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从好歌曲开始 > 239,结束拍摄
    吃饱喝足就是睡。

    管他第二天几点起呢,反正会有人喊自己的。

    一觉睡醒已经是中午了,好吧,刚说的话就被打脸了。

    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没有急着去吃饭,先溜达出去。

    在剧组人员入住的房间附近串了一圈,发现有不少人还是在房间的。

    从询问下得知今天上午的拍摄特别简单,是这部剧女主角袁拳的那一条线。

    本来这部电影就是有两条线嘛,两个男人王博和徐光头一条线,袁拳拍的另一条线。

    不过这部戏女主角也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这里的可有可无就是说戏份真的少,所以就从柳一菲工作室拉了个有演技大家又稍微熟悉的袁拳过来了。

    今天上午是因为宁皓去看了一下那边的拍摄,也就是另一组。

    其实那边然后一直都没有过去,只是这次在丽江会和了而已,就一个女人,真没必要自己盯住拍。毕竟有才华,有技术但没出名的导演多着呢。

    就这些人,你让他当宁皓的副导演,不给钱他们都愿意来。

    不过下午宁皓就赶了回来,因为今天晚上要拍摄的戏份中有沈疼客串的情节。

    然后明天白天再拍一下这边,然后串场跑去袁拳那边再拍几个镜头,之后沈疼就可以打个飞的滚蛋了。

    下午的拍摄还是十分顺利的,毕竟沈疼就没那么几句台词。

    对于这种在话剧舞台上磨练出来的同时又征服了几次春晚的男人,这种小剧情拍起来跟闹着玩一样,太简单!

    “皓子,小问,那我先回去了,拍完了一起吃饭。”

    拍摄还在进行,不过沈疼今天晚上的画面是拍完了。

    “哥几个,我先回了,你们辛苦。”

    这个男人虽然被岁月雕琢的有些油腻。但那种亲切感好像与生俱来,不经意间就对他产生非常好的印象,这大概就是老天爷赏饭吃,给了他天生的观众缘。

    拍电影的过程说有趣也很有趣,但更多的是乏味,有趣的是导演,乏味的是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监制。

    毕竟这部电影不是自己写出来自己拍出来的就不像是自己的孩子,就像是看别人在调教,自己的孩子自己通常打辅助怎么会有成就感呢?就算有也没有导演过瘾啊。

    反正拍到现在刘问已经有些疲惫了。精神上的疲惫,他也是理解了为什么宁皓之前快拍完了就跑了。

    这玩意到了这个阶段,根本就感受不到艺术气息,那些之前的成就感都像是梦幻一样,欺骗自己的感官而已。

    机械式的拍完今天的画面,来到了餐桌上,刘问才回过了神。

    像这种娱乐圈内的聚餐,尤其是大家关系都还不错,当然最重要的是桌子上有王博和沈疼这种人,现场的气氛十分活跃,反正吃的特别过瘾。

    宁皓倒是十分靠谱,即使酒后也没有把刘问新剧本的事情泄露出去。

    好家伙,这毕竟是八字没一撇的项目。

    不过纵然八字还没有一撇结束的时候,刘问还是拉着沈疼聊了好久,要不是房间的门开着,别人还以为他们在里面做了些什么呢,用了这么久。

    不过沈疼倒是对进入大屏幕十分向往,要不然他疯了,坐飞机跑过来客串。

    所以最后两人的谈话十分顺利,在没有看到剧本的情况下,沈腾就同意了,连续出演他的这两部电影。

    也可能是因为刘问比较舍得花钱,并没有像万恶的资本家那样,在不火的时候连续签好多部电影,就这两部,而且拍第二部的时候还会根据第一部的反响和影视圈的咖位提高片酬。

    当然分成是不要想的,也许这两部电影取得了非常非常好的票房成绩之后沈疼会有希望拿到一些电影的分成。

    毕竟刘问虽然不在意钱,但是也不是散财童子呀。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但是立项的时间可能还要等几个月。

    毕竟宁皓这部电影拍完都快十二月份了。起码在农历新年之前要把专辑搞定,然后过年还要带媳妇回家。

    拍肯定是要明年拍了,但剧本的话刘问说回头再精修一下就发给他。

    这也就是刘问两部电影的成功给他带来的底气,不然凭什么还没看到剧本的时候就同意参演。

    接下来的工作就十分的顺畅了。

    慢慢的电影也就到了快杀青的时间了,刘问倒没有像宁皓一样在最后的时间跑掉了。

    不是因为他负责,是因为到后面宁皓已经开始让刘问掌镜了。

    这不就是自己过来的另外一个目的吗?偷师呀,偷师多快乐。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虽然拍摄出的画面表现的不明显,但刘问还是体会到了,刚来的时候宁皓给他说的那一段话,关于这一部电影他想传递的精神。

    电影最后两个人走的时候说,康小雨说”你又开始写情歌了“,耿浩说“是的,再捡起来试一试”。

    当初为什么要扔,当初不是为了过日子吗。“过日子也不仅仅就是过日子”,你的生活怎么只能有一个标准、一种价值观呢?

    当你的生活只剩一个价值观的时候是不配拥有爱情的,所以这个女生走了,当他遇到下一个女生的时候,那个女生问他“你是做什么的”,“我以前是二手音响店老板,我现在是做音乐的”。

    这就对了。衡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是多元化的,不仅仅是有没有钱。

    做音乐仍然是有价值的,你有价值你的光彩就回来了。

    我觉得我们的世界被单一价值观绑架了,我们应该建立多元价值观,接受、放下、重新开始。

    非常不明显的一种精神内核,但是刘问确切的感受到了它的存在。

    刘问也明白了,为什么有些导演拍出的商业片就是好看,而有一些就是烂片,就是拼凑就是网络段子。

    商业片虽然以挣钱为目的,但想让这部电影成功,他一定要有你想传达出的情感,你想表达的精神内核。

    这像是赋予一部电影灵魂。

    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一部电影被赋予了灵魂之后,他就脱颖而出了,他就不在和那些搔首弄姿的妖艳贱货一样。

    它也就变成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