳,我……老寒腿,膝盖疼,刚疼了一下……”

    林老大涨红着脸,双手抱着膝盖强行解释。

    不过他这个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军中单膝跪主帅,给苏大为来了个大礼。

    “阿弥,你……你还知道些什么?”

    林老大此时再看苏大为,已经不像过去看兄弟的眼神,而是看到一个能掐会算,有可能是神棍,也有可能是神明般的存在。

    眼中除了敬畏,还是敬畏。

    他舔了舔唇,敬畏的同时,还挟着一丝对未知之事的好奇与渴望。

    但想起苏大为上次跟他说的,要离荆王远一些。

    没来由的,心里一颤。

    该不会又被阿弥这张乌鸦嘴给说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