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一刀而已
    塔木陀觉得自己打赢了这个宁人将军,最起码能为那一战的惨败找回些颜面,他想的也不仅仅是打赢,看着面前的孟长安就忍不住去想,若是杀了他自己会不会死的很惨?

    被乱箭射死,好像个刺猬一样。

    可这要挽回的颜面不只是他自己的,还有三十万吐蕃军人的。

    “公主。”

    他回头看向月珠明台:“好好的。”

    然后朝着孟长安冲了过去,他脚下踩着的土地被脚劲炸起来,尘土飞向马车那边,阳光洒在尘土上原来会让人幻觉那是一副叫做诀别的水墨画。

    月珠明台看懂了,可她知道自己拦不住。

    拳带着风直奔孟长安的面门,塔木陀比孟长安要高至少半个头,身躯壮硕如虎熊,这一拳打出来的力度怕是一头牛也撑不住。

    孟长安依然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也没打算躲,躲不是他的性格。

    以拳攻拳。

    两个人的拳头在半空之中相撞,那一刻,两个人的衣袖居然都鼓了起来!

    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不知道是孟长安的还是塔木陀的,可在那一刻塔木陀的手臂稍稍弯曲了一下,而孟长安的手臂依然笔直。

    这是一场没有喊杀声的战斗,独属于男人的那种气势被两个人的拳头释放的淋漓尽致,围观的人大部分都从战场上尸山血海之中走过几次,可却都觉得这没有刀枪只有拳头的一战比他们自己打过的每一战都要凶险,那一拳......可夺命。

    塔木陀收拳,膝盖抬起来狠狠撞向孟长安的小腹,孟长安依然没有闪躲,塔木陀如何他便如何,两个人的膝盖又重重的撞在一起,塔木陀向后退了出去,而孟长安立足的那只脚往下猛的一沉,半只脚没入地面之下。

    王阔海紧张的看着,大个子总是会对另外一个大个子不服气,可是看塔木陀的拳劲他就知道如果把孟将军换成自己的话,刚才那一拳他可能都承受不住。

    “孟将军不会输吧?”

    他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其实也不知道自己问的是谁。

    沈冷抿了一口茶:“一拳。”

    “什么?”

    “还有一拳。”

    他看了看刚刚泡好的茶,觉得没有什么意思,拎着茶壶起身:“帮我把瓜子花生收了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竟是不看了,朝着他那辆专属运粮车走了过去,他没有和茶爷同坐一辆马车,是因为他知道半路上或许会出问题,古乐已经告诉过他,廷尉府接到了消息罗英雄逃离长安城,他不确定罗英雄会不会往西疆来,不确定不代表不防范。

    运粮车没有车厢视线开阔,四周战甲如林,后面那辆车就是茶爷坐的,有人靠近的话他能第一时间察觉。

    茶爷站在马车边看到沈冷回来,别人的注意力都在孟长安与塔木陀身上,唯有她的注意力自始至终都在沈冷身上,这世上万物美妙,不及傻冷子万一。

    “怎么不看了?”

    茶爷问。

    沈冷笑道:“没有什么意思,战场上生死相搏的时候心无旁骛,来不及去想任何事,或许会打上一阵,可是现在那大个子想的太多了,出拳犹豫,两击之后气势便弱了,这个世上就算是武艺比孟长安好一些的人也能被他打的气势弱下去,如果气势被压了,他怎么可能还打得赢孟长安,况且他本来就比孟长安差一些。”

    茶爷其实没什么兴趣,看了看沈冷的茶壶,沈冷随即倒出来一杯茶水捧在手心里吹了吹,用嘴唇试了试温度然后递给茶爷:“这边都是沱茶,味道不似咱们在长安城习惯喝的茉莉,口感上不一样,你喝小口。”

    茶爷把茶杯接过来喝了一口:“是这个贵还是我喜欢喝的茉莉贵?”

    “这个贵。”

    “也就那样。”

    茶爷抬起手把沈冷身上沾着的几根稻草取下来,然后插在沈冷头发上:“这个美少年,多少钱卖身啊,我看你眉不清目不秀,身材倒是很结实。”

    沈冷哼了一声:“你最近是不是偷偷买了什么课外读物......”

    茶爷从自己挂着的那个漂亮的小荷包里取出来一块糖果放在沈冷手心里:“那你卖不卖啊,定金我可给了吧。”

    沈冷把糖纸剥开递给茶爷,茶爷摇头微笑:“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了。”

    沈冷把糖塞进嘴里:“反悔是狗。”

    趴在马车上的黑獒立刻抬起头,眼神里的意思是谁叫我?

    两个人才说了几句话,那边已经发出一片惊呼,王阔海忍不住看向沈冷那边,心里忍不住想到我家将军真是神人,说差一拳就是差一拳。

    第一次出拳塔木陀先出,第二次出腿塔木陀先出,指骨断了一根,膝盖疼的不能站稳,这时候孟长安出了一拳,在那一刻塔木陀有些犹豫,出拳稍稍慢了半分,两个人的拳头对撞在一起,所有人都看到塔木陀那条粗壮的手臂迅速的向后荡了回去,肩膀上的衣服瞬间撕裂,手臂居然被这一拳打的脱臼,荡出去的胳膊甩在了他自己后背上,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仿佛感受到了塔木陀有多疼。

    孟长安没有再进攻,也没有看塔木陀一眼,转身往回走,伸手把自己的铁盔拿回来戴好,牵着马回后边辎重队伍,围观的人却还都傻愣愣的站在那,心说这就完了?

    沈冷等孟长安走到近前问了一句:“疼不?”

    “疼。”

    孟长安拳头上被打破了好大一片肉皮,血糊糊的。

    “傻不傻?”

    沈冷问。

    “我赢了。”

    孟长安把战马交给一名战兵,看了看茶爷鼓囊囊的小荷包:“糖?”

    茶爷点头。

    孟长安伸手。

    茶爷把小荷包打开,仔细翻了翻,挑了最小的一块放在孟长安手里,孟长安楞了一下:“小气。”

    茶爷撇嘴。

    沈冷把自己腰畔挂着的酒囊摘下来递给孟长安,把那块糖一把抓了回来:“喝你的酒,好大年纪了,吃什么糖?还伸手要,羞不羞臊不臊!”

    “那你嘴里是什么。”

    “口粮。”

    “狗粮?”

    “滚......”

    孟长安拎着酒囊坐在沈冷坐的那辆运粮车上,扭开酒囊往自己受伤了的右拳上倒,那般烈酒冲洗伤口,他居然连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冲了半袋子酒,然后一仰头将剩下的半袋子酒喝光。

    孟长安伸手在旁边趴着的黑獒脑袋上揉了揉,看着黑獒身上的伤口:“你也很疼吧。”

    黑獒瞥了他一眼,没理会。

    塔木陀耷拉着一条胳膊脸色有些发白的走到运粮车旁边,看了孟长安一眼,然后低下头,过了片刻抬起头像是鼓足了勇气,可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来什么。

    “知道了。”

    孟长安看了他一眼,冷冷淡淡的说了三个字,然后闭上眼睛休息。

    塔木陀竟是有些感激,他想说的是我输了。

    对于骄傲的武士来说说出我输了三个字并不容易,尤其是在心怀仇恨的情况下,他站在运粮车旁边一直没动,胸口起伏的很剧烈,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

    沈冷过来坐在运粮车上,朝着前边喊了一句:“继续走!”

    车夫们随即招呼下车的人上车,马鞭声噼噼啪啪的响起来,响声连成一串就好像在欢迎迎亲队伍归来的爆竹声,塔木陀下意识的跟着马车往前走,却还是一言不发,眼神恍惚。

    沈冷叹了口气,忽然伸手抓住塔木陀那条垂着的胳膊一拉一举便将胳膊挂了回去,塔木陀脸色顿时好了几分,看向沈冷的时候眼神里有几分谢意,忽然醒悟过来帮自己的可是敌人,又想把谢意从眼神里挤出去,于是表情就变得尴尬起来。

    “谢谢!”

    塔木陀忽然大声喊了一句,仿佛体内有个小天使说服了他的自尊。

    沈冷看了他一眼,挤了挤孟长安:“给我让些地方。”

    孟长安往一边挪了挪,心说怪不得沈冷喜欢躺在这个地方,果然很舒服......身下是软软的草料包,头顶是暖洋洋的太阳,若是马队踩起来的尘土再少一些的话,就真的很惬意。

    “我输了!”

    塔木陀忽然又喊了一声,然后转身大步往前走。

    沈冷看了一眼塔木陀的背影,嘴角微微一勾:“是条汉子。”

    孟长安点了点头,没说话。

    就在这时候塔木陀又回来了,跟着沈冷他们的马车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是敌人,虽然我知道确定我们是敌人关系的并不是我们自己,我们身为军人无法左右这个,可敌人就是敌人......若没有之前那一战,我很想请你们喝酒。”

    “敌人也可以喝酒。”

    沈冷从马车里翻出来一个酒囊扔过去,塔木陀一把接住。

    沈冷道:“你们公主待你不错,知道她为什么点名要带着你做护卫吗?你莫不是以为她只觉得你武艺比较高所以带着你吧......”

    塔木陀一愣:“不然呢?”

    “只是不想你也死。”

    沈冷道:“你武艺再强,在大宁可单杀你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塔木陀忽然反应过来,若自己也留在那二十万降卒之中,怕是最终难逃一死......公主殿下是为了救他才点名让他做亲卫,可是,那么多兄弟们都死了,他一个人活着,并不开心。

    恍惚之中想到公主小时候,好像才**岁的样子,他刚刚被吐蕃王发现,从一个普通士兵直接提为禁军亲卫,后来专门负责保护公主,在金帐王庭的末影山上吐蕃王带群臣狩猎,公主殿下的战马被一头孤狼吓的惊了飞奔出去,眼看着就要出大事的时候,是塔木陀大步追上去一把抓住缰绳,硬生生将战马拉住,他双脚踩着地面都几乎陷了进去。

    想是公主念及当日的救命之恩,这次也救了他一命。

    “谢谢你的酒,谢谢你的话,敌人。”

    塔木陀扭开酒囊灌了一大口:“宁军真的很了不起,我服。”

    说完之后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宁国之内,能击败我的人真的有很多?”

    沈冷道:“吐蕃国那个骑兵将军武艺比你如何?”

    塔木陀想到括善,回答:“差不了许多。”

    沈冷:“一刀。”

    塔木陀一愣,脸色有些发白。

    沈冷道:“大宁之内,可一刀杀我的人也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