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神级狩魔人 > 第十二章 橡树与橡子儿
    威伦西边的阿德塞尔宾,这里是林中夫人的家乡。

    四面绿水潺潺流淌,倒映出一座青翠的山峰,它并不十分雄伟,却生机盎然,覆满茂密的植被。

    山底有一座小型村庄,村民世代居住于此,供奉着林中夫人。

    每年春天三巫妪会在这座鲍尔德山举办安息夜宴,召集威伦所有信徒,接受他们收集了一年的祭品,分发魔法橡实。

    然后一位盲女祭司会从信徒中选拔出三人:强壮的少年或者清秀的少女,与夫人度过美好的一夜。

    第二天,受到宠幸的少男少女们会安然归来,满心欢喜地忘掉自己的名字与过去大部分记忆,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

    大段大段的信息从罗伊脑海中闪过。

    鲍尔德山夜宴期间戒备森严,随处都是岗哨,甚至有老巫妪召唤来的恶魔守卫,猎魔人几乎不可能秘密潜入。

    可现在距离夜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绝大多数岗哨被撤下,林中夫人也离开鲍尔德山去下瓦伦,这座大本营的防备到了最为空虚和脆弱之时。

    涂遍全身的树心鲜血,遮掩住猎魔人一切气息,让他们蒙骗住山道岩缝里呢喃婆密密麻麻的耳目,和山道上徘徊的守山人。

    两人沿着山道旁的崎岖陡峭的岩石攀登,一路畅通无阻来到接近山顶的位置。

    屹立于一块平台之上,抬头可见鲍尔德山顶端坐落着一株巨大的橡树,它的枝干向四周延伸,垂落到山壁之上,宛若深海巨型章鱼的触手,粗壮、蜿蜒,将整个山顶笼罩。

    独木难以成林,但这株橡树却硬生生长到了一座小型树林的规模,更发生了某种突变,树皮粘稠如淤泥般漆黑一片、周身长满藤蔓和尖刺,散发着一股腐朽和邪恶的气息,充沛至极的魔法,混沌的能量萦绕着它宽阔的伞盖。

    激得蛇派吊坠嗡嗡轻吟。

    两人制止住脖子间吊坠的响应。

    实际上,这里几百年前是德鲁伊的神圣之地,但老巫妪到这儿之后,就将威伦之环破坏殆尽,使山顶的神圣橡树变了形。

    两名猎魔人走向前方的入口,一扇六米高、陈旧而古朴的巨大木门,通往山巅神圣橡树的必经之路。

    他们垫着脚尖一左一右来到木门两边轻轻一推,很意外,木门没有上锁,被他们轻易地推开。

    然后两人交换了个眼神,握紧银剑,结好法印,猫身钻了进去。

    艳阳天,光线充足,照亮了木门内部的结构,首先是一条长而幽邃的通道,两侧生长着淡黄色的蕨类植物,而走廊尽头隐隐传来一个沉重的呼吸声。

    “呼噜——呼噜——呼噜噜——”

    某个人,或者说某种生物,正在山洞内部打着瞌睡。

    猎魔人越发谨慎,蹑手蹑脚,贴着墙壁,控制住呼吸和心跳。

    行走过程中有些意外的收获,罗伊发现山洞内的蕨类植物却不是类似于蒲公英、鼠尾草、白屈花之类的,稀松平常的植物——

    艾氏蕨

    蕨类植物

    年份:两年

    生长地:威伦阿德塞尔宾,提尔纳丽雅。

    功效:治疗百日咳、炼金基底。

    “提尔纳丽雅?”罗伊琢磨着这个地名,皱了皱眉头,这个地方并不属于当前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而是艾恩·艾尔族居住的异世界首都。

    老巫妪的藏身处出现了狂猎世界的植物,这更加证明两者之间紧密的联系。

    罗伊想着采几株艾氏蕨作为样本,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要是因此惊动佛加斯和老巫妪,导致行动失败,那就因小失大。

    他克制住冲动。

    迅速拐过一个弯后,两人来到一个宽敞的洞穴里面。

    四周泛着朦胧的黄光,角落点燃了火烛,两条路径呈现在猎魔人眼前,一条位于左侧,有一个倾斜向上的坡度,另一条在一块隆起的岩壁后方,被一个庞然大物占据着。

    它仰面躺倒打着呼噜、睡得很深,完全没意识到洞穴里多了两个不速之客,而自己全无防备地暴露在他们的利剑之下。

    猎魔人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屏息凝神地打量这头臃肿的怪物。

    它体型肥硕至极,圆滚滚的像是过度发育的巨魔,从猎魔人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它小山包般的肚皮随着呼噜声起起伏伏。

    这怪物除了胯下一条小布片,浑身不着寸缕,露在外的皮肤颜色是被热水烫过的那种通红,但腰部、胳膊、和额头上长着几圈黑色的花纹。一对牛羊似的蹄子,周围裹着又黑又浓的粗毛,双手是两个漆黑臃肿的拳头,只有三根胡萝卜般粗大的手指。

    再往上,它头顶上长着一对弯曲锋利的角,这是恶魔种的标志性特征。

    罗伊由此联想到雠特怪,鼻子动了动,嗅到空气中一股淡淡的硫磺味儿,越发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佛加斯

    年龄:三百五十岁

    性别:男

    身份:恶魔(恶魔之中较为蠢笨和弱小的种类),守山人(替三巫妪守着通往山巅的道路。)

    生命:320

    魔力:130

    属性:

    力量:20

    敏捷:8

    体质:20

    感知:6

    意志:7

    魅力:4

    精神:13

    技能:

    硫磺之焰lv5:中级火元素魔法,消耗中等法力,利用火元素和它体内躁动的硫磺,喷出剧毒的烈焰,同时造成烧伤、点燃、和中毒效果。

    初级恶魔之躯(被动固化):恶魔种拥有旺盛至极的生命力,生命+120,任何轻伤都能迅速愈合,并免疫毒素。消化能力极其强大,角质皮肤提供良好的打击抗性。

    ……

    罗伊清楚记得,在狼派学院凯尔莫罕就有这么一环类似的试炼,要求猎魔人学徒从山洞中沉睡的独眼巨人身边溜走。

    谁要是惊醒了巨人,就将成为巨人的食物。

    然而这头恶魔的威胁程度远远比不上巨人,从观测到的信息来看,罗伊和雷索配合定能杀掉它,尤其是现在它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但那样做必然惊动十里之外、与奥克斯三人面谈的老巫妪,两人只能暂时放弃。

    罗伊转向左侧的斜坡,率先走了过去,根据记忆,这条路才通往山巅。雷索跟在后面,躲避着地面的碎石颗粒。

    得益于树心鲜血的掩护效果,两人顺利从佛加斯眼皮底下溜走,钻过一条幽暗的小路后来到鲍尔德山的背面。

    狂风呼啸,艳阳照出满山遍野青翠欲滴的植物,再往下一望,山下村庄中的建筑物变得和蚂蚁一般渺小,而山中一条蜿蜒的石板路将猎魔人引向了山顶那棵巨大的橡树。

    “腐化橡树·阿兰黛尔”

    被子植物落叶乔木

    年份:一千零六十年

    生长地:威伦

    ??

    橡树枝上吊着稀疏的橡子,好似夜空中寥落的星辰——大多数橡子在春天的鲍尔德山夜宴中已经被采下,分给了林中夫人的信徒。

    寻常橡子蚕豆大小,外壳呈棕红色,而它们一枚枚宛如拳头,且与橡树主干保持着一致的黑色。

    繁茂的枝叶间还点缀着两到三枚金色与粉色交织的的橡子,它们藏在橡树的最高处,三十多米的高空。

    常人难以企及,但对于猎魔人而言并不难。雷索不假思索地挽起了衣袖,摩拳擦掌。

    “你干啥呢,雷索?”

    “还用我说?”光头大汉双手抱胸仰望橡树,语气罕见地带着些许童真,“很久以前,在格斯维德训练那会儿,我和奥克斯可没少爬树,这点高度小意思。你等着,我马上就把那三颗金色的橡实摘下来。”

    罗伊翻了个白眼,“先别动!”

    “小鬼,再拖下去老巫妪该回来了,到时候连我们都得交代在这里!”

    “你没感觉到?”罗伊轻声说着,手掌抚上了橡树粗糙的枝干,闭上了眼睛,脸色温柔,“它在哭泣?”

    雷索的表情变得凝重,光秃秃的脑门下眉心皱成了山川。“什么意思?”

    “雷索,你知道我能跟维尔特交流,也能跟一些其他的非人种族交流,比如说歌尔芬。”罗伊解释道,“通常情况下,植物不在我的交流范围内。但这棵橡树不一样,它极具灵性,简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就在刚才,罗伊观测“阿兰黛尔”的时候,橡树也向他传递了一种悲伤的情绪。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一位被沼泽中恶臭淤泥包围了大半个身体,无助而绝望的女人。

    “那她跟你说了些啥?”

    “你也可以试着聆听。”

    ……

    “昆古兰…昆古兰…”一道成熟女人的声音以猎魔人接触树干的手臂为桥梁,传递到了他的心底里。

    这道声音平和、温柔,充满让人信赖的力量,但偶尔变得嘶哑、发颤,明显正遭受着某种折磨。

    罗伊吸了口气,便将腰包里注入树心灵魂的血宝石取了出来,顿时宝石中的灵魂开始疯狂地撞击晶壁,而女人的声音也变得惊喜而雀跃,

    就像两位久别重逢的恋人,结下深厚友谊的挚友。

    但因为血宝石的阻隔,她们无法重聚。

    这一刻,罗伊终于意识到被他封印的树心的确是古代的德鲁伊,不然怎么可能让这棵橡树如此激动。

    “昆古兰……帮我……拯救我……”

    “我该怎么救你?”罗伊心头念出了声,又抬头望了一眼硕大无朋的橡树,想着总不能把整棵橡树都带走吧,那不现实,除非是精灵贤者那种级别的术士出手。

    “痛苦…”女人还无法像正常人类那样完整地表述字句,言语极其简洁,“净化我…驱逐邪恶…”

    “什么邪恶?”

    “老巫妪…提取…大地…魔力…邪恶…我…承担…”

    旁边同样在聆听的光头大汉,忍不住收回了手,苦恼地揉了揉眉心,“你的意思是,老巫妪从威伦的土地中汲取魔力,然后把魔力中一些不好的东西转移到了你体内?”

    作为回应,橡树突然开始抖动枝叶,零散的叶片和橡子坠落,空气中刮起了一股冷风,冷风中隐隐传来一股女人的啜泣。

    “别激动!”罗伊轻抚橡树粗糙的树皮,“你的遭遇我们深表同情,但很遗憾,我们只是猎魔人,没有术士或者德鲁伊的法力,无法帮到你,而且时间上来不及,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罗伊着急地望了望远处的天空,预感强烈,三姐妹已经在返回途中!

    “你们做不到…那…昆古兰…出手!”

    “怎么让她出手?”罗伊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然后疯狂地摇头。“不行!”

    “求求你…让昆古兰…带我走…自然…报酬…”

    罗伊举起血宝石,脸色阴晴不定。

    释放昆古兰的灵魂,她毫无疑问会毁掉神圣橡树,到时候威伦的农民再没了浇灌庄稼的橡油,又会饿死多少人?

    该不该打破这种可悲的“生态平衡”?

    “小鬼…”雷索摇了摇头,“再拖下去干脆橡子也别要了,咱们快离开!”

    “以后我会来给你解脱…”罗伊暗金的瞳孔最后扫了一眼高大的橡树,咬了咬牙,“但不是现在!”

    “嗖嗖——”

    加布里埃尔朝着金橡树上的最为硕大成熟的橡子连放了几箭。

    “咚、咚,”三枚拳头大小、沉甸甸的粉色、金色橡实掉落在地。

    “走!”雷索大手一挥,把所有果实收入空间戒指,一把拽住了罗伊的胳膊,狂奔下山。

    视野尽头,遥远的天边,一片由乌鸦组成的黑云,正向着山巅靠近!