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山海秘藏 > 第六百零六章 大唐绝爱
    “到底是李世民啊!”许教授道。

    许教授说据他研究的史料表明,李世民虽然是明君,对臣下的建议也多会耐心听,但对于长孙皇后当年却一直坚持己见。

    我不得不佩服李世民,在那样的环境下竟然能够做到这个程度,也难怪长孙皇后愿意为他生七个孩子。

    “开棺!”

    老烟转过身,努力的挺直了身体,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潮红,激动的吼道。

    我忙让老烟不要激动,随后招呼昆布和钻地鼠上。

    不是我不想上,主要是我的手出了问题,在开棺上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因此也只能让昆布他们主导开棺。

    钻地鼠嘿嘿笑了两声:“得嘞,开棺!”

    我扶着老烟站到了一旁,看着钻地鼠和昆布二人开棺。

    偌大的石棺横亘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矮人一般,我有些担忧,李世民耗费了巨大的心力才实现了他与长孙皇后合葬的目的,他还能不在这石棺上做手脚?

    “林团长,你说这里面有《兰亭集序》吗?”老烟突然扭头问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团长。

    林团长也是被这石棺惊到了,在一开始问了一句之后,后面直接就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不时的发出几声感叹,那模样和我初次下墓时的反应非常相像。

    这时他听到老烟问他,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尴尬的笑了笑:“你这是说笑了,我怎么可能知道?”

    我也奇怪这样专业的问题,实在是不应该问林团长,问旁边的许教授才对。可是老烟却执着的问林团长,说不知道没有关系,不妨猜一猜。

    “这我怎么猜?”林团长眼睛一瞪:“我也就是个大老粗,你让我猜我肯定猜在里面,不然我们这一趟不是白跑了吗?”

    老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确实,我猜应该也在里面。”

    林团长啊了一声,不敢置信的道:“不至于吧?你也不知道?”

    老烟耸了耸肩,说每次任务我们都是不确定的,谁也不能保证东西就一定在的,所以……看运气吧。

    林团长有些郁闷,说这样岂不是就一无所获了?

    老烟没有说话,但是那表情分明是肯定林团长的意思。林团长有些郁郁,不过到底没有多难受,毕竟他的主要目的是带点军饷回去,这一路遇到的东西早就够了。

    我皱了皱眉,往威廉那边扫了一眼,就看到翻译正弯着腰和威廉说着什么,威廉则表情阴郁,不时的看向我们这边。

    我恍然大悟,老烟故意问林团长就是因为后者没有那个意识要放低声音,他们这一来一去的对话声音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正好被威廉和翻译听在了耳里,这一翻译给他听,威廉不阴郁才怪。

    我苦笑着问老烟这又是何必呢?

    “何必?”老烟哼了一声,说当然是有必要,现在还不能拿他怎么办,但是不代表非要让他痛快。我们的人在那里冒着危险开棺,他倒是好,悠闲的看着?

    我耸了耸肩,确实,昆布和钻地鼠依旧在石棺的边缘徘徊试探,这地方空旷,一旦有机关连躲得地方都没有。威廉他们一行人伤亡不重,跑起来可能还快,可是我们不同,伤的伤残的残,倒是怕是跑不出去,因此老烟这个做法倒是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果然,威廉神色焦急起来,盯着钻地鼠和昆布的身影恨不得能上去代替他们,可是他却没有这个本事。

    他也让翻译来催我们,老烟都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打发走了:开棺最忌讳催促,开棺的人心中一急,只要错过了一个机关,那么我们就全死了。

    翻译黑着脸将这句话翻译了,威廉的表情如同便秘了一般,徒劳的怒吼了几句,却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解气!

    我不由得大赞,虽然这有些幼稚,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确实也是我们能够做到的最简单的事情了。

    “长安,注意开棺的进度,我休息会儿。”老烟道。

    我忙看过去,就见他的脸色非常的不好,血色迅速的褪去,吓了我一跳。我忙问他怎么了,他摆摆手说没事,只不过就是有些晕眩,估计是血流多了。

    我忙扶着他坐下,顺便从包里掏出一罐牛肉打开递给他,让他稍微吃几口恢复点精力。

    老烟接过我的牛肉,也不客气,直接掏出来一口气吃了一半,然后狠狠地叹了口气:“这牛肉是我给你的吧?”

    恩?

    我疑惑的说这难道不是大家的装备吗?

    在出发的时候每人就给塞了几罐牛肉,这几乎是701的传统了,第一次进沙漠老烟不也是用这东西将我们骗去的吗?

    想当时我们几个人吃的和断头饭一般,现在倒是成了常吃的东西,我不由得有些感慨。

    老烟嘿了一声,说他可是将最好的给了我,看在我年纪最小的份上,觉得我还需要补充营养,所以他将几罐大的都给我了。

    “我说老烟,你这偏心也偏到没边了吧?”一旁的许教授无语了。

    老烟尴尬的笑了两声,耍无赖的问许教授是不是我最小,营养是不是应该给我?

    “行行行,就长安需要补补。”许教授嘿嘿一笑,他倒不是计较,不过是调侃几句罢了,老烟被他这么一笑更尴尬了,忙解释说他也不是只照顾我一个人。

    许教授摆了摆手,让他不用废话,他们这都一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了,还能因为这个事情怀疑他?

    “那你故意的?”老烟吹胡子瞪眼的。

    许教授哈哈大笑,扯着我就站到一边,说是要老烟好好休息休息,等开了棺估计是有的忙了。

    老烟也不废话,将剩下的一半牛肉一股脑的塞进嘴里,最后直接靠在一边睡上了。

    我也不打扰他,而是紧紧地盯着昆布和钻地鼠。

    昆布直接跳上了石棺,整个人俯视着棺材,神色冷凝。钻地鼠则照旧还是在周围转着,不时的摸一摸花纹,神色古怪。

    “怎么样?”我抬头询问。

    昆布摇了摇头,说奇怪了,以古代人的技艺应该做不到这样巧夺天工。

    我疑惑的追问了一句,他才解释说,他和钻地鼠研究这么久,竟然也没有发现这棺材板和棺材之间的缝隙。

    什么?

    我立刻围着棺椁转了小半圈,果然,这整个石棺像是一体的,中间一丝一毫的缝隙都没有。

    可这是不可能的。

    先不说有没有这么方方正正的石头,就说李世民和长孙皇后若是葬在里面就必须得有空隙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