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不良人 > 第六十四章 不可轻慢
    人与动物的分别是什么?

    心。

    当然,从生物学上说动物也有心。

    但人之“心”,却又与字面上动物之心不同。

    思维、创造、体验、智慧传承等等,这是只有人才有的能力。

    这也是人与寻常动物根本的不同。

    正因如此,人的提升,非在体能,因为动物也有体能、本能。

    而在创造,而在感悟,

    在对宇宙万物的体验中,体悟“道”的存在。

    越接近道,就越接近“本源”。

    这才是境界提升的根本。

    所谓“顿悟”,

    在于心性,在心内。

    不在于心外。

    好像有那么一句老话,叫什么“功夫在诗外”,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那是形容作诗学文的,但理是相通的。

    苏大为重新盘坐下来,他现在虽然外表平静,但内心颇有一种蠢蠢欲动之感,恨不得能找个对手大战一场,好好体会一下,境界突破后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

    但他很快意识到这心里的躁动有些过了。

    深吸了几口气,用鲸息之法缓缓平复。

    说也奇怪,这个时候,他好像多了一心两用之能。

    身体在遁着鲸息之法吐息,镇住心猿意马,而大脑还能多出另一个念头思考。

    刚才那阵躁动和亢奋好没由来,就有点像是“心魔”。

    对了,按上一世看过的一些小说或者佛法来说,力量越大,心魔也就越重,须得用佛法调和,或者心性修为够高才能镇住。

    仔细想也有道理,就好比人刚刚得到某种巅峰体验,如果从生物学来说,多巴胺和肾上激素肯定疯狂分泌,这个时候肯定亢奋到极点。

    而且力量陡增,带来“一夜暴富”的感觉,很多人把持不住,会内心膨胀……

    也许这就是“心魔”?

    轻轻将这个念头抛开,他又想起至今为止,自己接触过的几个异人。

    首先是吉祥狮子苏庆节。

    现在来看,狮子实力跟自己突破前相差仿佛,应该是八品异人。

    之前兰池之事,遇到的霸府主杨昔荣,还有那罗僧、马尚风等人,按感觉,大概是六品到七品左右。

    至于李大勇……

    现在回想起来,苏大为不禁闷了一瞬。

    他突然意识到,李大勇很强,非常强。

    至少也是六品之上。

    但是说来有些好笑,当时在对上李大勇时,根本没有觉得李大勇多厉害,甚至敢出手跟李大勇讨要刀弩。

    为什么?

    因为当时自己菜啊。

    这就好比登山,远远看过去,这山也不太高嘛,一个小土包。

    等到自己不断靠近,终有一天,来到山脚下时,

    才惊觉,这座山到底有多么巍峨雄壮。

    境界不到,连对方有多强都察觉不出来,就是此理。

    至于玄奘法师座下行者……

    算了,

    那是一个苏大为至今还看不出深浅的异人。

    在去年自己八品的时候,觉得自己对上李大勇或行者还能扛两下,现在,他已经没这个想法了。

    好在,跟李大勇和行者都是朋友,应该不会有被这两位抓住爆捶的机会。

    另外,境界的提升对于实战有多少帮助,

    是不是境界高就绝对能赢?

    苏大为现在眼界也提升不少,仔细想想,觉得也未必。

    怎么说呢,境界这东西,不是游戏里什么点数级别,而是内心的智慧、心性,一种对同一事物的理解和思维深度的不同。

    比如同样一套题,我只能有一个解法,而学霸能轻松给出四个解法,而且逻辑严密思路清晰,这就是境界碾压。

    境界,是无形之物。

    一切无形之物,要表现出来,都要落实在有形之质上。

    比如你的武学境界高,你是宗师,但是你的身体菜鸡,打起来,还是被我捶死。

    又或者你是兵仙,你带兵作战的技能点全都点满了。

    但是真打仗的时候,发现自己手下全是新招的农民兵,武器也只有烧火棍。

    敌军主帅是个猪,但手下的兵全都具装铠甲,重甲骑兵,然后一个猪突——

    生生把你给突死了。

    徒乎奈何?

    这就是打个比方,要说的就是战场上瞬息万变,不是境界高就稳赢。

    境界是无形资产,

    打仗还得靠有形的本钱,比如兵员素质、装备、后勤。

    具体到个人身上,就是看你的力量、速度、体能、反应等等。

    如果单论身体素质,苏大为倒是觉得,自己因为修炼了龙形九转,还有鲸吞之术,和李大勇他们,未必有那么大的差距。

    就像他虽然刚入七品,但是对上异人六品左右的杨昔荣他们,也有一定的把握。

    想到这里,他长长呼了口气,喃喃自语道:“龙形九转,这些锤炼体能之术,是我的优势,只有将境界与身体捶炼都达到极致,才能称为强大。

    具体实战时,要看心理状态,身体状态,还要受环境影响,

    万万大意不得。”

    这一番话,也是对上次暗伏在巫女雪子身边,刺探情报时做的最好总结。

    上次被对方识破身份,令他措手不及,险些翻船。

    单论个人实力,他并不惧对方。

    但是有心算无心之下,中了苩春彦的香毒,差点就失手了。

    “弱小和无知不是必输的理由,轻慢才是。”

    他在心里暗道。

    便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苏大为皱了皱眉,抬头看去,才发现不知不觉,窗外透进阳光,天已经大亮了。

    自己这番顿悟,竟不知时间流逝。

    “阿弥。”

    林老大的声音传来,语气里带着几分抱怨:“你要找的人,我给你带来了,你我可算是两清了?”

    透过牢门缝隙看过去,只见林老大身后,跟了个白胡子老头。

    这老头一身青布衣衫,手提药箱,头戴高冠,下颔一簇白胡子随着走路一翘一翘的,显得颇为可笑。

    “郑医生。”

    苏大为笑起来。

    这名医生,乃是游医,常年在长安行脚,替人看病诊脉,自称是药王孙老神仙的再传弟子。

    所谓再传嘛,便不是亲传。

    大概是读过孙思邈的医书自吹的。

    不过苏大为也能理解,商业尬吹嘛,要恰饭,不丢人。

    何况郑愈的手上,还真有几分本事。

    别的不说,上次大白熊腿上的骨伤,就是他治好的。

    还有南九郎那条腿。

    牢门被打开,林老大领着郑愈走进来。

    他挥手驱赶了一下蚊虫,有些不爽的道:“都这个天了,牢房里怎么还有小虫,哎,阿弥,这房间我回头再找人帮你收拾一下。”

    “有心了。”

    苏大为向林老大点点头:“让郑医生帮我调理伤口就好了,林老大,你先出去。”

    “我?”

    林老大粗短的手指向自己鼻尖指了指,脸上有些变色:“贼你妈,你还怀疑我?”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

    苏大为懒洋洋的枕着胳膊,躺在地上:“你看我一身又是鞭伤,又是洞洞的,一会要脱下来给医生看吧?你难不成想看我脱光?哎,林老大,没想到你还有这个癖好。”

    “滚滚滚~”

    林老大朝地上唾了口唾沫,急忙转身出去,远远的丢过来一句:“你们好了就喊一声。”

    ……

    郑愈提着他那只小药箱,扬着下巴,一脸傲骄的走了。

    林老大脸色阴沉的重新走进牢门,一甩手,将一套干净的衣服扔到苏大为身边:“给你的。”

    苏大为一骨碌坐起来,将衣服拿在手里:“外面情况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怎么知道!”

    林老大眼珠转了转,一脸狡猾。

    “不说拉倒,对了,给我备热水,我要洗澡。”

    “洗你……”

    林老大把要脱口而出的“妈”字忍住,冲苏大为恶狠狠的道:“有衣服换就不错了,还想洗澡?”

    苏大为冷冷的看着他:“本来我不用换衣服的,不知是谁把我衣服打烂了,而且我现在一身是血很不舒服,这衣服我没法穿。”

    林老大瞪着他咬牙切齿的道:“这关我什么事?我要给你弄热水澡,要其他人怎么看我?我是林老大,又不是你儿子!”

    一个时辰之后。

    一间牢室里,摆放着两个木桶。

    木桶里是热水,水汽弥漫。

    林老大和苏大为两个人,光溜溜站在木桶里,水没过了胸部。

    两个木桶并排放,两个人都并排趴在木桶的边沿。

    “我欠你的!”

    林老大恨得牙痒痒的,咬了咬牙,侧头看苏大为趴在木桶边一脸享受的样子:“刚才那个真的是医生?”

    “郑愈医生,在长安很有名的,我们县里有跌打损伤都找他,如假包换。”

    “那他怎么……看起来那么骄傲?”

    “有本事的人都这样,再说他是孙神仙再传弟子嘛。”

    “孙思邈?”

    林老大不禁肃然起敬。

    不过他很快又瘫软下来,向身后用力给自己按摩的粗壮犯人道:“用力点,再用力点,贼你妈,没吃饭吗?对,就是这里……”

    从林老大的嘴里,发出诡异的呻.吟声。

    苏大为横了他一眼,心想真应该离这货远一点,妈个鸡的,这叫声还以为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呢?

    简直基情满满。

    “不对阿弥!”

    林老大突兀的怪叫一声。

    他从木桶里站起身,带起水花激溅,身后按摩的犯人站立不稳,直接摔了个屁墩。

    林老大赤着胸膛,抹了把脸上的水花,指着苏大为吼叫道:“你,你的身体……”

    “林老大,熟归熟,你也不能馋我的身子。”

    苏大为身体沉下去,只露出半张脸,瞪着林老大。

    “我馋你个屁啊!”

    林老大随手抓起搓澡布愤怒的甩了过去:“你特么,身上的伤呢?鞭痕呢?怎么可能比老子皮肤还好!”

    从他的视线看过去,苏大为身上,之前用刑留下的伤已经结痂,甚至连肩上的血洞都已经封口。

    有些较浅的伤口甚至已经脱掉了血痂,露出光滑的皮肤。

    这太诡异了,

    林老大清楚自己下手的分寸,那些伤,绝无可能一夜之间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